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天下为局-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八十六章 天下为局

    夜冥绝猛地逼近楼陌,一双几乎要喷火的眸子死死地瞪着她,该死的!他送她的礼物她就这么转眼就送人了?

    虽然陌尘没有明说,但他就是有种令他很不爽的直觉——陌尘肯定把琴送给了一个男子,而且这个男子同她还交情匪浅!一想到这儿,夜冥绝只觉得自己心底的火气压不住似的嗖嗖直往上窜!

    朋友是吗……很好,她最好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夜冥绝的目光变得危险起来,仿佛楼陌的答案若是不能让他满意,他便会立刻动手似的……

    楼陌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这夜冥绝看着也不像是发烧了的样子呀,怎么净说胡话呢!她需要和他说什么吗?那琴是她的,想送谁当然是她自己说了算!

    退一万步说,就算当时的银子是他垫付的,可她后来不也要还他了嘛,是他自己不要的,还非说是什么送她的谢礼,若真是谢礼,那不还是她的东西吗,她送不送人的他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你想要我说什么?”楼陌不耐烦地道。

    “陌——尘!”夜冥绝的牙咬得咯咯直响,把他的礼物转送他人也就罢了,竟还如此理直气壮,她究竟是哪来的自信敢同他对着干!

    “我耳朵没聋,你犯不着那么大声!”楼陌皱着眉揉了揉耳朵,直接呛回去。

    夜冥绝气得额头青筋直跳,偏生一句话也蹦不出来,只得死死瞪着陌尘。

    楼陌被他瞪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地光火,扔下一句:“有病!”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书房……

    下一刻,便听得身后“哐当”一声巨响,回头一看,书房外那棵一人都环抱不过来的古树被拦腰折断……楼陌暗骂了一句“神经”,脚下的步子丝毫不见停留地继续朝前走去。

    闻声赶来的墨风等人见状不由地面面相觑——主子这是怎么了?

    “把这里收拾干净!”夜冥绝周身的寒气冷得能冻死人,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大步离开了寒山别院。

    ……

    庐阳城第一楼内,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手上握着一根穿着桃核的红绳……

    “主子——”一道熟悉的女声响起,来人赫然正是主持鉴宝大会的桃夭姑娘,只是此刻她的声音里少了几分娇媚,多了几分冷然。

    “事情办成了?”那男子的声音有些凉薄,带着些许寒意,让人有些发怵。

    “是的,一切都按照主子的设想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北堂啸已经同贺兰瑾琰私下见过面了,南璟那边也很顺利,澹台奕訢果然没让我们失望。只是……属下有一事不明……”桃夭心中有个疑惑,却不知该不该问。

    那道背影依然没有转身,只是淡淡道:“说吧!”

    桃夭神情一震,立刻恭敬道:“澹台奕訢似乎对我们的目的有所怀疑,但……”

    “但他却并未放在心上,依然信任我们的人,是不是?”

    那人接过桃夭的话淡淡说道,与此同时,他缓缓将轮椅转来过来,由于他此时正背对着窗户,脸上的表情有些看不清,但他周身那股平淡中带着凛然的气质让人不可忽略,此人正是第一楼的主人,也就是庐阳城城主——公孙珩!

    桃夭有些惊讶,道:“主子是如何知道的?”就连她也是刚刚从探子那边接到消息,主子他……

    公孙珩冷笑一声,道:“他不是怀疑我们的目的,而是根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只不过,他不在乎罢了!”

    桃夭闻言一惊,“主子是说,他……”可他毕竟是南璟皇室之人啊,又怎么会如此冷心冷情!

    “不错!你别忘了当年南璟皇室是怎么对他的!”公孙珩面色有些讥讽地道。这世上的事从来都是有因有果的,既然自己种下了因,就得有能耐受得住那个果!

    公平得很!

    “那主子,我们还继续同他合作吗?”桃夭有些犹疑地开口,这样一个心思深沉之人,真的会甘心被他们利用吗?

    “无妨,我们同他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利益并不冲突!”公孙珩意有所指地说道。

    桃夭见主子心中自有成算,也不再多言,做属下的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要守好自己的本分,该提醒的提醒过了,剩下的只需听主子吩咐即可,旁的不需她多操心。正待要告退,却忽然又想到一事——

    桃夭沉声说道:“主子,还有一件事——北堂啸和贺兰瑾琰见面时,除了我们的人,暗中还有一批人盯着,不过他们行事十分小心,为了避免暴露,我们的人并未和他们发生冲突。”

    公孙珩把玩着红绳的手倏地一顿,眸色闪了闪,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不必理会,只要不妨碍我们的事情,随他们去!”这天下平静了太久了,是时候该起些风浪了!谋划了多年,这池水自然是搅得越混越好!

    你不是最看重这天下太平吗,你不是为了这天下宁可作出任何牺牲吗,那我偏要乱了这天下,也好让你看看,这天下之人是如何对你的!

    公孙珩握紧了手中的红绳,眸光顿时变得深邃起来,带着一种浓的化不开的执念!

    起风了。

    天空中风起云涌,斗转星移,一如这天下之势,变幻莫测!

    以天下为局,命运为棋手,至于局中之人究竟如何端的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

    日子过得很快,与北堂啸相约的十日之期已经到了。而北凛苍鹰也果然不负盛名,如期带来了他想要的东西。

    夜晚,庐阳城外的树林里,两人无言对峙着——

    “北凛苍鹰果然名不虚传!”面具下的夜冥绝冷笑。

    “夜楼主谬赞了,不知本宫要的东西可否带来了?”北堂啸有些面色不善地说道。被夜冥绝摆了这么一道,任谁都不会心平气和!

    夜冥绝给了墨风一个眼神,墨风上前一步,取出了随身携带的那只锦盒。

    “玉髓!”北堂啸想要伸手接过那锦盒,却见墨风侧身避了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