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彻底解毒-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八十七章 彻底解毒

    北堂啸面色不虞地道:“夜楼主这是什么意思?”

    夜冥绝嗤笑一声,道:“我什么意思,北堂太子应该最清楚不过了,不是吗?”既然说好了以物换物,那边断没有让他先拿到东西的道理!

    “你!”北堂啸冷哼一声,示意心腹将东西拿出来。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将锦盒抛出,然后各自接过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北堂啸握着锦盒,脸上神色有些变幻不定,就在这时便听得夜冥绝道:“北堂太子还是省省吧,我若是你,便不做这样的蠢事,毕竟这庐阳城可不是你的地盘,还是本分些好!”

    北堂啸心底猝然一惊:难道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又或者说他在周围埋伏的人都已经……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北堂啸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但却不得不承认,夜冥绝有句话说得对,这庐阳城并非他的地盘!

    黑暗中,周围的环境静得出奇,连一丝声响也无,看着眼前依旧高深莫测、气定神闲的夜冥绝,北堂啸在心底证实了这种可能,夜冥绝他……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深吸了一口气,北堂啸面色稍缓,低声道:“夜楼主的意思本宫不大明白,不过既然交易已经结束,本宫还有要事在身,就不陪夜楼主闲聊了,咱们后会有期!”

    对于北堂啸的话,夜冥绝不置可否,有些事情只要彼此心知肚明即可,没必要摆到明面上去,更何况,千年冰蟾已经到手,他也没必要和北堂啸多做计较。

    ……

    拔掉最后一根金针,楼陌接过一旁凤之尧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头上的汗,道:“好了,等他醒过来应该就无碍了,我再重新开个方子,连服七日,清清体内的余毒。”

    凤之尧是昨晚才赶回来的,为的就是亲眼看着夜冥绝解毒,此刻听陌尘说他的毒已经没事了,凤之尧只觉得鼻头一酸,竟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多年了,绝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真的……没事了?”凤之尧的声音有些哽咽,仿佛劫后重生的欣喜,这一天,他盼了不知多久,曾经在脑海中无数次地想象过这一刻会是什么样的,但……都及不上当这一幕真正到来时难以言喻的喜悦。

    楼陌看着他难以置信的模样,淡然一笑,表示理解他这种激动的心情,所谓绝处逢生或许就是如此吧,毕竟盼了这么多年,给夜冥绝解毒几乎成了他从医生涯中最大的目标。

    于是楼陌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认真道:“我说,他,没事了!”

    “没事了,终于……没事了!”凤之尧嘴里不住喃喃道,眼眶微红,看着夜冥绝躺在床上,面具下的脸色虽是有些苍白,但显然已经有了生气,不再是原来那种带着青紫的模样。

    “陌尘——”凤之尧忽然开口。

    “嗯?”楼陌有些不明所以地朝他望去。

    只见凤之尧定定望着她,神色无比认真,郑重道:“谢谢你!”

    “过了啊,我收了银子,自然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所以,谈不上什么谢不谢的。”楼陌白了他一眼,没事别给她打感情牌,她最受不了这个,还是交易更实在一些,没那么多牵扯!

    凤之尧“噗嗤”一笑,道:“陌尘你还真是扫兴!”

    “是你自己矫情好不好!”楼陌不屑地冷笑道。

    “哈哈哈——”凤之尧笑得欢腾,丝毫不反驳楼陌的话。

    楼陌鄙视地扫了他一眼,低咒一句:“神经!”

    走到床边,拿起夜冥绝手腕上趴着的那只千年冰蟾,只见那蟾已经失去了晶莹透亮的光泽,变得同普通蟾蜍并无二致,不过所幸还活着,“既然他都没事了,那这只千年冰蟾我就拿走了,反正你们留着也无用!”

    “当然可以!只是这千年冰蟾既然都已经失了效用,不知你要它是……”凤之尧有些不解,千年冰蟾就算再珍贵,也只能用一次,现在可不就是一只普通蟾蜍嘛!

    “用来救人自然是不行了,不过它体内可是有不少夜冥绝身上的毒的……不知你凤之尧对此可有兴趣?”楼陌眸光轻闪,凉凉地说道。她虽然没有司星辰那般热爱制毒,但送上门来的毒物……她自然也是不会拒绝的!

    凤之尧看着陌尘那一脸兴味的表情,顿时觉得背脊生寒,暗自搓了搓手,道:“没!绝对没有!你随意!”虽说医毒不分家,但毕竟他学医是救人的,这些毒物,他还是离远一点儿吧!

    “行了,那我就收下了!哎,对了,既然他的毒已经解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我还有事,就先行离开了,不必送我!”

    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楼陌打算在夜冥绝醒来之前赶紧离开,免得再横生枝节,再者说了,她让流云她们等她一个月,现在已经一个月过了十多天了,她不能再耽搁了!

    而且,她之前在庐阳城已经见到了南宫杉,不出意外的话,南宫枫现在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她还活着。虽然南宫杉答应她暂时对此事保密,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有心去查,定然会发现她还活着。

    为了避免府中有人提前得到了消息,所以她必须尽早回到上京城,把那摊子事情给解决掉,最好是打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凤之尧一听说陌尘要走,顿时有些慌了,连忙道:“别啊,陌尘,绝他现在还昏迷着,要么你等他醒来之后再离开也好啊!”

    他敢保证,要是绝醒来发现陌尘走了,一定会发火,虽然他嘴上不承认,但他对陌尘的与众不同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大家都看得出来,当然,除了……陌尘。

    “不必了,两个时辰后他自会醒来,我在与不在对他的病情并没有任何影响!”楼陌冷声拒绝,心里却在暗暗吐槽,就是趁他还没醒才要赶紧走,要是真的等他醒来指不定又要吵架,还是省省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