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3章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余先生。”裴施语再一次出声唤道。

    余问渊这时候才缓缓转过头来,眼神空洞,面无表情。

    这样余问渊让裴施语感到十分的陌生,难以像平常那样,充满亲切感,总有很多话要和对方说。

    态度变得谨慎小心,因为实在摸不准对方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态,这是从不曾有过的。

    “余先生,昨天跟你约好今天对一下稿子,不知道您现在有空吗?”裴施语声音非常温和道,好像稍微提高音量就会让眼前这个人烟消云散一样。

    不是她太过小心,实在是眼前这个人好像随时要消失一样。明显感受到他的不耐烦,态度的冷漠,让你不敢大声说话。

    这种冷漠不是冲着她来得,而是不耐烦整个世界。

    好像全世界抛弃了他,他也抛弃了全世界。

    余问渊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皱起,眼神变得更加空洞。

    “嗯。”他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从窗台上下来。

    和往常总是挺拔如青竹一样的站姿不同,双手插在裤兜里,背微微曲着,显得十分的不羁和冷漠。

    余问渊应了一声,没有再理会她,从她身边径直走过。

    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他的身边好像有个隔离罩一样,让人不敢靠近,以免犯了忌讳。

    他在昏暗的走廊里缓慢的走着,颓然萧索,对身边一切漠不关心,让裴施语觉得自己很是多余。

    她轻手轻脚的跟在他身后,不敢发出声音,好像面对一个梦游者一样。

    生怕自己惊吓到了对方,让他陷入深渊。

    余问渊走下楼,拐进厨房里。厨房门口被一扇破旧的门给挡住,他视若无睹的跨了过去。

    地上散落的垃圾,他视而不见。

    在厚厚的灰尘中找到了冰箱,他用力打开,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鸡蛋。

    他并不在意,拿出来敲了敲,然后一掰直接将里面生的蛋清和蛋黄全部都吞入腹中。

    “余先生!别吃……”裴施语连忙出声阻拦,可对方宛若未闻,依然我行我素。

    不仅如此,吃完了仰着头抖了抖蛋壳,让里面的残液滴落口腔之中。

    裴施语直接傻在了原地,谁都很清楚,余问渊是个非常讲究吃的人,舌头比普通人要灵敏得多。

    否则也不会开辟副业,成为美食评价员。

    食物只要稍有不如意,就不会再食用,直接扔到垃圾桶,极其的奢侈浪费。

    可现在竟然直接生吃鸡蛋,最要紧的是,那个鸡蛋应该已经坏了。

    裴施语虽然和他有一段距离,可明显看出鸡蛋的颜色呈现异样,且蛋清蛋黄完全搅和在一起,明显已经坏掉了。

    余问渊不但没嫌弃,还意犹未尽,裴施语不禁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余先生,你是不是饿了啊?”她不由问道,除了这个可能,她已经想不到其他。

    余问渊却并没有理会她,在厨房里翻找起来。

    厨房里很破旧,东西乱七八糟的,因此他时不时还跪在地上钻来钻去的翻找,整个人蓬头垢面的,哪里还有平时翩翩佳公子的形象。

    “……”裴施语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内心的感受,默默的退出了房子。

    她打了个电话给之前送她过来的出租车司机,让他在山底下帮她买些东西回来,她愿意付双倍价钱。

    司机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就按照她的要求将东西买回来了。

    离开时还非常好奇的问道:“小姐,这里面还真有人住啊?这是有多想不开啊?”

    裴施语只是笑笑没解释,付了钱就转身进屋了。

    走进去的时候,余问渊已经停止了翻找,大咧咧的靠坐在墙角,仰着头不知道思考些什么。

    “余先生,你先忍一会,马上就有得吃了。”

    裴施语给他递给了一根刚洗过的黄瓜,可他却并没有接过来,目光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轻轻叹了一声,虽然不知道一向温和有礼的余问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看他一副憔悴模样,就知道肯定饿狠了。

    厨房虽然很破旧,但是灶台和水龙头都是好的,厨具也还算齐全。

    她将所要用到的器具全都洗干净,这才开始动作。

    因为时间紧迫,她决定给他下碗面。

    “笃笃笃——”

    清脆流畅的切菜声在这个寂静的厨房里响起,很快又混杂着菜入油锅才呲呲声。

    谱出一首厨房奏鸣曲,非常的清脆悦耳。让这个破旧的老宅,有了一种人的气息,还洋溢出一点家的味道。

    在炖汤的空当,裴施语也没有闲着,在厨房里忙碌着。

    她踩着高跟鞋,将地上桌上杂乱无章的东西全都收拾起来,有用的擦拭好放一边,没用的堆到垃圾桶里。

    她的动作非常娴熟利落,并且很知道如何运用最短的时间做最多的事。

    高效快捷,一看就是是有丰富经验的。

    如同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在厨房里飞舞着,破旧的厨房成为了她的舞台。

    原本游离在外的余问渊,渐渐被这个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身影带走目光,很快再也挪不开了。

    明明很枯燥无味的劳动,这个女人却做得十分欢快,没有半点勉强和委屈。

    在锅里的食物飘出浓郁香味的时候,原本如同垃圾场的厨房已经焕然一新,和厨房外的老旧脏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余先生,面已经好了,你快过来尝尝吧。”裴施语笑着转头望向他,如同一株向日葵一样灿烂,还带着阳光的朝气。

    将处在阴暗角落的他,都感受到了阳光的普照。

    感觉,很温暖。

    裴施语看他没动静,将盛满面的大碗捧了过去。

    这碗面颜色鲜艳,气味香浓,让人一看到一闻到,就忍不住吞咽口水。

    “余先生,你试试吧,看看我的手艺怎么样。”裴施语一脸诚恳道。

    余问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正当她以为对方不会接受她的好意的时候,他将碗接了过去。

    动作粗鲁,完全不顾及形象吃,好像许久没有吃过饭一样。

    从前那个在人前总是一副完美模样,从不失态,总是彬彬有礼,礼仪周全的深渊大神,哪里去了?

    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了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