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不想看到你们-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94章 不想看到你们

    没有等到封擎苍吧话说完,裴诗语就冷哼一声:“哼,够了,我不想听你解释!”

    “瑞娜,你来了。”叶沛灵惊喜的跑过来,就像非常意外一般。

    她抓住裴诗语的另外一只手,激动的说着,可是凌悦却瞪着俩个人,非常不满他们。

    裴诗语跟叶沛灵好也就算了,这个瑞娜居然也是叶沛灵的朋友。

    “灵灵,你怎么样?没事吧?”裴诗语担心的看了眼叶沛灵,不过她心里也知道,叶沛灵不会那么容易被欺负。

    叶沛灵摇头:“没事没事,我们走吧,别理她了,就像疯子一样,你说的真对!”

    叶沛灵的话让凌悦的脸都几乎有点扭曲了,她冲着封擎苍投入求救的目光。

    然而封擎苍根本没有看凌悦,一直盯着裴诗语,似乎想说什么。

    不过裴诗语根本不愿意给他机会,在裴诗语看来,封擎苍就是故意纵容凌悦伤害叶沛灵。

    她当然不会就这样算了,所以裴诗语将凌悦狠狠的朝着一边甩了过去,然后目光凌厉的看着她。

    “凌悦,我警告你一次,你伤害我可以,但是我的朋友,如果你敢碰一下,我绝对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果!”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的话有太强的震慑力了,凌悦居然没有反驳。

    她就那样傻傻的看着裴诗语,脑子里好像有个影子,不过凌悦并没有想多。

    “瑞娜,小悦是我的妻子。”封擎苍往前走了一步,将凌悦从地上拉了起来,搂在怀里。

    他挑衅的看着裴诗语,眼里还有一些无奈,虽然并不是很喜欢凌悦,可是也不能让她这样。

    “封擎苍,你还要不要脸啊,你们还没结婚呢,她就变成你妻子了,我告诉你,只要你们没结婚,她就不可能是你妻子!”

    叶沛灵听不下去了,直接朝着封擎苍说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对于他的容忍,简直变成了负数。

    裴诗语点头,然后拉了吧叶沛灵,让她冷静,这才对着封擎苍说:“对啊,她是你的妻子,所以请你管好你的妻子,别让她到处蹦哒!”

    “否则,下次还不知道会被怎么样!就算是总统的女儿又怎么样,呵呵!”

    可能是裴诗语的话寓意太多了,几个人居然都没回过神。

    裴诗语拉着叶沛灵往外面走,到了门口,忽然想起来什么,又回头,看着原地的俩个人说:“我不想看到你们,所以以后还希望封总可以带着您的妻子,远离我们!”

    “瑞娜,你太过分了!”凌悦忍不住说道,语气尖刻。

    不过封擎苍却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小悦,够了,你还嫌不够大!”

    “可是擎苍哥哥,她们太可恨了,我……”

    “走!”封擎苍没有给凌悦继续说下去的机会,直接拽着了凌悦往外面走去。

    然而几个人却被路过的某些人之间拍了下来,传在了网上,一时间又开始闹得沸沸扬扬。

    叶沛灵跟裴诗语到了车上后,叶沛灵这才不解的看着裴诗语:“小语,你干嘛阻止我,我还想好好教训下那个女人呢,你就来了!”

    听着叶沛灵的话,裴诗语却忍不住笑了,无奈的看着她:“灵灵,你不知道我看到她要打你我都吓死了,我怎么可以让那个凌悦碰你一下!”

    “天,你以为我会等着被她打?你没看到封擎苍都没动吗?他就是想看戏,或者说想让我对凌悦做什么的!”叶沛灵直接翻了个白眼,对裴诗语的想法无语了。

    不过心里还是非常开心,至少裴诗语也完全是为了自己,不然也不会这样冒险。

    可是叶沛灵的话却让裴诗语更加无奈,看着自己的好朋友,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最终,俩个人一同沉默,没多久,又开始大笑了起来。

    “哈哈!”

    “灵灵,我告诉你,你以后不许这样了,不然我就再也不让你掺和我的事了!”

    裴诗语最终还是忍不住跟叶沛灵说了,因为她心里非常害怕,叶沛灵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出事。

    万一叶沛灵有事,裴诗语感觉自己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然而叶沛灵却一点不怕,直接挑眉:“你敢,走吧,我送你回去。”

    对于叶沛灵的这种霸道,裴诗语已经非常习惯了,点点头然后靠着靠背闭上眼休息。

    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太累了,她居然没多久就睡着了,叶沛灵跟她说话,一直听不到回音,最后才发现裴诗语睡着了。

    看到裴诗语这么快睡着,叶沛灵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她不知道裴诗语到底想做什么,可是却会一直支持她。

    将一块毯子给裴诗语盖好,然后继续开车,不过速度却平缓了许多,好让裴诗语可以睡的安稳点儿。

    再次睁开眼,裴诗语发现居然天黑了,而她还在车子上,旁边的叶沛灵居然也睡着了。

    “灵灵,灵灵!”裴诗语喊了好几声,叶沛灵才缓缓的醒来,看到裴诗语醒了,她这才惊讶的看着裴诗语:“天啊,你终于醒了!”

    她的话让裴诗语很奇怪,忍不住问道:“什么叫我终于醒了,好像我睡了很久似的!”

    裴诗语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弱,因为她记得俩个人回来的时候,其实还是中午。

    现在已经晚上了,而且自己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到了九点半。

    “你还好意思说,裴诗语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睡觉这么死,你知道我喊了你多久吗?”

    叶沛灵惊奇的看着裴诗语,对于她睡的那么香甜的原因,叶沛灵实在是想不通。

    记得以前裴诗语睡觉挺浅的,并没有说和今天一样,一睡不起,不然叶沛灵也不会这样奇怪。

    “不知道。”裴诗语摇头,一脸木木的,因为她自己根本不知道啊,就感觉一觉睡起来特别精神。

    看着迷糊的裴诗语,叶沛灵真是感觉自己快要炸了,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才对裴诗语说:“我叫了你整整二十分钟,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