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一个人情-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八十九章 一个人情

    “嗯。”夜冥绝拿过楼陌方才正在看的那本书,眉头轻皱,“《赤炎书》?”

    “眼熟是吧,我在这里闲着无聊,这书是我让人从你的书房里拿的,你若是不愿意借给我看,我给你还回去就是了。”楼陌见他看那本书,以为他是不高兴自己随意动他的东西,故而好心解释道。

    夜冥绝倒还真没觉得生气,虽然平时他确实不喜欢别人动他书房里的东西,但此时他心中并无任何不悦之感,反而略带地调侃说道:

    “我以为一般女子都会喜欢看些风花雪月的诗词歌赋之类,不想你却喜欢这些,不过倒也不难理解,毕竟你实在不像是个闺阁女子!”

    楼陌登时便冷了脸,嗤笑道:“你大可以直接说我不像个女人,犯不着这么拐弯儿抹角的,反正你又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这点心理承受能力我还是有的。”

    夜冥绝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他只是想找个话题同她说说话罢了,于是忍不住开口解释道:“你应该知道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行了,你什么意思与我无关,我从来就不是个会在乎别人看法的人,这天底下看不惯你的人多了去了,要是每个都去在意,那就是自己没事找事。”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事实!”楼陌无所谓地坦然道。

    夜冥绝一时间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陌尘不需要安慰,更不需要恭维,她足够自立、足够坚定,这个时候,仿佛他说任何话都是多余的。

    “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脉。”楼陌见他沉默,干脆伸手直接抓过他的手腕。

    少倾,楼陌放开了他的手,道:“已经没事了,你身体素质还算不错,剩下的事情我已经交代过凤之尧了,注意休息,一个月内最好不要动用内力,免得留下后遗症。”

    “你……要走了?”淡淡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紧张和期盼,只不过隐藏得很好。

    “没错,交易完成,我还有事情要办,明日一早就会离开,夜楼主莫要忘记答应我的条件——就当从未见过我!”楼陌看着他的眼睛,最后一句话说得格外认真。

    就当从未见过我!闻言,夜冥绝的心猛地抽痛了一下,下意识地不想答应她的条件,但又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理由,这是他当初亲口应下的,可如今,他想反悔了,怎么办?

    “不如你换个条件如何?”夜冥绝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

    楼陌蹙眉看着他,他这是什么意思?条件不是在一开始就谈好了吗?

    “血刹楼欠你一个人情,需要时可拿这枚玉佩来找我,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夜冥绝从腰间取下一枚带着血红色暗纹的白色玉佩递给楼陌,他的声音低沉而坚定,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压力,让人难以说出拒绝的话来。

    但这个人绝对不包括楼陌,她并未接过玉佩,而是淡淡道:“我希望夜楼主不要出尔反尔,我对血刹楼的人情不感兴趣!”她从来就不想和血刹楼有任何牵扯,尤其是夜冥绝这个人,因为她看不透他,但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很危险!

    夜冥绝似乎预料到了她会拒绝,所以并不觉得奇怪,只是淡淡道:“你把我送你的琴给送人了。”

    什么意思?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楼陌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只当是他还在为琴的事生气,本着以后都不用再见面,之前的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心思,楼陌解释道:“我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弹琴,于琴之一事上的造诣也不过尔尔,那焦尾与其放在我这儿浪费,不如送给一个真正懂琴、爱琴的人,你觉得呢?”

    见夜冥绝没有说话,楼陌只好继续道:“我当时之所以开口竞价不过是图个好玩,谁知道后面就没人继续跟价了呢!”

    虽然夜冥绝的本意并不是想要问焦尾琴的事,不过听到陌尘跟他解释,他还是很高兴,“你救了我,我是一定要报答的的,既然你不喜欢琴,那就收下这玉佩。”

    “其实你真的不必如此,我并不需要你的报答,何况救你我也不是出于真心。”楼陌相当坦白地直言道。若不是当时情况不明,夜冥绝又出言威胁,她根本不会答应救他。

    “血刹楼从不喜欢欠人人情!”夜冥绝说得理直气壮。

    刚才还说血刹楼欠她一个人情,要以玉佩为证,这会儿又说不喜欢欠人人情,这男人的心思果然难懂!楼陌暗自腹诽道。

    不过这话她不可能真的说出来,想了想,道:“夜楼主要是真的觉得过意不去的话,不如再多给我些银子好了,这个比较实惠!”

    夜冥绝闻言不禁眼角跳了跳,这个女人果然不按常理出牌!

    不过他自有对策,“抱歉,之前给了你十万金票,为了拿到玉髓又花了三百万两银子,血刹楼一时间拿不出太多银子了,不如你先收下这玉佩,到时若还想要银子,自然也可以凭它来取,如何?”

    不如何!夜冥绝你大爷的!她拿着这玉佩去取银子,那他岂不是轻而易举地知道了她的行踪?

    “既然如此,那便算了,总归这玉佩我是一定不会要的!你不必再费心思了!”楼陌冷声拒绝道。

    “你确定不要?”夜冥绝挑眉。

    回答他的是生冷的两个字:“不要!”

    “那还真是可惜了,陶翁的酒怕是无人问津了呢!”夜冥绝略带惋惜地说道。

    楼陌闻言蹙眉,“什么意思?”虽然理智告诉她这是夜冥绝故意的,但她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陶翁的酒对她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

    夜冥绝嘴角勾起,果然,还是上钩了吧!不枉他绕了这么大一圈子。

    “昔日陶翁打赌输给了我,赌注就是每年送我一些酒,这玉佩就是凭证!”

    “那就是说,只要我拿着这枚玉佩去找陶翁,他就会给我酒?”楼陌显然已经有些心动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