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09章 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虽然裴诗语很不愿意承认,可是如今自己居然对着余问渊出神了,这还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至少是现在,裴诗语觉得自己就很尴尬。

    “阻碍。”余问渊摇头,对着裴诗语笑,可是眼底却尽是欣赏。

    “深渊大神,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为什么我感觉你那么熟悉?”裴诗语有些不诧异的说道。

    其实就是她想隐瞒自己的情绪,反正余问渊那么聪明,也许会看出来什么,自己这样提前问了,或者会打消她的疑惑吧。

    听到这句话,余问渊愣了一下,随后摇头:“应该没有吧,我不记得见过瑞娜小姐,不过我也感觉瑞娜小姐给我一种熟悉的气息,就像一个故人一般!”

    可能是余问渊的话有些直接了,裴诗语却并不愿意俩个人一直处于这种状态。

    她只能尴尬的笑笑:“呵呵,大神真会开玩笑,确实有很多人说我给他感觉熟悉,不过都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深渊大神,莫非你也对我有什么想法吗?”

    裴诗语的话有些直白,可是余问渊却耐心的并没有生气,并且看着裴诗语的眼神更加的欣赏了。

    叶沛灵在一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因为叶沛灵同样担心余问渊认出来裴诗语。

    然而下一秒,余问渊却认真的点头,并且看着裴诗语说:“瑞娜小姐很幽默,我很喜欢!”

    这句话,让裴诗语当即愣住了,脸色的笑也瞬间消失了,她惊恐的看着余问渊。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一定是察觉出来什么了,不然根本不会这么说。

    看着裴诗语错愕以及惊恐,余问渊顿时道歉:“抱歉,瑞娜小姐,是我唐突了,只是不知道我有幸请你跳一支舞吗?”

    面对余问渊绅士的邀请,裴诗语根本想不出来理由拒绝,最终她只能笑着点头:“当然!”

    余问渊伸手,就搂着裴诗语的腰,俩个人直接进入了舞池中间。

    一直关注着裴诗语这边动静的封擎苍,看到俩个人居然一起跳舞了,他顿时有些激动。

    恨不得冲过去阻止,可是凌悦一直跟在身边,她怎么可能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擎苍哥哥,我们去跳舞吧!”凌悦挽着封擎苍的胳膊,温柔的说道,满脸都写满了期盼。

    面对凌悦的这种眼神,封擎苍自然没有理由拒绝。

    何况如今裴诗语还在里面跟余问渊跳舞,这让封擎苍很不满,因为余问渊这小子跟自己也是认识,可是如今居然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下手。

    这让封擎苍很愤怒,可是他自己却也不知道到底在愤怒什么。

    可能是感觉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封擎苍立刻答应了凌悦的要求,俩个人也一起进去跳舞。

    看着舞池里四个人的激舞,叶沛灵却只想笑,因为命运的齿轮似乎正在慢慢的旋转。

    一切所有相关的人,都在不受控制的吸引在一起。

    虽然封擎苍忘记了裴诗语的一切,可是如今却依旧被裴诗语吸引,甚至愿意不顾一切。

    而那个心里一直惦记着裴诗语的余问渊,也在第一次相见后,再次被裴诗语吸引。

    或许俩个人的面貌不同,可是却有着同样的灵魂。

    看着封擎苍一次次的靠近,却又被余问渊巧妙的躲开,还有凌悦满脸的郁闷,一切的一切都让叶沛灵忍不住想笑。

    这就是她让裴诗语来的原因,因为叶沛灵觉得,封擎苍可能就是需要刺激,所以才会想起来。

    只要封擎苍想起来一切,那么他不可能在娶凌悦,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都不可能。

    叶沛灵只是想让裴诗语幸福,不愿意她这样一次次的在痛苦的边缘苦苦挣扎。

    顾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发现叶沛灵一直盯着舞池,忍不住问道:“想跳舞?”

    “来吧。”叶沛灵温柔的一笑,似乎只有面对这个男人,自己才会更加肆无忌惮的笑。

    可以温柔可以强势,不管什么样的叶沛灵,顾墨都会照单全收,这让叶沛灵无比的感动。

    裴诗语被余问渊带着跳舞,她自然也发现了进来的封擎苍,所以一直配合余问渊的动作。

    因为裴诗语也不想跟那个男人有任何的牵扯。

    “瑞娜小姐,你跟封少认识?”余问渊发现了封擎苍的不对劲,忍不住询问道。

    本来正在想着自己待会如何离开的裴诗语,听到余问渊的声音,她只能点头:“对,我跟封少在一个公司,我是他公司的设计师!”

    “我就说,只是封少好像对你有点特别!”余问渊挑眉笑道,他觉得自己真是说不清楚。

    不明白为什么,面对这个叫瑞娜的女人,心里总是会涌出一股冲动,就是想把她拥入怀里。

    而是封擎苍居然也对瑞娜有意思,这让余问渊想起来裴诗语,因为那个女人,也是他们共同爱的女人。

    “深渊大神你说笑了,封少怎么可能喜欢我,况且封少马上就要结婚了呢!”

    裴诗语笑着说道,眼底没有丝毫波澜,眼睛也直视着余问渊。

    因为这个男人一直在试探自己,这让裴诗语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况且自己对他,还是有种特别亲

    似乎这么多年过去了,余问渊还是这个样子,他没有老没有变,还是这个懂得体贴的余问渊。

    可是如今的裴诗语,并没有资格去享用这一切。

    听到裴诗语的话,余问渊也只是错愕了一下,随即点头,只是目光里却多了哀伤:“抱歉,是我多虑了!”

    他以为封擎苍就是喜欢瑞娜了,然而却忽略了封擎苍即将要结婚的事实。

    其实余问渊这次回来的私事,就是参加封擎苍跟凌悦的结婚典礼。

    “深渊大神你太客气了,你这样可是会让我有压力的。”裴诗语笑笑说道,然后在余问渊的带领下转了一圈。

    她的身影在灯光的映射下,简直就像一个让人忍不住沉醉的暗夜精灵,全身上下都是魅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