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你的婚纱很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91章 你的婚纱很美

    裴诗语走过去站在凌悦的背后,如今凌悦已经将婚纱整个都套了去。

    只有后面的扣子还没有系好,裴诗语的任务是帮助凌悦吧扣子系好。

    “瑞娜姐姐,这个婚纱穿着感觉很棒。”凌悦忽然之间说道,脸满满的都是幸福,早把开始的情绪忘在了脑后。

    听着凌悦的话,裴诗语却感觉莫名的想笑,对于凌悦的痴迷,裴诗语并不能去指责她。

    毕竟这个世界,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正常的世界,而很多人都是庸俗正常人。

    “凌小姐,好了,你试试感觉。”裴诗语直接讲后面的扣子绑好,变成了漂亮的蝴蝶结,远远的看去,像一只将要飞舞的蝴蝶

    因为封擎苍以前说过,他最喜欢的是蝴蝶了,如果有一天自己死了,也想变成蝴蝶。

    这些话都是那个弱小的封擎苍所说,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可是裴诗语却永远不会忘记。

    凌悦一只手讲婚纱轻轻的拖起来,裴诗语跟在后面,帮助她拖着后面的婚纱。

    这个婚纱的后面,是像鱼尾一般,像美人鱼的形状一样,看起来格外的美。

    因为凌悦的身材其实是属于那种特别纤细的,这样的婚纱刚好可以衬托出来她整个人的气质。

    凌悦一步步往落地镜跟前走去,脸始终都带着一丝迷人的浅笑。

    然而等她到了镜子跟前,看着镜子里的美人,凌悦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变的惨败了起来。

    “啊!”

    一声尖锐的喊声从凌悦的口里喊出来,裴诗语冷漠的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

    她确实是凌悦无疑,可是凌悦这么夸张,是因为她觉得那个女人是裴诗语。

    或许是因为发现自己好像裴诗语,凌悦才会尖叫会害怕吧。

    毕竟没有哪一个人,可以忍受自己害过的女人,出现在眼前,何况那个女人已经属于一个死人了。

    “凌小姐,你怎么了?”裴诗语诧异的看过去,还不忘扶着凌悦,以防止凌悦有什么不测。

    而封擎苍听到凌悦的尖叫声以后,立刻冲了进来,看到凌悦蹲在地,旁边站着无辜的裴诗语。

    “小悦,瑞娜,怎么了?”

    封擎苍看到俩个人好像并没有什么事,可是依旧询问道。

    凌悦平时虽然较娇纵,可是却不会无缘无故那样,听着那个声音,简直是惨叫。

    然而裴诗语却摇头,无辜的看着地的凌悦,摇头说:“封总,我也不知道!”

    “本来还好好的,可是凌小姐看到镜子里的人后,她尖叫一声,然后她蹲下,不让我搭理她!”

    裴诗语非常客观平静的陈述着这个事实,希望封擎苍可以相信她,并且赶紧去看看他的未婚妻。

    这一系列的不耐烦,封擎苍居然看懂了,而且并没有责怪裴诗语。

    “我知道了。”他只是点头然后轻声的说了声,走了过来,蹲在凌悦的身边喊了声小悦。

    可是凌悦没有反应,一个劲的蹲在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裴诗语看着凌悦的这幅样子,心里却忍不住冷笑了起来,这个女人害了自己,如今却没想到,居然会怕成这样。

    可能每个做了坏事的人,其实心里都是害怕的吧,不然凌悦怎么会忽然之间崩溃呢。

    “小悦,你起来,怎么回事?”封擎苍疑惑的看着凌悦。

    因为这个时候凌悦是蹲着的,所以封擎苍并没有看到凌悦的样子,他只是以为凌悦又闹脾气了。

    可是裴诗语怎么会让她这样好过呢?

    “封总,我看凌小姐也许是不喜欢这个婚纱,要不,我看还是……”

    “不用了,”凌悦忽然之间开口了,打断裴诗语的话,并且抬头看向了封擎苍。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绝望还有悲伤,甚至还有惊恐,这么多的情绪让封擎苍更加的不解。

    他看着凌悦说:“小悦,你怎么了?”

    “擎苍哥哥,我没事,是这个婚纱太美了,我刚太激动了,所以叫了,对不起啊,吓到你了。”

    凌悦忽然之间笑了笑,对着封擎苍说道,可是她的这些话封擎苍却并不相信。

    “我,我是感动,没想到瑞娜姐姐居然会设计出这么棒的婚纱,擎苍哥哥,这次我们一定要好好谢谢瑞娜姐姐!”

    既然封擎苍不相信,那么凌悦当然还得说别的,让封擎苍相信,她的话是对的。

    听到凌悦的话,封擎苍这才有空看凌悦的婚纱,并且把凌悦从地扶了起来。

    在封擎苍的搀扶下,凌悦终于站了起来,可是她的眼里却没有了惊喜,只有悲哀。

    “小悦,我……”

    封擎苍的话还没说完,被眼前的凌悦震惊到了,他眼里充满了惊艳,还有怀念。

    最后,封擎苍居然直接看着凌悦喊了一声:“甜甜。”

    看着这一幕,裴诗语忽然之间好想笑,算封擎苍遗忘了自己,可是那种感觉却不会忘的。

    尤其是封擎苍对于自己的那种深入骨髓的记忆。

    “擎苍哥哥,你说什么?”凌悦楚楚可怜的看着封擎苍,眼里充满了伤心还有绝望。

    或许凌悦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哭,是因为封擎苍对着自己喊了别人的名字吗?

    凌悦的话立刻让封擎苍回过神,然后有些失望的看着凌悦:“小悦,我没事,是想到了什么,可是又记不起来了!”

    其实算封擎苍不说,凌悦也是知道的,因为那个甜甜根本是裴诗语那个女人。

    “擎苍哥哥,这个婚纱美不美?”

    凌悦忽然之间又笑了,目光隐隐的看着封擎苍,然而是因为她的一个笑,却再次让封擎苍晃神了。

    “擎苍哥哥,擎苍哥哥?”凌悦忍不住喊了几声,最后封擎苍这才回过神,有些懊恼的看了眼镜子里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凌悦给自己的感觉好熟悉,像自己曾经认识一般,或者记忆深刻的人。

    “小悦,这个婚纱很美,你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