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离婚了,净身出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章 离婚了,净身出户

    裴施语一直知道乔祁并不爱她,娶她不过是因为承诺和责任。

    她曾天真的以为爱情可以慢慢培养,她费劲一切力气去迎合他,让自己出现在他生活里的每一个角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甚至,为了不给他压力,在结婚前就与他约定,在他没有真正爱上自己之前,不会同房。

    也没有对外公布,只是默默的登记,家里人吃了个饭就算完事,婚礼都没有办。

    她承诺若是有一天,他拥有自己正真爱的人,她可以潇洒的放开手。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天真的会来到。

    来得这么早,这么突然。

    ……

    “小语,绵绵怀了我的孩子,我希望我的孩子和孩子的母亲拥有合法的身份。”

    “我并不是真的要和你离婚,我没有忘记和叔叔的约定,我们只是在法律上和你解除婚姻关系,私底下依然是夫妻。”

    “你不是最疼绵绵吗?一直担心她以后出嫁了会被欺负,现在不用担心了,我会好好待她,你还可以帮她带孩子。”

    “现在我们三个人,还有绵绵肚子里的宝宝,以后就是一家人,永远不分开。”

    裴施语从来不知道有人可以把恶心的话,说得这么动听。

    这就是她花了八年爱着的男人,虚伪、无耻。

    偏偏,她和自己的妹妹全都为他沦陷。

    “我喜欢祁哥哥,他也喜欢我,要不是爸爸非要他娶你,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我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可爸爸却把一切都给了你,我从小就捡你剩下的,我比你还不愿这样。”

    “姐姐,你夺走了我的爸爸,你现在还要夺走我孩子的爸爸吗?”

    ……

    原来,自己才是那个有罪的人吗。

    裴施语苦笑,她的妹妹酒驾撞人逃逸,是她为了不让她因此毁了星途,挺身出去顶罪。

    失去自由的感觉不好受,监狱也从来不是什么好地方。

    她在里面熬了大半年,出来时的喜悦,被猛的泼了一盆冷水。

    推进家门,她没看见欢迎自己回来的家人,只看见了那相互依偎的两人,眼中只有彼此。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乔祁这样的眼神,宠溺、深情,好像要把全世界都捧到对方的面前。

    那一瞬间,她什么都明白了。

    妹妹和丈夫一起背叛了她,养母却让她不要总跟妹妹抢,要怪就怪她管不了自己的男人。

    好像一切变成了她的错,谁让她没有本事让对方爱上自己,没办法让对方忠诚?

    裴施语觉得自己有些傻。

    花了这么多时间和力气,她才明白——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不管多么努力,一个对你没有感情的人,不可能会爱上你,卑微的乞求只会让自己更可怜。

    勉强在一起,除了自取其辱没有任何意义。

    五年了,在没有回应的追逐中,她也累了。

    不想再做无谓的纠缠,也许放手对大家对自己才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她毅然签下了离婚协议书,净身出户。

    从前的恩情她已经还完,曾经的爱情她亲手埋葬。

    她漫无目的地在街道游走,不知何去何从……

    这个城市那么大,却没有她的家。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一声又一声不肯放弃。

    缓慢而木讷的掏出电话,看到来电显示,她心底竟然有些失落。

    摇了摇头,她现在竟然还在期待些什么,还真是无可救药。

    “你在哪里!把地址给我发过来,在原地待着不准动!”

    电话刚接起,叶沛灵清脆的声音就噼里啪啦砸了过来。

    裴施语心底涌起暖意,将地址定位发了过去。

    叶沛灵接到地址,只丢了一句‘等着我’就挂了电话,不容她拒绝。

    没过多久,一辆鲜红色的跑车来到她的面前,走出了一个光彩夺目的女人。

    她脚踏七寸高跟鞋,红色紧身连衣裙勾勒出曼妙的曲线,配上烈火红唇,波浪长发,艳丽风情。

    二话不说直接将裴施语拉上车,红唇微启噼里啪啦的就开始吐字。

    “你和姓乔的离婚了?”

