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你应该回去补补脑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23章 你应该回去补补脑子

    “凌小姐,有事吗?”

    裴诗语回头,目光冰冷的看着凌悦,反正如今俩个人也可以说是彻底的撕破脸皮了。

    就算自己不做什么,不说什么,估计凌悦也不会放过自己,既然如此,何不直接一点儿呢?

    有事就说,有话也说,这样不是很好吗?

    “当然有事,你以为我没事会跟你在这里废话吗?”凌悦不满的冷哼一声,看着裴诗语说道。

    在凌悦看来,裴诗语根本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真是可恨极了。

    然而裴诗语却不想跟她吵架,笑了笑:“好啊,有事就说吧,我待会还有事,不像凌小姐一样,可以嫁个好男人!”

    听到裴诗语的话,凌悦有些错愕,不过还是有些生气,只要想起来米可在电话里的哭诉,凌悦就生气。

    她往前走了一步,不满的盯着裴诗语,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换了米可,她哪里不好?她可是国际名模!”

    这句话让裴诗语忍不住笑出声了,难道是国际名模自己就必须用吗?真不知道凌悦的脑子是怎么做的。

    明明施怡那么聪明奸诈,可是女儿却似乎有点蠢。

    “因为她不合适啊,凌小姐,我相信在封总办公室,我已经给你解释的很清楚了,不是吗?”

    裴诗语看着凌悦,对于她的行为不解,始终理解不了凌悦的某些想法,在裴诗语看来,凌悦很多时候就像有病一样。

    听到裴诗语的话,凌悦更加生气起来,自己就是因为想在封擎苍面前稳重点,所以一直隐忍着。

    可是裴诗语却故意提起来那个,这让凌悦怎么可以不生气。

    “瑞娜小姐,你为什么总是要跟我作对?擎苍哥哥喜欢的人是我,你还妄想吧他抢走吗?米可那么优秀,你也赶走她,你到底有什么居心!”

    凌悦指着裴诗语说道,脸上都是愤恨,似乎对于裴诗语的种种行为十分的不满。

    然而她这样却只能让裴诗语更加开心,因为只有凌悦不开心了,自己才可以开心啊。

    “想知道为什么是吗?因为你蠢啊,你太蠢了,那天晚上我说的你没有忘记吧,我说我会双倍的还回来的。”

    裴诗语冷笑着看向凌悦,那晚的屈辱她怎么可以忘记呢,这个女人对自己做的,自己总是要还的。

    以前还是为了施玲,可是如今却更多的都是为了自己。

    凌悦完全没有想过裴诗语会如此直接的承认,不过这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反正她今天一定要达成自己的目的。

    “呵呵,不管你做什么,擎苍哥哥都不会喜欢你,他想娶的人也只有我凌悦一个人!”

    “你一定以为擎苍哥哥是喜欢你的吧,哈哈,瑞娜,我今天就让你明白,什么是死心!”

    凌悦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可是这个笑却让裴诗语莫名的心慌。

    她本能的想要逃避,可是却根本做不到,凌悦一步步走过来,她的手里居然还拿着一直录音笔。

    “你要说什么?”裴诗语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可是她还是有点不愿意相信。

    凌悦笑了笑,将录音笔直接打开:“你听了,不就知道了吗?”

    裴诗语瞪着眼睛看向凌悦,而录音笔里面也悠悠的传来了声音,经常是封擎苍跟凌悦俩个人的对话。

    可是那些话却像一把锋利的刀,将裴诗语刺的鲜血淋漓。

    “我要娶的人,只有你。”

    “我跟瑞娜只是工作关系”

    这些话不停的在裴诗语的耳中旋转,甚至让她有些站立不稳,她不信封擎苍会说出这样的话。

    明明他对自己不是这样的,可是为什么会对凌悦这么说,是了,一定是故意欺骗凌悦的。

    裴诗语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让自己可以不要那么的心痛。

    然而凌悦却根本不会就这样放过裴诗语:“瑞娜,听到了吗?擎苍哥哥亲口说的,你以为他真的会喜欢你?他只是玩玩罢了!”

    “过几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啊,婚纱我很喜欢,谢谢你啊!”

    凌悦笑嘻嘻的看着裴诗语,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才刚做了那么残忍的事情。

    这一切让裴诗语无法接受,可是却也不能任由凌悦得逞。

    她笑了笑,抬头看着凌悦:“凌小姐,你给我听这个做什么?就算他喜欢我,你以为我会喜欢一个有妇之夫吗?”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不是?围着他一个人转,非他不嫁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裴诗语忍不住质问凌悦,可是心里却也是在质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念念不忘。

    如今好了,自作自受了吧,要伤到体无完肤了吧。

    裴诗语冷笑着看向凌悦,“凌小姐,麻烦你出门的时候记得带脑子好吗?”

    “瑞娜,你别太过分了,你说谁没带脑子,你给我说清楚。”凌悦尖叫道,对于裴诗语辱骂自己的行为根本接受不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会如你所愿的。

    比如现在,凌悦本来是想让裴诗语难过痛苦伤心绝望的,可是却没想到自己被裴诗语刺激的失控。

    “你想听什么?凌悦,我没空陪你玩,我还得回去完成我的设计,忘了告诉你,封总的这个设计品牌,就是为了他的未婚妻,裴诗语裴小姐,而不是你凌悦凌小姐!”

    “现在明白了吗?到底痴心妄想的人到底是谁?”

    裴诗语冷漠的说道,虽然这是事实,可是裴诗语还是会心痛啊。

    因为那个男人的心,似乎已经一点点的丢失了自己的位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会完全的没了。

    裴诗语不知道,也不敢想,所以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凌悦也不能好过。

    “我不信,你别挑拨离间,那个女人已经死了,擎苍哥哥不可能还记得她的!”

    凌悦捂着耳朵,根本不想听瑞娜的话,然而她自己的心却不由的恐慌起来。

    因为凌悦知道裴诗语没有死,如果有一天那个女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