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重色轻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八十一章 重色轻友

    正当楼陌不知该如何解释时,澹台奕訢的声音响起——

    “师妹将那焦尾送与我了,闻公子若是想看倒也无妨!”说着眼睛向那放着焦尾的方向示意。方才师妹将琴送给他,他尚未来得及收起来。

    不知为何,楼陌居然从一向淡然的大师兄的语气中听出了几分……嘚瑟?这什么情况?看了看大师兄那儒雅的表情,楼陌暗暗告诉自己,错觉,一定是错觉!

    闻子兮听罢顿时脸色有些不好看,楼陌这个没脑子的,那么贵重的琴说送就送了,重点是就算是送人也应该送他呀,他就不相信楼陌会不知道他有收集古琴的嗜好!

    闻子兮凉凉地瞪着楼陌,那意思明显在说: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白搭了!

    楼陌有些头大,她本来也没确定要把琴送给谁,只是大师兄先来了,所以就……

    要是闻子兮知道她这个理由一准儿得吐血三升,敢情她送人东西全凭先来后到啊!这理由也真是没谁了!

    “楼陌,我算是看透你了!”闻子兮冷着脸说道。

    “不是,你……”楼陌想要解释点什么。

    “你重色轻友!”

    “没,我……”楼陌有些崩溃,她想说她不是那种人……

    “你见色忘义!”闻子兮继续义愤填膺地控诉。

    “我没有……”楼陌欲哭无泪,她不就是送了把琴吗?

    “你喜新厌旧!”

    “你……”闻子兮还想继续控诉,却被楼陌暴呵一声给打断了——

    “你够了!”楼陌黑了脸,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还“喜新厌旧”,再说下去是不是还要说她始乱终弃啊?

    楼陌此刻真是无比的后悔,她就应该让那琴放在那儿发霉!或者直接转手卖了了事!

    看着楼陌和闻子兮的嬉笑怒骂,澹台奕訢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外人,无法融入楼陌的世界,她在自己面前从来不是这样随性、生动,她永远都是那么冷静,淡漠,理智。相较之下,即便是同司星辰在一起时她也要更为随意些。

    澹台奕訢有些狼狈地别开了视线,这其中的缘由,他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他从未有过如此懦弱的时刻,只想着逃避……

    “师妹,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多留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保重!”澹台奕訢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容来,他不敢再留下去,否则他或许会疯掉!

    楼陌有些诧异,怎么突然就要走了?不过她也没多想,毕竟大师兄现在是一国太子,忙一些也是正常的,于是也不多留他:“如此也好,反正日子还长,将来总会有机会再见的,大师兄你自己也要保重才好!”

    澹台奕訢笑着点了点头,便推门离开了。

    望着澹台奕訢离开的背影,闻子兮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意……

    目送澹台奕訢离开后,楼陌转过头来白了闻子兮一眼,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说吧,想要什么补偿?”

    闻子兮可不是会为了一把琴斤斤计较的人,他这么做无非是想从自己这儿捞点儿好处罢了!

    闻子兮顿时眼前一亮,连忙拿起茶壶倒了杯茶递给她。

    楼陌接过茶杯,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脑海中有一句话闪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果然,楼陌刚喝下一口,就听得闻子兮道:“我家老爷子要见你……”

    楼陌登时一口茶喷了出来,闻子兮赶忙递了个帕子给她,一脸讨好地神情。

    “我不是说过这件事情你自己解决吗?”楼陌咬牙切齿地道,且不说那闻老爷子有多难缠,单是她现在这副面貌就解释不清啊!

    闻子兮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弱弱地道:“那个,我家老爷子被我拆穿了计谋之后,便想到是有人提点了我,然后就对我威逼利诱……”

    “然后你就把我供出来了?”楼陌阴测测地说道。

    “楼陌,你听我解释,我是那种出卖朋友的人吗!”闻子兮连忙争辩道。

    楼陌回给他一个怀疑的眼神儿,闻子兮顿时蔫了,“老爷子套我话,我一时不查,就说漏了……但是,但是关于我非你不娶的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所以老爷子应该只是单纯地想见见你……”

    楼陌真是被他打败了,这话怕是他自己都不信吧!那老爷子找她准没好事儿!楼陌此刻已经在考虑,要不给夜冥绝解毒之后直接去上京城好了,其余的事情交给流云等人来准备。

    闻子兮看出了楼陌的退意,赶紧上前一步,道:“楼陌,这可是你答应要补偿我的,你不能出尔反尔啊!”

    他不提这事儿也就罢了,提起来她就来气,说到底闻子兮就是故意让她心生愧疚,好得寸进尺提出他的要求!虽然她并没有什么愧疚之心,只是出于不耐烦才答应了他,但要她去见闻老爷子,她可以反悔吗?

    最终,在闻子兮使尽各种招数,死缠烂打之后,楼陌十分头疼地答应了他……

    楼陌本以为这件事至此可以告一段落了,然而却不曾想,关于这焦尾琴的事还没完——她倒是利落地把琴给送出去了,可却忘了那个帮她付银子的人……

    却说闻子兮在楼陌答应了他的要求之后正要离开,突然夏掌柜的在外面敲门,说是有容华公子求见!

    楼陌看了看闻子兮,“找你的吧?”

    闻子兮无辜地耸了耸肩,“所谓同行是冤家,我和他可没什么交情!”他们二人一个在南,一个在北,都是做生意的,隔着十万八千里,又怎么会认识!

    那就奇怪了,她也不记得自己何时认识过这么一号人啊!算了,既然来了,见见也无妨。

    “夏掌柜的,请他进来吧!”

    闻子兮见状也不着急走了,他还真是有些好奇这个和他并称的容华公子!若是个可交之人,将来有些生意往来倒也不错,毕竟谁还会嫌钱多呢!

    楼陌自然也知道他的想法,所以也未拦着他,相处了这么多年,在赚钱做生意这件事上,她和闻子兮的想法还是相当一致的,反正不过是见一面而已,她又不吃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