第1019章 你会参加婚礼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19章 你会参加婚礼吗

    她整个人瞬间就楞在了原地,心里还想着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大家居然都挤在一起了。

    “顾老夫人,您怎么也在这儿?”裴诗语转头诧异的看着施玲,此时她正坐在座位上,眯着眼看自己。

    虽然脸上没有笑容,可是看起来却显得有些亲切。

    裴诗语走过去,自然而然的坐下来,开心的看着施玲,自从顾笙出院后,自己就没怎么见过施玲了。

    真是没想到,今天出来吃饭,居然一次性遇到了这么多人。

    “小芮一直吵着要来这里吃饭,今天我刚刚没事,就陪着她一起来了。”施玲笑了笑,对裴诗语说道。

    她的脸上带着一种幸福的笑容,这是提起来顾芮才会出现的笑容。

    不过裴诗语也明白,施玲从小带着顾芮,自然对她比较亲近一点,也没有什么。

    “原来是这样,我刚碰到她了,凌小姐也在这里吃饭,现在她们俩个人正在聊天!”

    裴诗语点头说道,看着施玲有些错愕,这才继续说:“我看她们表姐妹关系倒是很好!”

    裴诗语心里有些郁闷,明明自己才是顾芮的姐姐,可是顾芮却很凌悦亲近,这让裴诗语很不开心。

    不过这种不开心却也没有多深,甚至裴诗语还会觉得,似乎他们俩个人才是更加适合亲近的。

    而自己就像一个外人一般,永远只能远远的看着。

    “她们啊,一直关系比较近,小悦那个孩子,其实还是挺单纯的,就是可惜了!”

    提起凌悦,施玲就忍不住叹气,可是裴诗语却并不明白施玲说的可惜了是什么意思。

    不过裴诗语也可以想到,一定是可惜了却是施怡的孩子吧。

    “嗯,你们吃了吗?要不要在点一些,这家店的饭菜确实很棒。”裴诗语看着施玲桌子上没有什么东西,忍不住说道。

    其实裴诗语也可以想到,她们一定是刚来的,因为自己那会都没看到他们俩个人。

    很多时候,裴诗语都很羡慕顾芮,因为她可以一直陪着施玲,而且还可以理所应当的去享受那样亲情。

    可是自己呢,永远只能远远的看着,而且如今她找到了妈妈,关系却不能曝光。

    为了顾笙,为了顾芮,更加为了施玲,为了他们可以更好的生活,裴诗语只能新忍着。

    其实一切对自己来说,真的很不公平,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他给了你什么,就一定会收回另外的。

    对于这个,裴诗语一直还是看的特别开,所以这会也没有太多的悲伤。

    “等小芮回来吧,她点爱吃的。”施玲摇摇头,没有同意裴诗语的建议。

    不过这也没什么,本来施玲就是陪顾芮来的,所以等顾芮过来点菜,也根本没有什么。

    “嗯,您最近怎么样?啊笙他好吗?我好久没有见到你们了。”裴诗语抬头,看着施玲问道。

    因为裴诗语明白施玲这些年为自己做了很多,可是脑子里却总是不受控制的想起来,凌悦说的那句话,找她姨妈。

    施玲帮助自己过了这三年,可是她对凌悦也做了什么许诺吗?

    似乎施玲看起来很喜欢凌悦,并且对凌悦也没有多少反感,这让裴诗语感觉到很奇怪。

    “啊笙很好,他出院后身体就一直好转,估计过段时间啊笙就可以跟正常人一样了。”

    提起来顾笙,施玲脸上这才是真的带上了笑容啊。

    对于顾笙的宠爱,绝对是超越了其他的任何人,这个裴诗语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在意。

    她就是希望施玲可以偶尔吧目光吧关心,给自己一点点,这也是裴诗语内心小希望。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我过几天想去看看他,可以吗?”裴诗语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因为之前施玲似乎特别反感自己出院在顾笙面前,裴诗语知道施玲都是为了顾笙的身体,可是还是忍不住有些难过。

    所以裴诗语不清楚,施玲到底会不会同意自己去看望顾笙,毕竟上次叶沛灵过去的事,自己还被施玲说了。

    施玲听到裴诗语的话确实愣了片刻,不过还是点头:“嗯,去吧,啊笙也想你了,跟我念叨了好几次,你有空就去看看他吧。”

    可能是因为顾笙的话起作用了,施玲现在也不是很反感裴诗语过去看望顾笙了。

    不过裴诗语却还是很开心,因为这代表自己,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了,不用那样偷偷摸摸的,生怕被别人发现。

    “啊,谢谢你,顾老夫人!”裴诗语激动的看着施玲,似乎只有这一刻,裴诗语才是真的开心。

    看着裴诗语笑的那么开心,施玲心里就一阵阵的烦闷,想到过几天就是凌悦跟封擎苍的婚礼了,她还是有些担心。

    “封少的婚礼,你会去吗?”

    施玲忽然之间问道,让裴诗语有些惊讶,不过她还是点点头:“他们邀请我去做证婚人,凌小姐的婚纱是我设计的,所以他们希望我出席!”

    似乎没有想到裴诗语会这么说,施玲还真是有些意外。

    沉默了半晌,这才点头说:“嗯,既然这样,那你就去吧。”

    “瑞娜,你还有什么打算?需要我帮忙的,你就尽管跟我说,明白吗?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藏在心里,你还有我呢。”

    施玲抓住裴诗语的手认真的说道,这些话让裴诗语没来由的感动,可是随机却又摇头。

    看着裴诗语摇头,施玲诧异的问:“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有些迷茫,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他们就要结婚了,可是我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裴诗语挫败的说道,对于封擎苍的婚礼,其实更多的还是无能为力,如果自己可以强大点,那么一定不会这样。

    听到裴诗语的话,施玲忍不住说:“你想阻止他们结婚吗?”

    裴诗语想了想,最后还是摇头:“没有了,我只是想看着他们结婚,然后我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