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深渊大神的古怪癖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1章 深渊大神的古怪癖好

    “这怎么可能!”裴施语直接出声反驳,觉得自个语气不太好,连忙开口解释:

    “今天我出门太匆忙,衣服穿太薄了,就给冻感冒了。他看我这样就吩咐秘书去买的,根本没有别的意思。”

    话是这么说,她的心里却难以平静。

    会是这样吗?这怎么可能,封少那样风光霁月的人物,怎么会看上她呢。

    压下心中百般思绪,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让好友看出异样。

    叶沛灵的注意力顿时被带走:“你生病了?现在没事了吧?”

    “没事,就是有些冻着了,我刚才已经吃过一次药,感觉好多了。”裴施语为了证明自己好得很,还在原地转了一圈。

    “下次可别再这么马虎了,昨天你还叮嘱我要注意加衣服,结果自己给忘记了。”叶沛灵上下打量着她,看到她精神还算不错,不像是有重病的样子,这才放心下来。

    “今天我也是急糊涂了,绝对没有下次。”裴施语保证道。

    她将手里的花找了个地方摆上,唇角不由微微勾起。

    虽然这一株不是那朵美人香,但是她能感受到彼此之间的联系。

    以后没太多机会看到那一盆兰花,有它陪着自己,也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

    “这盆花是哪里来的?”叶沛灵好奇道。

    “这是宁老夫人送给我的。”裴施语非常开心的分享道,将来龙去脉告诉给叶沛灵。

    叶沛灵的注意力却在另一件事上:“这么说以后你就不用去宁家了?”

    “嗯,大概一个月过去瞧一瞧就行了。”裴施语道,心里虽然有些舍不得,可是来回奔波还是太辛苦了。

    尤其翻译组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换一个工作环境,恐怕就由不得她这样了,对她未来职业规划也没有好处。

    “这样也好,省得你每天太辛苦了。”叶沛灵也十分赞成,宁老夫人给了承诺,那么去那养花最大的收获已经得到,现在兰花也已经康复,就没有必要把太多精力耗费在那里。

    她说完突然想起一件事:“这么一来,你以后就很难跟封少产生交集了吧。”

    裴施语正在用指尖和兰花交流感情,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和封擎苍的交集完全是因为兰花,虽然现在工作的地方就在封氏,在男人旗下的出版社。

    但是封氏太大了,虽然两个人就在一栋楼里,但是彼此如同平行线。

    不知为何,她觉得突然觉得有点冷。

    第二天,裴施语的体温恢复正常,也没有流鼻涕感冒,只是头有些重。

    当她像往常一样喝下含有半滴红珠水的养生茶之后,顿时神清气爽。

    选择外出衣服的时候,她看着衣橱里那件昂贵的外套,摸了摸,却并没有选择它。

    余问渊的家比宁家老宅所在的地方还要荒凉,出租车司机把她送到这,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

    听说不需要等她,还特地留了个电话,让她有事可以找他。

    裴施语只以为是司机想要拉客,并不在意。

    可等下车走进别墅,顿时明白刚才那个司机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古怪了。

    一走进这里,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毛毛的。

    房子是上个世纪的精致老洋楼,墙体外被爬山虎被爬满。现在入冬全都已经枯萎,看着十分萧索。

    院子并不大,从铁门外一眼就能看尽。

    里面相当的幽深破败,整个色调都偏暗,充满着浓重的历史感。

    老洋楼已经开始破败,外面摆放的铁艺座椅也锈迹斑斑,院子都是落叶,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人居住。

    一阵风吹过,裴施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有种阴风阵阵的感觉。

    她按了按门铃,里面很久没有回应。

    推了推锈迹斑驳的铁门,竟然自己就打开了。

    她来到洋楼的大门前,敲了好几下,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犹豫片刻,她尝试扭了一下把手,咔嚓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厚重的灰尘冲了出来,她猝不及防被喷了个正着。

    “咳咳——我的天,怎么这么多灰尘。”

    等灰尘散去,再睁开眼,整个人都傻眼了。

    里面到处都是厚重的灰尘,墙上还布满了蜘蛛网。所有家具都十分的破旧,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直接散架,上面还染着奇怪的污渍,只有极少数是好的。

    墙壁上的画都已经褪色,歪歪扭扭的挂在墙壁上,随时好像要掉下来。

    通往二楼的楼梯,更是破败不堪,还有一块地方是缺的,露出一个大洞。扶手有一处也是要掉不掉,摇摆着发出咿呀的声音。

    真的会有人住在里面?

    这得多想不开,才会找这么个地方住下来啊?余问渊绝对不是没钱买房的人啊。

    她忍不住倒退回去看门牌号,再看看手机里的记录,是这里没错啊。而且主人的习惯也和余问渊一样,不应该弄错才对。

    “余先生,余先生!”她开口往里面唤道,却不敢进去。

    声音在空旷的屋子里回荡,在这古老破旧的环境中尤为显得瘆人。

    她退到院子里,晒着太阳才觉得那股阴气没那么重。

    拨了个电话给安慕容:“安姐,你给我的地址没有弄错吗?”

    “没错啊,就是那个地方。那座山上就那一栋别墅,想错也错不了。怎么了?”

    “可是这里好破败,全都是灰尘,怎么都不像有人住的地方。”

    “啊?不是吧,不应该啊,深渊发的就是这个地址。他之前创作这本新书的时候,都是在那完成的,说是很有感觉。哦,据说那是个很老的古宅,是不是因为太老了所以看着比较荒凉?”

    压根不是比较荒凉,而是非常极其荒凉!送给她她都不乐意到这住。

    “你们之前都没有来过吗?”

    “没有,他每一本书都是在不同地方完成的,说是要待在符合气质的地方,才能写得出来。”

    裴施语看着眼前的建筑,这场景还真的跟新书有那么一点契合的地方。

    新书《空城》的背景是在文明被摧毁的未来,文明遗失,人类失去了主心骨。拥挤的城市仿若空城,是一种暗喻的方式。

    只是书里面到处富丽堂皇,破败的是人类的内心,这里则是外在的建筑。

    深渊为了感受到内心的颓废、失落感,在这种环境下创作,还是很有可能的。

    裴施语拨打深渊的电话,隐隐约约的铃声从楼上传了下来,虽然声音非常的小,可在空寂的屋子里尤为的突兀。

    如果不是自己打的电话,并且对这个铃声很熟悉,真是要被吓死的节奏。

    荒山孤岭,一栋破败萧索的别墅,突然传来一阵奇异的声响……

    想到深渊最喜欢大半夜创作,裴施语简直无法形容内心的感受。

    果然,搞创作的大部分都有点神叨叨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