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04章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其实裴诗语也明白他们俩个人在一起,其实才是最好的,所以裴诗语当然很放心。

    只是唐夜如此欺负石晓晓一个女孩子,这让裴诗语很无奈,偏偏石晓晓这个单纯的孩子还看不出来。

    听到裴诗语的嘱咐,石晓晓连连点头:“放心吧,瑞娜姐姐,我一定会帮你看好他,不会让他有机会的。”

    “喂,走了走了。”唐夜拉着石晓晓要离开了,他感觉自己不能在待下去了,否则这俩个女人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

    石晓晓不满的瞪了眼,目光在唐夜的手上看着,唐夜立刻触电般的松开手,然后讨好的看着石晓晓。

    如此忠犬的模样,让裴诗语大跌眼镜,因为唐夜看起来根本就不像这个样子的人。

    果然都是人不可貌相,俩个人终于离开了,临走前石晓晓还不忘告诉裴诗语让她一定要放心,自己绝对会看好唐夜的。

    俩个人走了,裴诗语这才感觉松了口气,可是唐佩的身影却还是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甚至最后裴诗语睡觉的时候都梦到了唐佩。

    她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眼睛紧紧的闭着,脸色苍白,看起来就像受伤很重的样子。

    裴诗语很怕,她过去拼命的喊着唐佩,想让她起来,醒过来,可是唐佩却根本没有再睁开眼睛。

    最后好像唐夜过来了,他对着唐佩愤怒的嘶吼,可是唐佩却永远不会醒过来了。

    裴诗语最终是被噩梦吓醒的,坐起来摸了摸额头,裴诗语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因为自己对于唐佩的这件事,似乎永远都心存愧疚,不会原谅自己。

    如果唐佩没事还好,如果唐佩出事了裴诗语一定不会原谅自己,因为这都是她的阻止。

    自己如果没有阻止唐夜,也许唐佩不会出事,裴诗语忍不住想到,可是随后却忍不住笑了。

    唐佩不会去做没把握的事,而且李毅应该不会对她做什么。

    或许是因为都是女人的原因吧,裴诗语感觉唐佩可能还是因为喜欢那个人所以才会愿意回去。

    “砰砰砰!”

    一阵巨大的敲门声响起来,裴诗语有些无奈的皱眉,看了眼手机,这个时候才六点半。

    这么早的时间会是谁过来了,裴诗语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可是外面的敲门声却没有停下,反而更加的激烈了起来。

    裴诗语有些生气了,从床上起来抓住手机,然后往外面走去。

    因为这个时候会过来的人,估计也就只有封擎苍这一个人了。

    “谁啊?”

    裴诗语郁闷的说了声,然后在猫眼处看了眼,果然是封擎苍站在外面,此时脸上怒气冲冲的。

    这让裴诗语很诧异,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大清早的敲门,居然还给自己脸色看。

    “开门!”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久久没有开门,所以封擎苍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裴诗语冷笑一声,不过还是直接身手吧门拉开,双手环胸看着封擎苍:“封总,你这是做什么?”

    “你说我做什么?”封擎苍没有回答,直接推开裴诗语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在房子里不停的四处搜寻。

    这让裴诗语非常诧异,因为封擎苍这样子看起来就像丢了东西一般。

    “封总,你到底要做什么?你丢了什么东西吗?”

    裴诗语跟在封擎苍后面忍不住问道,因为她实在有些忍不住了,这个男人居然在自己房间里走来走去。

    甚至他的动作都那么奇怪,居然把每个房子的门都打开看了一遍,可是依旧没有停下来。

    眼看着封擎苍要去开洗手间的门了,裴诗语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冲过去挡在门口。

    “你干嘛啊!”

    裴诗语这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因为这个男人一句话不说,大清早敲门进来,然后还对着自己房间一顿搜寻。

    他这是想干什么?难不成以为唐夜在自己这里过夜,所以他就这样跑来看了?

    这个认知让裴诗语有些想笑,如今俩个人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这个男人的动作却如此可笑。

    “人呢?”封擎苍看着裴诗语挡在门口,顿时有些不悦了,盯着裴诗语,眼睛还不时的往里面看。

    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了解这个男人,如今可能还真是会相信。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人?”裴诗语诧异的问道,脸上充满了疑惑,就算自己猜到了,当然也是不会承认的。

    而封擎苍听到裴诗语的回答,居然有些生气了,失望的看着裴诗语:“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封擎苍你什么意思啊?我什么人啊?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莫名其妙啊,你这么大清早的,你到底想干啥啊!”

    裴诗语忍不住生气了,冲着封擎苍怒吼到,真想过去吧这个男人之间轰出去。

    不过裴诗语也不会冲动,毕竟自己还在别人的屋檐下,不可以太过于冲动了。

    “瑞娜,别跟我装糊涂!”封擎苍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这句话的,因为这个时候封擎苍确实很气。

    尤其是昨天居然看到唐夜跟着裴诗语回家,俩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意味着什么啊?

    封擎苍用自己的脚趾头想想也可以想到,所以今天早上他自己一晚上没睡,就是想过来看看。

    因为封擎苍必须证明一下,自己的猜测错误了,否则他一定会把自己折磨的疯掉的。

    可是如今过来了,却没有发现男人的身影,甚至连个影子都没有。

    “封总,你是不是没吃药?我装糊涂?难道你大清早过来我这里,我能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裴诗语忍不住质问到,这个男人也太可恨了,居然这样说自己。

    难道在他的眼里,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吗?一点点都不知道自爱。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封擎苍失望的说道,目光幽深的看着裴诗语背后的那扇门。

    因为裴诗语一直挡在那里,所以封擎苍就觉得,那里一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