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管好你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11章 管好你的人

    “你说我幼稚?”封擎苍目光阴沉的看着裴诗语,显然非常的生气。

    不过他还是努力的隐忍着,想要一个答案,大概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执着的想要什么答案吧。

    听到封擎苍的话,裴诗语抬头盯着他的脸,反问一句:“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俩个人就这样对峙着,谁都不肯服输,不肯说出求饶的话。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裴诗语真想就这样拂袖而去,然而她并不能,因为裴诗语了解这个男人。

    如果现在自己就这样离开了,这个男人一定会更加无休止的纠缠自己,不让自己可以有一天的安生。

    虽然裴诗语并不讨厌,可是一切却并不能那样下去。

    如今的封擎苍,已经是另外一个女人的未婚夫了,他并不在是裴诗语的个人所有物。

    这个认知很痛苦,但是裴诗语却不得不承认,一切都没有办法再挽回了。

    “苍,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

    忽然之间,裴诗语开口说道,声音里却充满了无限的凄凉。

    她的这种状态也感染了封擎苍,因为封擎苍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女人居然可以变成这样。

    她一定很痛苦吧,封擎苍的心里忽然之间想到,可是看着如此痛苦悲哀的裴诗语,他却只想将她拥入怀里。

    可是封擎苍却知道自己不能,因为她的心里并不能接受。

    “可以吗?”

    等不到封擎苍的回答,裴诗语只能再次询问道。

    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空谷幽兰一般,让人心里莫名的心安,但是封擎苍却感觉自己似乎失聪了。

    因为他好像听不到她讲话了,只能看到裴诗语的嘴唇一张一合的,就这样蠕动着。

    然而却根本听不到,或许是因为封擎苍潜意识不想听到吧。

    “好。”

    封擎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来这个字的,他艰难的看着裴诗语,就像失去了全世界一般。

    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吧,俩个人就这样用这种办法,把彼此最亲近的人推到了万劫不复的悬崖。

    “嗯。”裴诗语轻声嗯了声,然后转过身不想去看他。

    既然俩个人已经达成了共识,裴诗语也可以放心的看着他们结婚,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俩个人就这样安静的站着,像俩个雕像一般的沉默。

    而门口的方向,却站着俩个人,一个是怒气冲冲的凌悦,而另外一个就是余问渊。

    或许他们俩个也明白,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去打扰俩个人。

    最终,封擎苍转身离开,没有任何的犹豫,因为他明白自己就这样下去也不可能挽回什么。

    裴诗语不可能会因为自己这样而开心,只会感觉到更加的困扰。

    裴诗语当然听到了他离开的脚步声,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如果封擎苍继续坚持,也许自己真的会忍不住。

    虽然明知道不可以,可是裴诗语还是差点就放弃了,还好封擎苍最后离开了,并没有继续追问。

    此时,裴诗语的内心充满了感慨,都是因为这个男人。

    她一直都在想,如果自己没有离开,那么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很多事都是这样的,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可是却再也没有办法挽回。

    比如裴诗语,她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错,可是一切还是按照她不想的轨迹发展下去了。

    “瑞娜!”

    凌悦的声音忽然响起来,裴诗语并没有多少意外,因为凌悦陪着封擎苍过来,他去了哪里凌悦一定知道。

    所以凌悦的到来,裴诗语是真的一点点都没有感觉到意外,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如果凌悦连这么点事都做不到,她就不是凌悦了。

    “凌小姐,不知道你有什么事?”裴诗语嘴角含着笑转过身,看着凌悦。

    而凌悦却没有想过裴诗语会这样,明明她刚看着封擎苍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眷恋。

    封擎苍那会不再状态,自然没有看出来,可是凌悦却看的很清楚,裴诗语对封擎苍的喜欢。

    甚至不是喜欢,凌悦有些自愧不如,可是这并不能让她放弃。

    就算裴诗语深爱封擎苍那又如何,最后封擎苍要娶的女人还不是她凌悦吗?

    “别装糊涂了,擎苍哥哥他是我的人,我希望你以后自重点,不要总是仗着自己漂亮,就去勾搭别人的男人,别人的老公!”

    凌悦看到裴诗语这样,整个人的脾气就忍不住上来了,她指着裴诗语尖酸刻薄的说着。

    然而听到凌悦的这番话,裴诗语并没有一点的意外,毕竟凌悦可是在酒吧甩自己一巴掌的人。

    如今她就是说点话,那又怎么样呢?

    可是这次,裴诗语却并不打算隐忍了,她都要跟自己的男人结婚了,还有脸跑来让自己别勾引?

    “凌小姐,既然是你的男人,那你就看好一点,别让他到处勾搭别人,免得总是影响别人的好心情。”

    裴诗语看着凌悦冷冷的说道,声音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仿佛她面对的就是一个机器而已。

    她的态度立刻激怒了凌悦,走过来看着裴诗语,眼里都是凶狠,裴诗语一直想不明白,如此一个女孩子,为什么眼里会有那么深的戾气。

    不过想想她的母亲施怡,裴诗语也就没有什么好意外了,毕竟有什么样的妈妈,就会有什么样的女儿。

    “瑞娜,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不知道了,如果不是你爬上擎苍哥哥的床,你以为他会多看你一眼吗?”

    凌悦很生气的说道,因为只要想起来这个女人曾经跟封擎苍做了那样的事,而她自己,封擎苍从来都没有碰过。

    这是凌悦一辈子的痛,可是如今怎么也不能让裴诗语好过了。

    “凌小姐,你确定是我爬上封总的床么?有能耐你也去啊?”裴诗语挑衅的说道。

    她就这样看着凌悦,仿佛在看一个笑话一般。

    这样眼神凌悦根本忍受不了,直接就朝着裴诗语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