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针锋相对-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八十章 针锋相对

    “哟,不好意思啊,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一道十分欠揍的声音传来,与此同时,一道靛蓝色的身影推门而入,显然没有丝毫他口中的“不好意思”……

    “闻子兮,你皮痒是吧!”楼陌咬牙威胁道。

    闻子兮却丝毫不在意地摇了摇手中的折扇,走到楼陌身旁坐下,用手肘推了推她,又暧昧地望了望澹台奕訢,一脸兴味儿的问道:“楼陌,不介绍一下吗?”

    楼陌一脸黑线,闻子兮这是什么眼神儿,弄得好像她和大师兄之间有什么似的!

    澹台奕訢倒是在一旁气定神闲地品着茶,淡定的表情不见一丝波动,显然没有任何开口解释的打算,然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刻的澹台奕訢是生气了……

    看来师妹还有不少事情瞒着他啊!眼前这个人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和容华公子并称“南九江,北容华”的九江公子了吧,师妹居然跟他有交情,而且看上去二人还十分熟稔的样子!这是不是该跟他好好解释一下?

    楼陌一看澹台奕訢的神情,顿觉不妙,大师兄应该是生气了,以她对大师兄的了解,他这个人越是生气就越是平静,偏生还不发火,就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直到把她盯得发毛为止……

    “咳,这位是奕訢,我在逍遥谷的大师兄,这位是闻子兮,我的好朋友。”楼陌有些干巴巴地介绍了一下,两人却并不买账,只是互相打量着对方,一言不发,颇有些互相看不顺眼、针锋相对的意味儿。

    一时间,气氛着实有些尴尬,楼陌不禁有些头大,她真的不擅长做活跃气氛这种事情啊!可,这也总不能就这么僵着吧?

    咬了咬牙,楼陌只好硬着头皮道:“好了,大家这也算是认识了,时候不早了,你们应该都饿了吧,这样,你们先坐着,我去给你们点菜!”说着便一阵风似的走了出去。

    房间内,两人依然互不相让地对视着,眼神交汇间电光火石四射,最终,闻子兮嗤笑了一声,率先别开了视线,“澹台奕訢,南璟太子?”

    他敢保证,这个人绝对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云淡风轻、温润无害!

    澹台奕訢眸光微闪,道:“九江公子,闻子兮?”这人看起来随意,可那双眼睛却是毒辣得很哪!

    从说话的语气来看,他和师妹应该不是最近才认识的,可逍遥谷三年他们师兄妹都在一起,这也就是说,他们在师妹摔下无溟崖之前就已经认识了?那个时候师妹不过十岁的年纪,这样说来他们是青梅竹马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就觉得一股气堵在心头出不来,心里对闻子兮更是充满了敌意。

    “你喜欢楼陌!”闻子兮十分肯定地说道。他方才一进门便感觉到了这个人看楼陌的眼神不一般,带着一股不可言喻的深情和执念,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被他发现了。

    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见过多少形形色色的人,这点子识人的功夫他还是有的。

    澹台奕訢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一时间有些诧异,但转瞬又释然了,他就是喜欢她,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是,我喜欢她!”澹台奕訢承认得干脆。

    闻子兮挑眉,他还以为澹台奕訢会继续藏着掖着呢!不想他倒如此爽快。但是,他并不看好他们——撇开澹台奕訢的身份不提,这个人心里藏了太多事情了,楼陌和他走不到一起的!

    “我想楼陌应该还不知道吧!”闻子兮淡淡道。

    澹台奕訢自嘲一笑,道:“是啊,我还没有同她表明心意……”

    “既然之前没有说,那么以后也就不必说了!”闻子兮打断了他,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

    澹台奕訢冷笑一声:“你这话什么意思?”看着闻子兮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闻子兮随意地笑笑,道:“你同她在一起待了三年,她需要什么样的未来你应该清楚,可你扪心自问,你给得起她吗?”

    “哼,就算我现在给不起不代表我将来给不起!”话虽如此,但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这对他来说有多难!可尽管如此,他还算是不想放弃,这是他生命中唯一给过他温暖的女子,他想要和她一起携手到老!

    闻子兮摇了摇头,不再与他争辩,不是他对澹台奕訢有什么成见,而是他们真的不合适。

    他和楼陌相识也有近十年了,二人对彼此也算是了解,楼陌看似坚强,但其实极其缺乏安全感,她需要的人必须将她放在心里第一位,但显然,澹台奕訢不会是那个人,或许他对楼陌用情很深,可他似乎背负了太多东西,难免有一天不会因为这些东西而伤害楼陌……

    作为朋友,他确实不愿看到这一天……

    很快,楼陌便随上菜的小二一同进来了,见二人还算和谐,楼陌不禁轻舒了一口气,道:“好了,菜都上了,咱们动筷子吧,忙活一天快要饿死了!”

    说罢也不管二人什么反应,坐下拿起筷子就开始吃,这一天下来,她还真是饿了,第一楼的点心虽然不错,但毕竟不能当饭吃不是?

    二人见楼陌回来,也不再多言,各自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饭毕,见二人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楼陌轻咳了一声,道:“闻子兮,你何时回锦官城?”

    闻子兮嗤笑一声,揶揄道:“怎么,嫌我碍眼了?”

    楼陌顿时黑了脸:“闻子兮你适可而止啊!”不过一个月不见,闻子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闻子兮闻言赶紧噤声,看楼陌这反应应该是对澹台奕訢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此他就放心了!

    “师妹,我明日便启程回南璟了,你若是有空,可以去找我!”澹台奕訢温和一笑,轻声道。

    楼陌笑着应道:“好,有机会一定去!”

    “对了,楼陌,你先前拍下的那把焦尾呢?借我看看!”闻子兮忽然道。

    原本他也是想要那焦尾的,可后来听到楼陌的声音他才放弃了竞价,只是不知楼陌何时还学会弹琴了,那女人不是只会玩匕首吗?

    楼陌忽然有点尴尬,她能说她已经送人了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