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容华公子-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八十二章 容华公子

    “吱呀——”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推开,迎面走进一个丰神俊秀的男子,浅青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白色镶墨绿边的宽边锦带,墨发以一只墨绿色玉簪束起,行为举止间带着几分英挺和潇洒,端的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意气风发。

    楼陌看着眼前的男子,只觉得眉眼之间有那么几分熟悉,却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或许她这面痴的毛病又犯了?楼陌有点儿头大。

    只见那人微微拱手,淡淡道:“在下容华,有些事情想要同姑娘一叙,不知……”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却是看向一旁的闻子兮,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希望闻子兮回避!

    可惜,闻子兮从来都不是什么自觉的人,而楼陌也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他的,于是,只听得楼陌轻笑道:“这位是九江公子闻子兮,想必容华公子应该不陌生吧?”

    楼陌的意思很简单——闻子兮不是外人,不需要回避!

    容华见状倒是有些讶异地看了闻子兮一眼,随即笑道:“九江公子,久仰大名了!”

    闻子兮不置可否地一笑:“容华公子也是不遑多让啊!”

    一进门就盯着楼陌在看,刚才还想让他回避,现在回过头来才说这些客套话不嫌太迟了吗?他可不相信这个容华进门前会不知道他闻子兮在此!

    闻子兮的反应似乎在容华的意料之中,因而他的脸上未见丝毫尴尬之色,反倒是坦然地向楼陌道:“敢问姑娘可是今日在第一楼拍下焦尾琴之人?”

    楼陌眉头轻蹙,“的确是我,不过阁下若是为焦尾而来,怕是要失望了——因为琴我已经送人了!”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儿,既然喜欢那焦尾直接拍下不就得了,干嘛非得等到她拍下之后再过来找她不可!楼陌暗暗腹诽。

    “不,在下是为姑娘而来。”

    那道声音带着些许笑意,如果说刚才在鉴宝大会上听到的那个声音只是让他有些怀疑,那么现在他几乎已经可以确认她的身份了!这个声音虽然不同于三年前的稚嫩,但他确信是她无疑!

    楼陌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似乎并不认识他吧?

    容华见她一副并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忽然想到什么,便伸出手去从脸上揭下一张**来,露出了他的真容,这才对着楼陌笑道:“怎么,几年不见,连我都不认识了吗?陌儿!”

    后面那句“陌儿”带着一股按捺不住的欣喜。

    他当初接到陌儿意外坠崖而亡的消息时便觉得有些不对,原因无他——父亲和辅国公府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平静了些,连他都觉得此事有蹊跷,何况是向来对陌儿疼爱有加的他们了!

    可他们居然平静地接受了这种破洞百出的说法,这件事由不得他不起疑。

    他原本以为父亲是有所顾忌所以才没有从明面上去查,但他也曾派人去打探过,结果却发现,无论是父亲还是辅国公府,都确实没有再暗中派人调查此事,仿佛这件事情就这么揭过去了似的。

    无奈之下,他虽是心中存疑,却也只好同大哥一起暗中调查,可惜三年过去了,并未查到一丝线索。不想今日却让他在第一楼见到了陌儿,他就知道,陌儿一定没事的!

    眼前的这副同自己有五分相像的面孔以及他那句极为熟稔的“陌儿”让楼陌忽然想起了什么——

    “你是……南宫杉?”她有些不确定地开口。

    怪不得她之前觉得此人面熟,原来是他的那双眼睛和自己极为相像,可不就是面熟吗!在他摘下**的那一刻,楼陌便突然记起了这个二哥。

    在南宫浅陌的记忆中,这个二哥在她四岁时便外出求学了,每年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她最后一次见到他还是十岁那年过年的时候,再后来她便被送往逍遥谷学艺,然后一路被追杀至笀川无溟崖跳崖身亡,之后就是她楼陌占据了这副身体。

    只是……这南宫杉怎么就成了玲珑山庄的少庄主容华公子了呢?楼陌此刻一头雾水。

    而此时此刻的闻子兮也有些讶然——玲珑山庄的容华公子居然是东霂镇国将军府的人!他好像一不小心知道了一个大秘密啊!想到这里,他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狡黠的神色……

    南宫杉听闻楼陌的话不由地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道:“三年未见,陌儿倒是把二哥的名字记得清楚啊!”

    南宫杉嘴上虽然这样打趣,但心里却在暗暗思索,陌儿这三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既然活着为何不回家,反倒是音信全无,而现在虽然认出了他,但看着他的神情却又是一副全然陌生的样子……

    “咳,那个,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南宫浅陌?”楼陌实在有些尴尬,她如何听不出来南宫杉话中的调侃之意!只是,忽然间冒出来一个素味平生的人说是她的兄长,虽然知道这是事实,但这句“二哥”她实在是有些喊不出来……

    这事情说起来楼陌就觉得崩溃,自从她成为南宫浅陌以后,这辈分是一天比一天低啊,一个二个的都比她年纪大,关于称呼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吃亏了好吗!

    而且她也确实有些好奇,自己明明是易容过的,怎么他就一眼认出来了呢?她易容的技术应该不至于这么破绽百出才对……

    “虽然你现在容貌有所不同,但陌儿的声音我还是听得出来的!”南宫杉笑道。陌儿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好好的,这消息要是让大哥知道了肯定高兴坏了!

    楼陌恍然,怪不得他一进门就问自己是不是拍下焦尾琴的人,原来在她竞价的时候便听出了自己的声音啊!

    “是这样,我为了出门方便所以带了**。”楼陌简单地解释了一句。

    而南宫杉则是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道:“我就说嘛,陌儿小时候也是个美人坯子,怎么三年不见反倒长残了呢!”

    楼陌闻言顿时一脸黑线,她现在易容的这副面孔虽算不上是什么国色天香,但好歹也是个清秀佳人吧,怎么到他嘴里就成了“长残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