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别来无恙-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七十九章 别来无恙

    北堂啸止住了他的疑问,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本宫自有打算!”

    ……

    拍卖结束,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众人纷纷离开了第一楼,楼陌和汶无颜也正要离开,刚要出门,迎面走来一个侍卫模样的人拦住了他们,对楼陌恭敬道:“姑娘,我家主子请姑娘醉情楼一叙!”

    “不知你家主子是……”楼陌状似随意地问道。

    那人答道:“回姑娘,我家主子是您的一位故人。”

    故人?在这庐阳城能与她称得上是故人的无非就是大师兄和闻子兮二人了,楼陌打量着眼前的人,心道:闻子兮身边的人自己大都认识,而眼前这个人看着面生,想来应该是大师兄的人,也好,她正愁找个什么理由去见见他呢,如今倒是正好!

    “如此,那便请吧!”

    汶无颜却伸手拦住了她,眼底有一抹关心之色,道:“小陌陌,你真的要跟他去见这个所谓的故人?”

    楼陌轻笑了下,道:“放心,我想我应该是认识他家主子的!你先回去吧,夜冥绝那里应该暂时也顾不上我,我这边事情结束后自会回去。”

    回去?是去找夜冥绝吗?汶无颜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不知怎么的,他下意识地就不想让陌尘和夜冥绝走得太近……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最终,汶无颜把这归结于自己是不想让夜冥绝得意。

    ……

    醉情楼二楼包厢内,楼陌一推门果然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墨发白衣,恍若谪仙,衣襟上绣着的金色暗纹更是平添了几分尊贵气息。

    “师妹,你来了。”澹台奕訢温润地笑道。

    楼陌不禁莞尔,“大师兄别来无恙?”说着两人极有默契地相视一笑,楼陌兀自走到桌前坐下,道:“你是怎么找到醉情楼的?”虽然她原本也就没想着要瞒他,但就这样被他看穿也太没成就感了些!

    澹台奕訢为她倒了一杯茶,轻轻道:“我记得昔日师妹做的一些菜式世间少有,恰好,醉情楼也是如此!”

    楼陌挑眉,“大师兄就如此自信?”单凭这些蛛丝马迹就能确定她是醉情楼的幕后主人?

    澹台奕訢轻轻将茶杯拿到嘴边,闻了闻,笑道:“本来我也只是猜测你同这醉情楼有些关联,但此刻你出现在这儿就是最好的证明不是吗?我派侍卫去请你来时可还没有定下具体的包厢……”

    楼陌不禁失笑,原来是这里露了破绽!锦舞离开之前便已经选好了醉情楼的新任掌柜的,那夏掌柜的先前是见过她的,自然会直接告诉她找她的人在哪个包厢,不想如此一来却是暴露她同醉情楼的关系!

    “大师兄近来可好?一切可还算顺利?”楼陌似笑非笑地看着澹台奕訢。她一直都知道大师兄的身份不一般,但却不曾想,他竟然是南璟皇室之人!

    澹台奕訢哪会听不出楼陌话里的意思,苦笑一声,道:“先前隐瞒此事是我的不是,还望师妹莫怪!”若是可以,他甚至希望自己没有这样的身份,或许也就不用背负这许多的不得已……

    楼陌见状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说句实在的,谁还能没有个**呢!她自己不是也有很多事情瞒着他吗?这实在不是什么大事,澹台奕訢的苦衷她也都是明白的,刚才说那话不过是调笑一句罢了,作不得真。

    见澹台奕訢似乎有些低落,楼陌不禁出言开导道:“大师兄想多了,我并没有责怪之意,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说起来,我不也没告诉你关于醉情楼的事吗,咱们就算是扯平了!”

    澹台奕訢深深看了她一眼,眼底的神色不明,她这样不介意自己对她的隐瞒,是因为根本就不在乎,是吗……

    想到这儿,澹台奕訢不禁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如今的自己实在没有资格同她表明心意,他不能把她牵扯进那些龌龊之事当中去,她,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一切!

    看着澹台奕訢如此深沉的神色,楼陌心里有种莫名的不舒服,她还是更习惯原来的那个大师兄一些,现在的他,让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了……

    被澹台奕訢看得有些不自在,楼陌只好转移话题:“大师兄看起来似乎清瘦了不少,南璟皇室只怕不那么简单吧!”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大师兄便被立为太子,成为众矢之的也是必然的,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澹台奕訢收回了目光,云淡风轻地道:“是有些麻烦,但还难不到我。”想到那些人,澹台奕訢的眼底划过一丝阴鸷,南璟欠他们的,早晚有一天他会将一切都连本带利地讨回来!包括那个人!

    楼陌见他似乎不愿多提南璟之事,于是便也不再多问,只是觉得有些心疼眼前的这个男子,可她也知道这世上各人有各人的命数,正所谓时也,命也,旁人是帮不上忙的。

    想了想,楼陌定定看着澹台奕訢,缓缓道:“大师兄不必太过为难自己,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派人告诉我,我定会尽力帮你!”

    若是可以,她还是希望他能过的轻松些,虽然他可能并不需要她的帮助,但她还是想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

    想到这儿,楼陌的眼底满是坚定之色,那一瞬间让澹台奕訢觉得无比温暖,心里的某个角落似乎正在一点点地融化,满满的全是眼前的这个女子,他此生何其有幸,能遇到楼陌这样的女子!

    澹台奕訢深切地望着楼陌,似乎想要把她装进心里去!是,他贪恋这样的温暖,希望能够留住她,可他也清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最起码现在不行,他是活在地狱里的人,又怎能自私地把她也拖下去!

    “对了,今日拍下的那把焦尾琴我正好带来了,你知道的,我对弹琴没什么太大兴趣,这琴放在我那也是浪费,不如送你好了!”说着便把那焦尾摆在他面前。

    澹台奕訢失笑,这样贵重的琴她说送人就送人了,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心疼啊!不过能收到她送的琴,他自然是开心的!当下也不推脱,只是笑道:

    “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多谢师妹!”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