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封少是不是对你有意思-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0章 封少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什么以身相许,胡思乱想什么啊!

    这念头从脑里闪过,裴施语就想给自己脑袋一巴掌。

    封擎苍并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明明很平静的目光,愣是让她感受到一股炽热。

    “你,你看着我干嘛?”

    “看你能拿出什么东西。”封擎苍一副认真审视的模样,好像真的在考虑她能给他带来什么似的。

    裴施语嘴角抽抽,早知道就不那么嘴贱了,随便买什么就当还礼了,现在搞得她好像欠了多大人情似的。

    “不过是两身衣服,用不着这样吧。”她嘿嘿傻笑,希望能蒙混过关。

    “你非要跟我算清,我不能不领情。和救活兰花价值同等的回礼,我等着。”封擎苍语气十分轻松。

    裴施语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把脚给崴了。

    不过两身衣服,比起她救活价值千万,还意义非凡的兰花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吧?

    从前那些女孩被打发走,啥都没干成,据说报酬都很丰厚。

    她做了这么一件大事,不说多买两件衣服还是可以的。

    “你这是讹诈啊!有你这样坐地起价的吗。”裴施语郁闷不已。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自己和封擎苍说话越发不客气了,没有一开始的那种忌惮和顾及,处于一种很放松的状态。

    男人非常的坦然:“我是个商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抓住时机。”

    “你赢了,我刚才只是客气而已,你别往心里去。”她翘起大拇指,表示很服气。

    “对于封大总裁您来说,蹭你两件衣服就跟蹭普通人一块钱公家投币的钱一样,完全是洒洒碎。感激啊回礼什么的,你听听就好,不要当真。”

    “不想着怎么还这份情了?”封擎苍低着头,轻轻转动手上的腕表,嘴角微微往上挑。

    裴施语眨巴大眼,嘿嘿傻笑:“您这么大方的人,我这么计较不是在打您的脸吗!”

    “你知道就好。”男人淡淡开口,一副高傲冷酷的模样。

    等她回过头在想两人的这段对话,发现了问题。

    这分明是男人是故意的,用这种方式让她放弃还礼的心。

    男人毒舌的同时,做的事又那么贴心,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兰花日常完毕,裴施语被宁老夫人拉着说话。

    “都已经生病了,就被再奔波了,今天晚上就住这里吧。”宁老夫人担忧道。

    裴施语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谢谢老夫人您的关心,我现在没事了,明天公司还有事,从这里过去不太方便。”

    虽然她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晚,并不算陌生,可不代表就已经习惯。

    想到上次发到生的糗事,她可是再也不敢给自己找麻烦了。

    宁老夫人看她坚持,也就没有继续再劝。

    “昨天雷恩说,兰花已经被彻底治愈了,是你带来的奇迹。”

    能得到宁老夫人的肯定,这让裴施语觉得这段时间没有白费。

    “我也很荣幸能有这样的运气,看到小家伙恢复生机。”

    没有洋洋得意,也没有过度谦虚。

    宁老夫人赞赏的点了点头:“这段时间让你来回奔波,真是辛苦你了。”

    “老夫人,你不用这么客气。”裴施语摇头道,虽然很疲惫,但是心里还是很满足的。

    宁老夫人给红姨使了个眼神,红姨点了点头走出屋子,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株已经长了花骨朵的兰花。

    “这一株是美人香的分株,也是唯一存活下来的一株。我觉得它很适合你,一株蠢蠢欲动,就要绽放的花朵。”宁老夫人和蔼的笑道,将兰花接过来,又亲自送到裴施语的手上。

    “老夫人……这,这礼物太贵重了!”裴施语惊诧不已,完全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礼物。

    原株非常的珍贵,而且难以培育分株,导致了它的稀缺性。

    这分株长得很好,看花苞已经可以窥探出它继承了原株的美貌。

    即便这株分株远不如原株值钱,却也绝对不会便宜到哪去。

    “花的价值在于人怎么看,她于你来说并不贵重。”老夫人面带笑容的看着她,如同自己的长辈一样亲切。

    裴施语没有想到宁老夫人会给她这么高的评价,心中激动的同时又有些忐忑,没有再拒绝这份好意。

    “会好好照顾它的,等它开花,我就带过来给您看。”

    宁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养花如做人,你是个踏实、上进的好孩子,我看好你。以后有空常过来看看,我们宁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裴施语听到这话,顿时明白,兰花的事正式告一个段落。

    她以后无需每天再到这里报到,宁老夫人给她的酬劳不仅仅是手上这株珍贵的分株,还肯定和承诺。

    如果她遇到过不去的坎,宁家是她的后盾。

    这比物质奖励,更具有价值。

    “谢谢您,老夫人。”裴施语非常真诚的道谢。

    宁老夫人的肯定和承诺,对于她一个没有背景的孤女来说,非常宝贵。

    裴施语离去的时候,朝着宁老夫人鞠了一个躬,又看了封擎苍一眼:“老夫人、红姨还有封少,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的照顾。”

    宁老夫人依如平常,慈祥、亲和,红姨则板着一张脸,但是眼神明显缓和了不少。

    而封擎苍,态度淡淡,摸不清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裴施语对着他们笑了笑,便是挥手离开了。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她回头望了一眼,这个待了近几个月的地方。

    嘴角微微勾起,心中有些感慨。

    说起来这段时间好像一场梦一样,触及到了从前不曾想过的人。还和他们走得那么近,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尤其想到不到半年前,自己还那样的落魄,因为没有了利用价值,像个笑话一样被赶出家门。

    人生,还真是跌宕起伏。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但是这样,才更令人期待,不是吗?

    裴施语回到家中,叶沛灵第一眼就看到了她身上的新衣服。

    “你这身衣服刚买的?真是漂亮,非常适合你。”她惊叹道,再仔细一看,顿时愣住了。

    “这是你买的?”

    虽然没有商标,可看这质地和设计,以及小地方的技巧,对时尚圈非常熟悉的叶沛灵,一眼就看出是一家非常昂贵的私人订制品牌服装。

    依照裴施语目前的收入水平,还消费这么昂贵的衣服。

    “就跟你想的那样,是封少买的。”裴施语并未隐瞒。

    叶沛灵变得表情有些古怪,乜斜着眼望着她:“这节奏不对劲啊,他未免也太细心周到了吧,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