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欠债还钱-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八十五章 欠债还钱

    靠!夜冥绝你这个小人!

    当初的那个交易,他的确是答应了他在适当的时候配合他行事,但他一直以为夜冥绝是希望他不要趁机抬高玉髓的价格,哪成想他是要自己给他出银子!

    最让人生气的是,他究竟是怎么弄到他的私人印鉴的!真是见了鬼了!汶无颜气得直咬牙,那可是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啊,虽然还不至于伤了他千机阁的根本,但就这么打了水漂也着实让他肉疼啊!

    “夜冥绝!我跟你势不两立!”汶无颜咬牙切齿地道。夜冥绝你最好是能把我要的那人给找出来,否则,咱俩这梁子结大了!

    “红衣,走,咱们回潞州城!”

    ……

    出云院书房中,一道冷厉中带着几分恼火的声音传来——

    “拿走!我不需要你还银子!”

    “需不需要是你的事,还不还是我的事,银票给你放这儿了,爱要不要!”楼陌十分火大地撂下银票就走。

    本来她就没想同他借钱,是他自己上赶着帮她垫付银子的,如今她特意去钱庄兑换了银票过来还钱,他又不知哪根筋没对上非不要她的银子。

    她楼陌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别人的东西,尤其是银钱方面,还是算清楚比较好,何况她又不缺这点银子!再者说了,她和夜冥绝也没熟到可以借钱不还的地步好吧!

    “站住!”夜冥绝的冷喝声从身后传来。

    楼陌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他面前,盯着他,道:“夜楼主,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好好聊聊!”

    坐在书桌后的夜冥绝拧眉,没有吭声,似乎是默许了她的这种说法。

    双手撑在他的桌案前,楼陌俯视着他认真地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从不欠别人的,否则我会心里不舒服。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才不让我还你银子,但我有我的原则,希望你可以理解。”

    “若是你实在不想要这些银子,大可以在我走之后就把它撕了、扔了、烧了,随便你!总归一句话,这银子我势必是要还的!”

    说完,楼陌直起身来,抱臂站在桌案前,似乎是在等着他的回应。

    夜冥绝沉默了片刻,道:“这银子是你用来买那把焦尾琴的对吧?”

    楼陌有些懵,这话题转移得真是猝不及防啊!不过却还是点头道:“不错!有什么问题吗?”

    “这段时日以来,你为我解毒也算是辛苦了,就当是我答谢你的礼物!”夜冥绝有些不自然地说道,耳根甚至泛起了一抹可疑的红色,天知道,这可是他第一次送女子礼物……

    他原本就是想带她去第一楼选个礼物的,只是没有想到后来……如今也只好勉强将那焦尾算作是他的礼物了。

    楼陌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这算是在贿赂医生吗?

    她不甚在意地笑笑,道:“‘谢谢’我收下了,不过这礼物还是算了,从一开始我们就说好的,我为你解毒,你付银子给我,咱们银货两讫,各不相干,实在没必要再多此一举!”

    银货两讫,各不相干?夜冥绝顿时黑脸,这个女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他划清界限吗!饶是被气得血气狂飙,夜冥绝仍是暗自咬了咬牙,忍住了怒火,因为他知道此刻若是发火,那结果只有一个——打架!

    对于陌尘这个女人的暴力因子他丝毫不怀疑!

    平静了些许后,他沉声道:“我说了,不需要还我银子,如果你实在觉得过意不去的话……不如就用焦尾给我弹奏一曲当做回礼吧,我记得那天在第一楼,你的那首《高山流水》弹得不错!”

    事实上,夜冥绝前世绝对是属于音乐白痴的那种人,半点节奏感都没有,也从来都对音乐没什么兴趣,所以他竟是从来不知道什么《高山流水》……

    而这一世,很不幸,他在音律依然没什么天赋,只能听得出来好听和不好听罢了……那天的那首曲子,因为是陌尘弹的,他才刻意记下了,也就是说,他刚才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但此刻的楼陌却真的是有些欲哭无泪了,如果她告诉夜冥绝自己已经把那把焦尾琴送人了,他会不会直接跟她动手……

    这算是什么?一把琴引发的血案吗?

    犹豫了良久,楼陌决定妥协一次,反正是他自己不要她还的,这应该算不上是欠他什么吧?

    “咳,既然夜楼主如此大方,那我也不好再推辞了,多谢夜楼主的好意,这银票我就拿回去了,有事找我就行!”说着就疾步朝外走去。

    “等等!”夜冥绝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刚刚还义正言辞地非要还钱不可,怎么这么一会儿就又变卦了呢?这可不像是陌尘的风格!除非是……她心虚了!

    楼陌脚下一顿,故作淡然地回头道:“夜楼主还有事?”

    夜冥绝走到门口,盯了她一会儿,缓缓道:“你在心虚!”

    “没有!我有什么好心虚的,你想多了!”楼陌立马反驳。

    若是此刻夜冥绝还没发现她的古怪的话,那他就白跟她打过两架了,以他对陌尘的了解,如果她不是心虚,那么此刻她早就跟他炸毛了,那里还会如此平静地跟他站在这儿说话!

    她的这种表现是在自己提出让她用焦尾弹奏一曲之后,这么说来,应该是焦尾的问题!

    “焦尾琴怎么了?”夜冥绝平静地问道。

    楼陌:“……”他怎么知道是因为焦尾?

    不过话说回来,焦尾本就是她的,送不送人她说了算,有什么好心虚的!想通了这一点,楼陌淡定道:

    “焦尾,我送人了!”

    ……

    沉默……无尽的沉默……

    这样的气氛让楼陌突然有点儿慌,这没由来的心虚真是要命啊,算了,反正决定不还钱了,那她还待在这儿干嘛,给人当靶子吗?当然是远离灾难现场啊,夜冥绝这副样子显然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此时不闪更待何时!

    正待要溜,耳边忽然传来一阵骨节响动的声音,紧接着一道嘶哑的声音传来——“送谁了?”

    **! 她楼陌什么时候这么怂了!

    定了定神,楼陌迎面对上夜冥绝灼灼的目光,淡淡道:“一个朋友,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下一秒,楼陌便觉得一股压力扑面而来——

    ------题外话------

    小剧场:

    某男(一脸哀怨):你把我送你琴转手就送给别人,你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某女(一记白眼):说的好像我什么时候爱过你似的,滚——

    某男(委屈巴巴):作者君,我什么时候才能追到我家陌儿啊?

    某夏(老僧入定):谁让你连《高山流水》都不知道,怪我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