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我就是来看看你们怎么幸福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93章 我就是来看看你们怎么幸福的

    “你等会,我好像看到那对女干夫银妇了!”叶沛灵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愤怒,很显然,她看到了凌悦还有封擎苍俩个人。

    不过他们怎么这么快出来了,裴诗语没有在继续等,赶紧往餐厅里跑,她还真怕叶沛灵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本来封擎苍看到裴诗语离开后,他也想赶紧出去,因为这边并没有车,他担心裴诗语会坐不到车。

    可是封擎苍却被凌悦缠着吃饭,最后他只能等。

    “呦,封总带着新媳妇吃饭呢!”

    叶沛灵跟裴诗语说话,就看到凌悦挽着封擎苍的胳膊,从一个包间出来,凌悦一脸的幸福。

    想想裴诗语正在受苦,而这俩个人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吃饭,叶沛灵就满心的怒火。

    “叶小姐!”凌悦有些惊愕,想想每次都被叶沛灵破坏自己的婚礼还有俩个人的关系,她其实还是有些发怵的。

    不过想想封擎苍还在身边,所以凌悦立刻往封擎苍身边靠了靠。

    叶沛灵直接冲着俩个人走过来,气势汹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叶沛灵过来,封擎苍的心里忽然有些心虚。

    他皱眉看着叶沛灵,疑惑道:“叶小姐你怎么在这?”

    “我当然是来看看你是如何幸福的,在想想我家可怜的小语,你这个负心汉!”

    叶沛灵有些激动的冲着封擎苍吼道,因为裴诗语刚还打电话让自己接她,一定就是跟这个人吃饭。

    然而现在他们一起秀恩爱,裴诗语却孤零零的在外面。

    “叶小姐,谢谢你,不过我跟擎苍哥哥已经要结婚了,我们当然会一直幸福下去的。”凌悦不甘示弱的说道,不过身子还是忍不住在封擎苍的身边。

    叶沛灵冷笑,看着俩个人:“是啊,你们会一直幸福的。”

    这句话她几乎就是咬牙切齿的说的,可是封擎苍却非常疑惑,因为叶沛灵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

    “叶小姐没事,我们就走了。”封擎苍心里有些疑惑,可是却也没多想。

    他搂着凌悦就往外面走,没想到却被叶沛灵抓住凌悦的胳膊。

    凌悦呀的喊了一声,然后回头看着叶沛灵,诧异的问道:“叶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没什么啊,太无聊了,不如凌小姐陪我在这边玩会?”

    叶沛灵嘴角勾起一抹笑,如果不是因为凌悦的身份,恐怕她也不能得以这么久。

    而且她对裴诗语伤害那么深,叶沛灵感觉自己都想好好的替裴诗语教训一下这个女人。

    “擎苍哥哥,我……”凌悦咬着嘴唇看向封擎苍,委屈巴巴的样子,就像叶沛灵怎么欺负了她一般。

    其实凌悦的心里也是有些害怕的,因为她感觉叶沛灵那个女人有时候真的有点可怕。

    不过如今封擎苍陪着自己,凌悦的心里就好受多了,至少不会担心,被叶沛灵怎么样。

    大概是叶沛灵留给俩个人的印象实在是太过于差了,封擎苍转过身看着凌悦:“小悦,既然叶沛灵想你陪她玩会,你就跟着在这吧!”

    “擎苍哥哥,我不想跟她在一起,你知道叶小姐一直不希望我们俩个人在一起。”凌悦委屈的说道。

    如果让她自己很叶沛灵俩个人留在,恐怕自己一定会崩溃。

    封擎苍看了眼叶沛灵,最终还是对她说:“有话就说吧。”

    “好啊,那可是你让我去说的。”叶沛灵冷笑一声,看着面前的俩个人,然后说道:“那我就告诉你们好了,三年前你们没有结婚,三年后,你以为你们可以安稳的结婚吗?”

    “就算你不喜欢裴诗语,你忘了她,可是你也不能娶你身边的这个女人。”

    叶沛灵的声音里充满了冰冷,或许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说这些话。

    只是叶沛灵明白,如果自己不说,裴诗语那个性格,恐怕就会打落牙齿往回咽了。

    “叶沛灵,你什么意思?”凌悦听到那句话,当即就炸了。

    三年前,叶沛灵破坏了自己的订婚宴,结婚典礼,三年后难道她还想这样吗?

    可能人在愤怒下的潜力都是无限的,比如凌悦,刚还怕叶沛灵对自己做什么。

    转眼间,她就直接挣脱了封擎苍的胳膊,朝着叶沛灵走过来,手指还指着叶沛灵。

    似乎想让叶沛灵给自己一个具体的说法,然而叶沛灵根本不想跟她讲话。

    “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凌小姐可是总统千金,难不成理解不了?”叶沛灵冷笑着看向凌悦。

    虽然她没有看到裴诗语受委屈,可是想也可以想到,这个女人一定会想办法欺负裴诗语的。

    凌悦生气,抬手就准备打叶沛灵,然后却感觉手腕被别人抓住。

    “擎苍哥哥,我……”

    凌悦以为是封擎苍,气恼的转身,就看到裴诗语此时冷冷的看着自己,而抓住自己手腕的,竟然是裴诗语。

    “瑞娜,你干什么?”这个时候,凌悦也不会喊裴诗语姐姐,她生气的看着裴诗语,似乎在责怪裴诗语居然拉住自己。

    裴诗语本来就担心他们发生矛盾,没想到自己进来后,居然就看到凌悦想对叶沛灵动手。

    “凌小姐,请问你这是做什么?”裴诗语的声音很冷,听起来完全都是疏离还是陌生。

    凌悦有些委屈,尤其是手腕被裴诗语抓的生疼,她盯着裴诗语不悦的说:“当然是教训这个女人了!”

    教训叶沛灵?她有这个资格吗?

    “你凭什么教训她,你以为你是谁,凌小姐,请你自重!”裴诗语冷冷的说道,然后回头看着一边的封擎苍。

    这个男人真是太可恨了,居然眼睁睁看着凌悦打人。

    “封总,请你看好自己的未婚妻,别让她像个疯子一般,到处咬人!”裴诗语对封擎苍冷漠的说道,语气却是那么的失望。

    其实封擎苍看到裴诗语的那一刻,他就有些紧张了,因为忽然想起来,裴诗语一定不会允许叶沛灵被欺负。

    “瑞娜,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