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谈判交换-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八十四章 谈判交换

    楼陌闻言一阵无语,得,又一只狐狸!如此看来他是早已有了打算,倒是她瞎操心了!

    “不过,话说回来,小陌,你什么时候回家?”南宫杉正色问道。

    “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自然会回去,上京城那边,你先替我保密。”楼陌冷声道。回,自然是要回去的,只是,不是现在……

    南宫杉皱了皱眉,道:“我觉得父亲和辅国公府应该知道你还活着……”

    “这件事我已经猜到了!”楼陌眼底顿时划过一丝了然之色,这与离开逍遥谷时师父跟她说的一样,只是他们既然知道她还活着,为什么还要对外宣布她的死讯呢?她隐隐有种感觉——上京城的水怕是深的很哪!

    南宫杉望着这个沉着淡定的妹妹,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三年过去,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骄纵嚣张的小姑娘了,如今的她冷静自持,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既然如此,那他也不再多说,只是问道:“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明日要先去一趟陇邺城,有一件事还没做完,之后我会去锦官城见几个故人,顺利的话一个月后便可以启程去上京城!你呢?回浔阳城吗?”楼陌将自己的打算告知于他,心里却暗暗祈祷,千万不要说和她一同去……

    幸好,老天听到了她的祈祷,只听南宫杉道:“浔阳那边有桩生意要谈,你准备动身之前派人通知我,我与你一同回去!”

    “另外,大哥一直很担心你,我想先给他去个消息,他现在人在东海边关。”

    “好!”楼陌应道,只要不让上京城那边知道她还活着的事就行,告诉南宫枫倒也无妨。

    窗外传来打更声,已经是子时了,南宫杉准备离开,却发现闻子兮丝毫没有想要离开的意图,不由地有些上火,冷声嘲讽道:“闻兄今晚听了不少故事,此时应该累了吧,还不打算去休息吗?”

    闻子兮一本正经地摇了摇折扇,装作听不出来他什么意思地道:“不累不累,故事相当精彩,南宫公子累了吗?那就赶紧去歇着吧!”

    南宫杉顿时沉下了脸,他怎么从来不知道闻子兮脸皮这么厚!大半夜的,待在一个女子房间死赖着不走,简直是厚颜无耻!

    当下心念一转,道:“我有些事情想同闻兄单独聊聊,不知可否……”

    “聊当然是可以的了,不如这样,你先回客栈,我跟楼陌说点事情,之后就去找你如何?”闻子兮继续挑事道。他还想问问楼陌的这个身份是个怎么回事儿呢!上次走得匆忙,忘了问了,而且方才听她的意思似乎还打算回镇国将军府……

    眼见着二人一言不合就要掐起来,楼陌赶紧上前一步,道:“这样好了,我去找掌柜的再开一间房休息,你们二人在这儿好好聊,不用管我,明早该干嘛干嘛去,我就不再跟你们打招呼了啊!”

    说着不待二人反驳,便推门走了出去。

    留下二人你瞪我、我瞪你,互相拿对方练眼力……

    却说夜冥绝这边,鉴宝大会结束以后,他便派人去请了北堂啸过来,开门见山道:“北堂太子是想要这玉髓,对吧?”

    北堂啸并未吭声,只是打量着他,似乎想要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什么来,可惜的是,夜冥绝的目光深沉一片,宛若千年寒潭之水,冰冷无比,却又不见丝毫波动。

    “坦白讲,我要这玉髓并无大用,让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夜冥绝淡淡道。

    北堂啸拧眉,道:“你想要什么?”夜冥绝既然把他请来了这里,那就说明他手上一定有他想要的东西,他想要用玉髓来交换!

    夜冥绝也不多卖关子,直言道:“我要千年冰蟾!”

    北堂啸闻言立刻心生警惕,正要找理由搪塞过去,却又听夜冥绝道:

    “先不要急着否认,我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肯定有把握断定千年冰蟾在你手上,你不妨好好考虑考虑,如今玉髓和千年冰蟾二者究竟哪个对你更有用一些!”夜冥绝的声音低沉而冰冷,直击北堂啸心底最深处。

    北堂啸心底猝然一惊,他此刻很清楚,夜冥绝一定是知道了他要玉髓是为了什么,甚至于他还知道了北凛皇室的秘密!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很危险,留不得,可与此同时他却也清楚地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动不了这个人!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蔓延在他的心头,其实,早在夜冥绝拍下玉髓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势必要同眼前这个人妥协,因为他不可能放弃她,即便只是一副冰冷无魂的身躯,他也做不到!

    不得不说,夜冥绝这一步走得当真是精妙!他,不得不服!

    “千年冰蟾我并未待在身边,我需要时间派人回去取!”北堂啸的声音有一丝丝疲惫。

    夜冥绝眸光一闪,道:“可以,十日之后,拿千年冰蟾来交换玉髓!”从这里到北凛杨陵城,骑马来回最快也需要二十日,但苍鹰可不一样,十日足够一个来回了!

    北堂啸盯着他,似乎还想要再争辩些什么,但在接触到他那笃定的目光的那一刻,就放弃了,看来夜冥绝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啊,连他秘密驯养的苍鹰都摸得一清二楚!

    幸而这个人只是个江湖之人,与四国朝堂并无瓜葛,否则……他怕是要有大麻烦了!想到这儿,北堂啸的眼底满是阴鸷狠厉之色,很久,他没有被人这样威胁过了!

    “成交!”北堂啸冷着脸低声道。

    ……

    而此时,同样窝火的不止北堂啸一人,还有刚刚接到属下传信的汶无颜。

    他刚收到了消息,夜冥绝拍下那玉髓的三百万两银子居然有一半是从他千机阁出的!那人不知何时弄到了他的私人印鉴,从他账上支走了一百五十万两银子不说,还十分嚣张地留了张纸条给他——在适当的时候配合夜某行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