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飞来横醋(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七十五章 飞来横醋(下)

    门外墨风和墨冰站在两旁,见到楼陌前来如释重负般地舒了一口气。

    楼陌打量了二人一眼,嗤笑道:“怎么,这是夹道欢迎吗?我何时有这么高的待遇了?”

    墨风苦笑一声,道:“陌姑娘,你进去就知道了。”说罢上前敲了敲门,便又退到一边儿站立,墨冰和墨寒也没有丝毫要进去的意思。

    楼陌挑眉,夜冥绝究竟把他的这些个手下们怎么了?怎么一个二个苦大仇深的?

    推门而入,楼陌便见到夜冥绝摆着一副臭脸坐在那儿,她一进去就用那种怒火中烧的眼神瞪着她,那表情似乎……还有些受伤?楼陌不由地一头雾水,她好像没得罪他吧,没事拿她练什么眼力!

    “夜楼主找我有事?”楼陌懒得多想,所性单刀直入。

    夜冥绝不吭声,只是依然死死瞪着她,放在桌上的拳头紧紧握着,手面上青筋暴起,那桌子下面似乎还有一堆不知为何物的粉末……

    他该不会是找自己来打架的吧?楼陌皱了皱眉,她今天可没工夫、也没那个兴致陪他练手!

    楼陌冷冷道:“没事我就走了!”

    刚转身就听到身后一道嘶哑的声音传来——“你就这么想跟他待在一起?”

    楼陌回头就对上一双烈火然然的眸子,当下便觉得夜冥绝有些古怪,这人是个什么意思,叫她过来又不说话,好容易开口说的话又前言不搭后语的!

    “我跟谁待在一起了?再说了,我想跟谁待在一起和你夜大楼主有什么关系,你未免管得也太宽了吧!”楼陌毫不客气地怼回去。

    “我不许你和他待在一起!”夜冥绝怒声吼道。你只能跟我待在一起!这句话夜冥绝没有说出口。

    楼陌闻言登时来了火气,“夜大楼主未免也太过自视甚高了,你以为你算哪根葱,能管到我这?”夜冥绝这人真的是没救了,没事把她找来就为了下达他所谓的命令?他以为自己是他的那些个属下,可以任他差遣吗?简直是可笑至极!

    说罢楼陌就要出去,再跟他待下去她不保证自己会不会疯掉!

    夜冥绝上前一把扣住楼陌肩膀,吼道:“你去哪?”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一想到她有可能去找汶无颜,他就觉得自己最敏感的那根神经仿佛被触动,心中那股子怒火不可遏制地往外窜!

    刚要伸手去开门的楼陌只觉得肩膀一沉,不由地在心里暗骂一句:**!

    她真的是无比地想要还手,但此刻真的不是打架的时候!于是只好调整了下呼吸,顺势转过来,毫不怯懦地盯着夜冥绝的眼睛,冷冷道:

    “夜冥绝,你要是想打架改天找个合适的时间地点我陪你打个够,而现在,但凡你有点儿理智就应该知道我们现在在第一楼的地盘上,贸然动手会惹来什么样的后果,你应该比我清楚!别忘了你今天的真正目的!”

    或许是楼陌的那句“我们”取悦了他,夜冥绝慢慢地放松了扣着她肩膀的那只手……怒火似乎也平息了不少,只是脸色依旧难看。

    感觉到肩上的压力少了很多,楼陌见机立刻一把拍掉了他放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阔步走到桌边椅子上坐下,冷声道:

    “夜楼主,我觉得咱们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直说,我不习惯去猜别人的心思!或者你要是觉得打架更能解决问题的话我也不介意奉陪到底!”

    夜冥绝闻言忽然有些懊恼,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何一见到陌尘情绪就会不自觉的失控,他明明不是个冲动易怒的人!

    半晌,夜冥绝沉声道:“为什么拒绝我?”

    “嗯?什么,我什么时候拒绝你了?”楼陌顿时一脸蒙圈,她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件事?

    原谅楼陌忘记了上次夜冥绝邀她一同参加鉴宝大会的事情,事实上她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只记得二人打了一架,至于打架的原因被她选择性地忽略了……

    夜冥绝顿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只觉得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理了理思绪,夜冥绝道:“上次你不愿意跟我来鉴宝大会,还跟我动手的那次!”

    “噢,想起来了,就上回你没事找事的那次是吧?”楼陌忽然想起来了,好像是因为这个才动手的,“是有这么回事儿,所以呢?”

    夜冥绝:“……”这女人真是有能把人气死的本事,他都问得这么明显了,还要他重复几遍?

    楼陌见夜冥绝脸色越发黑沉了,忽然仿佛明白了他的意思,但这件事在她看来完全犯不着生气啊,于是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该不会是因为我拒绝了你却接受了汶无颜的邀请而生气吧?”

    夜冥绝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一副楼陌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的样子。

    我靠!这点子破事也值得生气!

    所以他是因为自己拒绝了他却没有拒绝汶无颜,觉得自己的面子尊严受到了打击,于是十分傲娇地生气了?

    大爷的,堂堂血刹楼楼主就这点儿肚量!楼陌忍不住想要骂人了。

    然而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楼陌还是决定稍微解释下:

    “我拒绝你只是单纯地因为当时我确实是对鉴宝大会没兴趣,不想来凑这个热闹。至于后来答应汶无颜前来,完全是因为他告诉了我第一楼所邀请的人选,而我恰好发现自己有个多年未见的朋友也在受邀之列。”

    “所以说,我拒绝谁,和谁一起来根本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你大可不必觉得自己面子受损,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夜冥绝听了她的解释本来火气已经消了不少了,但听到最后一句便又起了火,他紧盯着陌尘的眼睛,道:“在你看来,我夜冥绝就是个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之人?我生气就是因为失了面子?”

    还算是有自知之明!楼陌看着他,很想点头说“是”,但一对上他那深邃的目光,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就又咽了回去,这话要是说出来俩人是不是还得打一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