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霸道之人-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七十六章 霸道之人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等见了大师兄再说!

    “夜楼主,我只是就事论事,你不要想太多了。”楼陌的话显然是有些避重就轻,事实上她真的不擅长撒谎,只能选择回避这个问题……

    夜冥绝十分危险地眯了眯眼,道:“你在逃避我的问题!其实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看我的,对不对?”话虽如此,可他脸上明显写着“你敢说是试试看”几个大字!

    “我……”就在楼陌纠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时,门外红衣的声音响起——

    “陌姑娘,你在吗?”

    楼陌顿时像是获救了一般,扬声道:“是红衣吧,我在呢,这就出去,你等我一下!”

    话毕又对夜冥绝道:“咱们有什么问题回去再说,我现在还有事,夜楼主留步,不必送了!”说着就赶紧往外走。开玩笑,好容易等来红衣给了她一个可以离开的借口,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天知道夜冥绝这个人还会不会抽风!

    “站住!”夜冥绝拧眉道,这个女人就这么不想和他待在一起吗?还是说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见汶无颜,又或者是她所谓的那个朋友?

    楼陌颇有些火大地回头道:“夜冥绝你有完没完了,该解释的我都解释过了,信不信在你!”

    “让她进来说!”夜冥绝阴沉地对门外墨风等人说道。

    “无聊!”楼陌气结,双手抱臂斜倚在桌子边上,懒得看夜冥绝一眼。

    红衣进来后直接忽略了夜冥绝的存在,对楼陌道:“陌姑娘,您刚才出价的那把琴已经拍下了,已经送到了主子那里。”

    楼陌忽然有些懵,“你是说在我之后就无人再竞价了吗?”

    红衣点头。

    靠!她只是想给大师兄和闻子兮个提示,让他们知道她在第一楼,仅此而已啊!她真的不是想要那把琴……

    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澹台奕訢和闻子兮二人在听到了她的声音后,自然而然地以为是她想要那把琴,自然也就不会再出价去抢。

    至于那贺兰瑾瑜,方才路过他们包厢门外,凑巧听到了楼陌的一番言论,觉得她是个再通透灵秀不过的姑娘,这焦尾配她正合适,于是在听到她出价后便不再竞价……

    楼陌此刻颇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天下闻名的焦尾琴就这样落入了她的手中,这算不算是暴殄天物呢!

    算了,算了,回头就当礼物送给大师兄或是闻子兮好了,楼陌暗自想道,只是——自己身上可没有带那么多银票啊,夜冥绝给的那十万两金票的诊费她倒是带着的,可金票也得拿去钱庄兑换成银票才能用啊!

    “那个,红衣,能否让请家主子先帮我垫付一下银子,我现在有些不方便,待我将银票兑换出来就还给他,我可以写欠条,或者我直接把金票压给他也行。”楼陌有些尴尬地道,说实话,她两辈子加起来还是头一次找人借钱,这感觉还真是有些……诡异啊!

    红衣闻言嘴角一抽,“姑娘还是直接同主子讲吧,这事红衣做不了主……”

    事实上,以她对主子的了解,这三十五万两银子他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更何况需要用钱的还是陌尘姑娘,只怕主子巴不得帮她付这笔银子呢!

    所以说并非是她做不了主,而是主子应该更希望陌尘姑娘亲自去跟他说这事,作为主子多年的贴身侍卫,这点觉悟她还是有的!

    楼陌闻言一滞,转而又笑道:“行,那我一会儿去跟他说!”红衣毕竟只是个侍卫,这样的事情的确需要汶无颜的首肯,这个她表示理解。

    然而一旁的夜冥绝却是不乐意了,拧眉道:“不许去!”

    居然还去找汶无颜借银子,当他是死的吗!

    “夜大楼主,你今天是铁了心要跟我过不去是吧?我找汶无颜借银子碍着你什么事了?”楼陌的火蹭蹭地直往脑门上窜,她今天已经够好脾气的了,该解释的她都已经解释过了,之前的事难道不应该翻篇了吗?

    那么这位夜大楼主现在这又是要闹哪儿出啊!没事到她这儿来找存在感吗?

    “我再重申一遍,不许你去找汶无颜借银子!”夜冥绝黑沉着脸冷冷道。

    楼陌简直要被气笑了,“好!你不让我去找汶无颜借银子,难不成拍下这焦尾琴的银子由你夜大楼主来出不成?”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不可理喻!

    夜冥绝没有说话,只是朝门外的墨风沉声吩咐道:“去付银子!”

    楼陌皱眉,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算了,既然他愿意付就让他付吧,反正她都是要还的,借谁的不是借!想到这儿,楼陌也不再多想,抬脚就往外走去,又忽然回头挑衅地看向夜冥绝,道:

    “我要去看看那把焦尾琴,夜大楼主应该不会再拦着我了吧?”

    夜冥绝握紧了拳头,心中一阵郁结,明明不是故意想和她争吵的,可为什么最后又变成了这样!

    ……

    汶无颜的包厢内,第一楼的人已经送来了焦尾琴,汶无颜正待要先垫付银子,却被赶来的墨风拦下,“汶公子,我家主子吩咐了,陌姑娘的事就不必劳烦您了!”

    话毕,墨风已经掏出银票来递给了第一楼的伙计,汶无颜见状挑了挑眉,却是但笑不语,看来夜冥绝果然对陌尘与众不同,他可从未听说过夜冥绝为哪个女子付过银子,买过物件儿!

    那伙计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了几眼,十分有眼力见儿地收下了墨风的银票,略微颔首后便退了出去。

    出门时正好碰上回来的楼陌和红衣,只见那伙计冲楼陌点头笑了笑,楼陌微微点头以作回应。

    待楼陌进去后,伙计回头又瞅了一眼,心里暗道一句:果然是红颜祸水啊,虽相貌平凡了些,但胜在那一身淡漠出尘的气度!也难怪能令千机公子和血刹楼楼主二人另眼相待!

    却说楼陌一进包厢,便见那把焦尾赫然躺在桌案之上,古朴而不失雅致,沉稳而不失大气,不由地暗叹一句:到底是上古名琴,果然非比寻常!

    “小陌陌,你回来啦!快来瞧瞧这焦尾,伙计刚刚送过来的!”汶无颜语带兴奋地道。

    ------题外话------

    中秋节快乐,记得吃月饼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