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釜底抽薪-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七十八章 釜底抽薪

    事实的确如此,在价格被抬到二百万两的时候,便已经没几个人跟价了,毕竟二百万两的天价不是谁都能跟得起的,就在此时,北堂啸的声音首次传来——“二百一十万!”

    众人一片哗然,一次加十万,好大的手笔!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另一道声音响起——“二百二十万!”

    此刻的第一楼异常安静,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就算是国库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如此吧!能出得起这个价钱的人身份绝对不一般。

    包厢内楼陌一脸懊悔的神色,她是不是吃亏了?早知道夜冥绝这么有钱,她当时就应该开价再高一些的,十万黄金也不过才一百万两银子,她应该要二十万两黄金的!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楼陌暗自思忖。

    北堂啸没有料到血刹楼楼主居然会突然横插一脚,他本以为出价二百一十万应该可以拿下这玉髓了,可如今……北堂啸眸色黯了黯,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拿到这玉髓,她等不及了……

    “二百三十万!”北堂啸再次加价。

    “二百四十万!”夜冥绝嘴角轻扯,毫不退让地再次加价,北堂啸越是看重这玉髓就对他越有利!

    北堂啸几乎要以为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夜冥绝了,他有一种感觉,夜冥绝的目的绝对不是玉髓,或许……根本就是冲他来的!可他自认同这位从未有过什么交集呀,他究竟想做什么?

    然眼下容不得他深究,只好继续往上加价:“二百五十万!”话毕又叫来心腹吩咐道:“去查查夜冥绝最近在干什么,为何突然对玉髓感兴趣!”

    “三百万!”夜冥绝再次语出惊人。

    北堂啸闻言登时怒发冲冠,气得直接摔了杯子,看来夜冥绝是执意同他过不去了!他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可他是在想不通自己何时得罪这个煞星了,他们二人一直不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吗!

    北堂啸正待要再次加价,便听得门口有敲门声响起。

    “进来!”北堂啸阴沉地道。

    墨冰走了进来,对北堂啸拱手道:“北堂太子,在下墨冰,我家主子有句话带给你。”

    墨冰!血刹楼的四大统领之一!北堂啸拧眉,道:“你是夜冥绝的人!他想说什么?”

    他丝毫不怀疑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因为他的身上带着一股属于杀手的戾气!而夜冥绝在这个时候派墨冰来找他绝对来者不善,北堂啸顿时警惕起来。

    “正是!我家主子说,北堂太子在出价之前还是慎重些的好,毕竟这第一楼的拍品可都是要付现银的,概不赊欠!”墨冰面无表情地说道。心里却是充满了不耐烦,以往这种事情不都是墨风或者来做的吗,他根本就不善于传话,不知主子是怎么想的……

    殊不知,正因如此夜冥绝才会让他来传这个话,有些事情本就不必说太明白,点到为止即可,而墨冰寡言少语,所以由他来做这件事再合适不过。

    “他这话什么意思?”北堂啸眉头紧皱,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夜冥绝绝对不是那种会说废话的人,可三百万两银子他还是付得起的,又怎么会赊欠!难道说……自己的银子出了问题?

    墨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冷道:“话已带到,在下告辞!”说罢人就离开了。

    墨冰的离开让北堂啸心底的不安逐渐扩大,“来人,去看看我们带来的银票有没有出什么问题!”

    正在此时,北堂啸的心腹廖青神色紧张地回来了,疾步走到北堂啸跟前,低声道:“殿下,昨夜咱们在杨陵城内的多家店面铺子全部起火,损失惨重!”

    “你说什么?”北堂啸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抓住廖青的领子,厉声问道:“怎么回事,那些人都是死的不成!”他有多重视那些店面铺子,那些人不是不知道,为何不好好看守!

    “殿下,事发突然,那个时候大家都已经睡下了,都未曾……注意,等到发现时已然烧毁了大半……如今,只剩下一片废墟……”

    廖青脸色十分难看,他从小就跟随太子殿下,那些店面铺子在太子心里的地位如何他又怎会不知?这次是他的失职,没有做好防范,才让人钻了空子……

    毁了,毁了大半……北堂啸双目通红,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杨陵城内的那么多家店面可都是她的心血,这些年来,她用那些店面铺子给他挣下了无数支持,打通了不知多少人脉!可以说,他能夺得太子之位,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它们。

    后来,她将这些店面铺子尽数交给他,是希望他能好好地保存好它们,他亦是答应过的,可如今却……

    那是她留给他的念想啊,他怎么能让它们毁于一旦!

    “殿下,眼下咱们唯一的法子就是用这次带来的银子回去重建那些店面铺子,否则,咱们怕是挪不出这么多银子了。”廖青有些艰难地开口,他知道太子殿下这次要那玉髓是为了什么,可如今,二者只能选其一……

    “夜冥绝!”北堂啸咬牙,他要是到现在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那他真就是活该了!

    好一招釜底抽薪!这一定是他夜冥绝的手笔,他为了同自己抢那玉髓,所性直接断了他的银子,当真是可恨至极!

    正在此时,楼下桃夭的声音再次响起:“诸位还有没有再加价的?若是没有,那桃夭可要恭喜夜楼主了!”

    北堂啸脸色青黑一片,他此刻简直恨不得把夜冥绝杀了,以泄心头之愤,可理智告诉他必须冷静,夜冥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同他争玉髓,一定还有别的目的,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一个字——等!等夜冥绝主动来找他,提出他的要求。

    “廖青,你先行回杨陵,把银票都带回去,尽快挽回损失。”北堂啸对廖青沉声吩咐道。

    廖青有些犹豫,“殿下,可那玉髓……”韶华长公主那里,怕是等不及了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