    身体微微一颤,她点了点头。

    “离得好!他根本配不上你,平时就不冷不热的,现在竟然还勾引小姨子,这种男人白送都不要!”

    看到裴施语的脸色不好,叶沛灵连忙转移话题。

    “不管怎么样,你离开是一件好事。你有大把的青春去挥霍,没必要跟这么个恶心玩意死磕,一会我们必须吃大餐庆贺。”

    裴施语嘴角微微一扯,想要表示微笑赞成,却发现十分艰难。

    叶沛灵翻了个白眼,“行了,不想笑就别笑,丑死了。”

    “这次你可别犯糊涂,既然放手了千万别回头。”

    “还有你那个妹妹……算了,我不说了,总之以后离这群人远点。”

    “放心吧,我不会的。”

    裴施语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

    她从包里掏自己的绿色离婚证书:“这就是证明,以后我就是单身贵族了。”

    “我的天……”

    叶沛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你……”

    她竟然做出了这么果断的决定?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裴施语吗?

    裴施语淡淡地一笑。

    她也知道,在旧日的朋友们看来,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那个抹布一样缠着乔祁的女人,竟然主动放弃了?

    只怕不少人会以为她脑子烧了吧?

    裴施语耸了耸肩,顶着叶沛灵那震惊的目光,只道:“我想通了。”

    “想通了……”

    叶沛灵有些恍惚,不过下一刻,她就彻底高兴了起来。

    自己的姐妹终于想通了,终于摆脱了那个臭男人,不再糟践自己,不是比她出狱更值得开心的事情吗?

    “天哪,双喜临门!单身万岁!”叶沛灵高声欢呼,“一会去吃大餐庆祝,我们两个人多少年没好好聚过了,今天晚上必须不醉不归!”

    “好啊。”

    裴施语抿着嘴唇笑起来,转过目光来,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也不知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

    这些年,她为了乔祁,几乎没有自己生活,生活的全部就是围绕着乔祁一个人。

    没有交际。

    没有朋友。

    只有叶沛灵,一直在她身边。

    对方很看不惯自己的状态,却从不会嫌弃她,只会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就如同现在。

    她并没有被这个世界抛下。

    还有很多美好的事在等待着她,不是吗?

    红色的跑车在路上飞驰,一路由叶沛灵驾驶着,向着她家里而去。

    后方,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慢慢跟着。

    很快,跑车抵达了一小区楼下。

    黑色轿车内,司机连忙道:“封少,她们下车了。”

    “……”

    后座的男人暂时没有说话。

    司机久久没有听到他回答,不由有些疑惑,便悄悄透过后视镜看去。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端坐于后座。

    任何时候,都是这样服帖又严谨的线条,沉默的黑色,带着一种让人害怕的厚重,那平整的枪驳领,则带着如他行事手腕一般的凌厉。

    俊脸线条如刀削,黑眸森冷如深潭。

    他整个人看上去很低调,可就这样坐着,便让人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半点不敢放松。

    “笃、笃。”

    修长的左手食指,轻轻地在扶手上点了点,有沉闷而令人心惊的声响。

    他的目光,投落在车窗外。

    前面那一辆红色的跑车已经停在楼下,下车的两个人已经结伴进了大厦,那一道恬淡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他视线里。

    “走吧。”

    他收回目光,淡淡地说了一句,嗓音低沉,却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的确定。

    这是一个习惯于掌控的上位者。

    司机从后视镜里,瞥见了他寒潭般的目光。

    只是……

    “那……去哪?”

    “公司。”

    “封、封少,我们不跟了?”

    司机诧异极了。

    就这样?

    推了上亿的生意,就是为了过来看上一眼?

    “……”

    封擎苍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那一瞬间,司机终于想起了被封少支配的恐惧,立刻知道boss的事情下面人少问:在封少面前多嘴,这特么不是找死呢吗?

    他顿时屁都不敢放一个,二话不说,一脚踩下油门。

    “轰……”

    引擎轰鸣,线条流畅的轿车,就这样一闪而逝,朝着长街的另一头飞逝而去,没有在原地留下任何痕迹。

    没有人知道,有人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