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竹林迷阵-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九章 竹林迷阵

    第九章 竹林迷阵

    楼陌在逍遥谷中住了七日,自我感觉恢复的差不多了,便想着出去走走,若是再在房中躺下去,楼陌觉得自己没病也要躺出病来了。

    说起来,楼陌还真是第一次来逍遥谷,对于这个传闻中的地方,她不免有些好奇--

    这些天她住的木屋是在一个栅栏围成的小院里,奕訢和司星辰分别住在隔壁的屋子,而这个小院则是建在一片竹林中,环境很是清幽,在楼陌看来,这里非常适合--颐养天年!

    “奕訢--”

    “司星辰--”

    楼陌喊了两声,并无人应答,貌似都不在,既然如此,那我便自己随意走走好了,楼陌心想。于是便一人走出了院子。

    穿过这片竹林,楼陌的前方是一汪深潭,潭后是一道悬崖,这应该就是他们口中发现我的地方了吧,楼陌暗道。她抬头向上望去--悬崖高耸入云,几乎看不见顶,果然不愧是是笀川无溟崖!南宫浅陌还真是命大,若是这崖下没有这一汪深潭,她恐怕早已粉身碎骨!只是可惜了,没有被摔死、也没有被淹死,却偏偏让这寒潭的冰冷给取了性命,真是时也!命也!她单单是站在这寒潭边上,便已觉得寒气入骨,真是可怜了南宫浅陌这个小丫头!

    楼陌有些受不了这寒潭的冰冷,便转身离开继续往前走--竟又是一片竹林!而且看起来与方才的竹林没有丝毫差别,但楼陌很清楚,这一定不是刚才的那片竹林,她从小院出来就一直在往东走,方向没有出错,她不可能回到原点!

    楼陌并未有一丝慌乱,继续往东走去。一个时辰后,她感觉有些不对--怎么会还在这片竹林里!以她的脚程,这一个时辰她至少走了十二公里,这片竹林却依然没有见到尽头,难不成这竹林当真如此之大?楼陌有些怀疑,可是自己的方向不可能出错啊--除非有什么干扰了自己的方向感!

    忽然想到什么,楼陌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靠!这不会是所谓的阵法吧!”据烈焰阁的消息,寻常人根本找不到逍遥谷的入口,他们为什么找不到?自然是闯入了这谷中的阵法,根本出不去!而自己是直接从无溟崖上跳下来的,并没有经过阵法,但这并不代表逍遥谷中的阵法就不存在了!看来是自己太大意了,奕訢和司星辰既然敢放任自己一个不明身份的外人在这逍遥谷中,怎么可能毫无防备!

    可令楼陌头疼的是,她入伍八年,在军队里学的都是现代作战技术,你要说作战方案、技巧,她门儿清,可这古代的阵法什么的她根本就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好吗!

    楼陌此时抓狂了!奕訢和司星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等他们发现自己不在屋中,再一路寻来,不知要到何时!

    难不成,就只能一直困在这片鬼竹林里,等他们找来?不,楼陌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把宝压在别人身上的人,何况她与他们也并不熟!特战队多年的作战经历让她立刻冷静了下来,越是在不明环境中,越要镇定,楼陌暗暗告诉自己。

    有了!既然这竹林中有东西让自己的视觉出现了偏差,那她便不用视觉!楼陌闭上了眼睛,凭着她过人的方向感往前走去--

    一刻钟后,楼陌听到了一阵爽朗的笑声--紧接着她便感觉到一股掌风向她袭来--

    楼陌倏地睁开眼,一个侧身避了过去,只见一个快得看不清身形的身影再次向她出手,楼陌心下大惊,面上却是丝毫不见慌乱,反而迅速地迎了上去--那人眼底划过一丝赞许,手却仍是毫不留情,转眼间,二人便已过了十几招……

    渐渐地,楼陌开始有些不敌,眼下这副身子仍是太弱了,若是换做她前世,未必不能与这人一较高下……

    忽的一下,那人的手已经扼住了楼陌的脖子,却并未下手,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她……那感觉像是得到了什么宝贝似的……

    “你赢了!”望着眼前的这个白发大叔,楼陌淡淡开口,丝毫没有一个小姑娘应有的紧张。

    “你不怕我杀了你?”那人有些诧异,这小丫头虽年纪不大,身手倒是不错,诚然,方才为免伤着小丫头,他未尽全力,但能接下他十几招也是出乎他的意料。自这小丫头进入竹林迷阵开始,他便一直注意着她,显然,她是不懂阵法的,但却大胆地闭着眼睛凭感觉走,最后居然出了他亲自布下的竹林迷阵!不说别的,单看她身上这股处变不惊的气度就很合他的胃口。

    “大名鼎鼎的逍遥谷谷主应该不会与我一个小姑娘为难吧?更何况,您应该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才是,以您跟我外祖父的交情,不至于会杀了我!”楼陌直视他的眼睛,似乎一眼就看穿了他。

    “哈哈哈哈哈--”百里流觞大笑,随即放开了楼陌。

    “你倒是聪明,比你外祖父那个直肠子厉害多了!不过,你是如何猜到我的身份的?照理来说你应该从未见过我才是!”百里流觞夸赞楼陌的同时还不忘损一损老友……

    “江湖上皆知当年百里前辈离开上京城,一夜白发,接手了这逍遥谷谷主之位,自此再不出逍遥谷半步!”楼陌望着百里流觞一头白发,“何况,这谷中从无外人往来,若不是您知晓了我的身份,依着逍遥谷的规矩,奕訢和司星辰又怎会救我?而我在谷中住了七日,您却从未露面,难道不是在等我前来拜见您吗?”就在与百里流觞交手的那一刻,楼陌就认出了他的身份,自然也知道他不会对南宫浅陌怎么样。想到之前的竹林迷阵,她便明白这是百里流觞有心试探自己,所以才敢在明知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迎战,若非如此,楼陌方才最明智的选择应该是借机逃走才对,对于认清形势这一点,楼陌向来都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打不过还硬拼,说好听了是勇气可嘉,说不好听的那就是傻!

    “是啊,我离开上京城已有十七载了,物是人非啊……”百里流觞似是有些感叹,楼陌正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他,便又听他道:“我都已经这副模样了,夏侯凌霄那个二愣子肯定都成了一个糟老头了!他可比我老两岁呢!”

    “小陌陌!你说是不是?”那语气充满了……幸灾乐祸……

    事实上,百里流觞今年已有五十多岁了,只是保养得当,除了那一头白发外,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的确要比外祖父年轻许多,只是,您这样当着人家外孙女的面损自己的老友,真的没问题吗……

    ------题外话------

    新人新文,求收藏啊!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