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一曲终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10章 一曲终了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真的太美了,余问渊忍不住都看的出神了,甚至还在瑞娜的身上看到了裴诗语的影子。

    她也是像这样光彩夺目,可是裴诗语给人的感觉是仙子,瑞娜给人的却是恶魔的感觉。

    并不是恶魔不好,而且这根本就是俩个不同气质的人。

    “好美啊!”

    一曲终了,所有人都忍不住鼓掌起来,被裴诗语的身姿所吸引,更有一些人,恨不得直接扑过来。

    裴诗语大方的笑了笑,然后朝着余问渊点头,往叶沛灵的方向走了过去。

    如今一舞已完,裴诗语也没有理由继续跟余问渊说话,不然一定会引起余问渊的怀疑。

    然而裴诗语因为一支舞却爆红了,几乎所有男士都忍不住过来想跟裴诗语搭讪。

    可是裴诗语却一一拒绝,她对这些人并没有什么感觉,自然不想说话。

    况且因为自己的美貌就过来说话,也高级不到哪里去,可是裴诗语过来后,却发现叶沛灵跟顾墨俩个人不见了。

    刚才还在的,不过裴诗语并没有多想,或许是顾墨带着叶沛灵出去了。

    裴诗语一个人无聊,在里面转了一圈,然后就忍不住往外面走去,现在刚到晚上,外面的空气却格外的清新。

    这让裴诗语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来,忍不住闭上眼深深的呼吸起来。

    然而下一秒,裴诗语就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狠狠的抓住,并且一阵剧痛,她不悦的回头,就看到封擎苍愤怒的样子。

    “封总,请你自重!”裴诗语不悦的说道,声音里却透着冷漠,她觉得这个男人真是有些莫名其妙了,忽然跑过来吧自己手腕抓住。

    然而封擎苍却并没有说话,一双漆黑的眸子看着裴诗语,似乎想要把她看穿一般。

    就算是裴诗语,这会也被封擎苍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她皱眉看着封擎苍:“你到底想做什么?别发疯了!”

    裴诗语并没有很大声,因为这里离宴会特别近,如果自己发大声说话,一定会被其他人听到。

    虽然裴诗语如今很不开心,可是也并不想让别人听到或者看到。

    “跟一只花蝴蝶一般到处吸引男人,你玩的很开心,是吗?”封擎苍忽然开口,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连自己都有些不信。

    不仅仅封擎苍不信,裴诗语也震惊了,这是封擎苍吗?难道不是有人戴了**?

    “你什么意思啊?”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可是眼睛却并没有看着封擎苍。

    她不时的看着四处,生怕有什么人过来,看到自己跟封擎苍俩个人拉拉扯扯的。

    然而封擎苍根本没有这个意识,他冷笑一声,看着裴诗语说:“回答我,为什么要故意接近余问渊!”

    “余问渊?他是谁啊?”裴诗语皱眉看着封擎苍,心里却忍不住有些郁闷了。

    怎么就是自己故意接近了?他眼瞎吗?明明是余大哥自己过来的,不过这些话裴诗语却并没有勇气说出来。

    “深渊!”封擎苍格外吝啬自己的话了,对着裴诗语吐出俩个字,然后就看着她,似乎等着裴诗语解释。

    然而裴诗语却根本不可能给他任何解释的,因为自己并没有做错。

    俩个人就这样在外面僵持着,裴诗语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要废掉了,这个男人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半晌,裴诗语终于忍不住了,看着封擎苍不耐烦的说道:“封擎苍,你放开我,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我跟深渊大神有什么,也跟你没关系吧?”

    “如今你的未婚妻就在里面,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做什么?”

    裴诗语的质问让封擎苍有些楞,抓住裴诗语手腕的力量也有所松动,裴诗语立刻抽回手腕。

    她倔强的看着封擎苍,表达着自己内心的不满。

    就算他不记得自己又怎么样?难道这样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裴诗语的心里忽然感觉一阵阵的委屈。

    “你不许接近深渊,他是我的兄弟。”最后,封擎苍也只是说出来这样一句话。

    不过裴诗语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封擎苍诧异的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啊,我接近你的兄弟怎么了?我们男未婚女未嫁,就算我们现在就睡一起了,跟你有关吗?”

    裴诗语冷笑着说道,她就是在挑战封擎苍的底线。

    他自己都可以带着凌悦来宴会,自己凭什么不可以跟别的男人做任何事。

    裴诗语以为封擎苍会生气,会发怒,可是最终却没有想到,封擎苍居然道歉了。

    他的眼睛里有些浓浓的歉意,声音也有点不对:“瑞娜,我知道都是我的错,可是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作践自己!”

    “我可以补偿你,我就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的。”

    裴诗语没有想过,封擎苍居然会说出来这样的话,可是他的话什么意思?补偿自己?

    难不成自己跟男人说话或者跳舞,就是作践自己了?

    “封总,你不需要道歉,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我并不觉得我作践自己,你管好自己就是了。”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心里却有些苦涩,如今自己居然只能跟封擎苍这样说话了。

    如果有一天,他全部想了起来,会怎么样呢?他还会不会后悔,这样对待自己。

    可是裴诗语知道,一切都没有如果啊,封擎苍不会想起来,他也只会娶凌悦。

    可能自己一辈子的等待,也许都会化成泡影,变得不复存在。

    “瑞娜!”

    封擎苍不满裴诗语的态度,就好像他对她好了,他就必须接着,不好了冷漠了,她也得全盘皆输。

    听到封擎苍的声音,裴诗语只能伸手打住:“停,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做任何事都跟你无关!”

    “你娶你的未婚妻,我过我的生活,还请封总以后别总是做出这种幼稚的举动,免得被人笑话了。”

    裴诗语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一直都是笑着的,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彻底的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