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我以为你会问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12章 我以为你会问我

    “瑞娜你这个贱人,你不要脸。”凌悦挥手就准备打裴诗语,可是她的手腕却被人紧紧的抓住,怎么都打不下去。

    凌悦气急,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余问渊抓着自己的手腕。

    凌悦顿时生气起来,恼怒的看着余问渊:“深渊大神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也被这个瑞娜迷惑了吗?”

    “我跟你说,这个女人就是狐狸精,她天生就是会勾引别人!”

    眼看着余问渊没有说话,凌悦却越来越得劲了。

    “凌小姐,我只是想告诉你,有些事并不需要动手。”余问渊微微笑了,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看到他眼底的怒气。

    本来余问渊对于裴诗语就是有点好感的,再加上裴诗语身上的那种让人亲近的感觉。

    如今看到凌悦居然想动手,他自然是生气的,再加上凌悦说的那些不堪的话,让余问渊对她的印象直接就降入了谷底。

    “你放手!”凌悦委屈的看着余问渊,挣扎着想让他松开手腕。

    裴诗语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立刻遭到凌悦的白眼:“你笑什么,有男人给你撑腰你就开心了是不是?如果让擎苍哥哥看到,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凌小姐,你觉得我会在意封总怎么想?我觉得更加在意的应该是你把!如果给封总看到自己未婚妻,跟自己好兄弟拉扯不清,啧……”

    裴诗语可惜的看着凌悦,剩下的话却没有说出来。

    就算是这种,凌悦都被吓得不轻,一直挣扎着让余问渊放开自己,余问渊被凌悦说的无奈,只能松手。

    “凌小姐,希望你可以注意下自己的言行举止。”余问渊皱眉看着凌悦,显然对凌悦印象很差。

    然而凌悦却丝毫没有注意,她此时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觉得裴诗语就是个狐狸精。

    而这个余问渊,也被裴诗语迷惑了,大概有些女人就是会这样自作聪明吧。

    “知道了,哼。”凌悦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临走之前还不忘给裴诗语一个威胁的眼神。

    看到凌悦这幅样子,裴诗语忽然之间被逗乐了,没有忍住居然笑了起来。

    看到裴诗语如今居然还有心思笑,余问渊心里莫名的有些怒气,他感觉自己今天的情绪似乎有点失控了。

    “瑞娜小姐现在还能笑的出来,佩服。”

    “为什么笑不出来,你不觉得凌悦很可爱吗?”裴诗语笑着说道,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儿。

    这样的笑容顿时让余问渊有些晃神,不顾很快回过神,然后说:“确实有点,不过我觉得瑞娜小姐真的很特别呢!”

    裴诗语心里默默的说了句,你是想说我有点傻吧。

    不过这种事裴诗语当然不会主动说出来,她只能笑着打哈哈:“哈哈,怎么会,就那样了。”

    “瑞娜小姐,我觉得凌小姐这样,你起码应该生气的,没想到你居然笑了,看起来我刚有点自作多情了!”余问渊看到裴诗语一直在笑,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然而听到余问渊这么说,裴诗语顿时有些尴尬了:“不不,我只是习惯了,刚才的事还得谢谢你,不然我可又要跟她起冲突了。”

    “你要知道,应付一个嫉妒吃醋的女人,其实也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情。”

    裴诗语说着还耸耸肩,表示自己的无所谓。

    不过其实裴诗语也都是装的,毕竟她现在面对的可是深渊大神,又不是什么小孩子。

    不管余问渊会不会相信她,反正她就是这样说了,而且裴诗语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或许有些人会觉得裴诗语有些虚伪,可是这确实就是裴诗语内心的真实想法。

    对于凌悦一次次的挑衅,自己确实习惯了,可是又不能对她怎么样因为凌悦说的都是对的。

    自己确实是跟封擎苍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然而这不是裴诗语自己可以决定。

    “瑞娜,你这样会让喜欢你的人心痛的。”余问渊忽然之间说道,就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因为余问渊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话就是忽然之间说出来了,那么的自然还有真切。

    听到余问渊的话,裴诗语也被震撼了下,不过很快便摇头说:“深渊大神可真是会开玩笑,我挺好的,怎么可能会让人心痛呢!”

    是啊,裴诗语确实是挺好的,不就是没有了那个男人吗?除了这个,别的自己完全都好。

    然而这也是裴诗语最悲哀的地方,因为自己始终没有守着自己心里最爱的那个男人。

    裴诗语的这种眼神,让余问渊的心里忽然之间苦涩起来,因为裴诗语眼底的悲伤,跟当初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或许是因为余问渊太想她了,以至于看到瑞娜,就会觉得那是裴诗语。

    “瑞娜,有没有人说过,你跟一个人很像?”余问渊忽然之间开口询问道,因为他自己也有点不确定。

    所以他只能用这种方式询问,可是裴诗语却有些错愕,随后点头:“是有些人说过,深渊大神也觉得我很像她吗?”

    “你就是她!”

    余问渊忽然之间肯定的说道,目光看着裴诗语,就像看多年未见的故人一般。

    他眼中的悲伤让裴诗语瞬间就被淹没了,她呆呆的看着这个男人,看着他的眼中由绝望变成了激动。

    面对余问渊如此直白的话,裴诗语当场就镇住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承认自己就是裴诗语吗?

    “为什么不来找我?”余问渊看到裴诗语这幅样子,顿时更加心痛起来,看着裴诗语问道。

    他看着裴诗语变成了别的样子,性格也变的完全不同,可是一个人就算改变的再多,眼神却是无法改变的。

    余问渊从瑞娜的眼中,看到了裴诗语,那个仙子一样的女人。

    裴诗语摇头,咬了咬嘴唇然后抬头看着余问渊,忧伤的说道:“我以为你会问我!”

    “傻瓜,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余问渊满脸疼惜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