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知音难觅-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七十三章 知音难觅

    楼陌略想了想,念道:

    “我有红酥手,徒夸好颜色,

    当时弦上相思重按歌遍彻;

    我有焦尾琴,弦断无人和,

    昔人已去高楼谁与歌!”

    清越的声音配上楼陌那淡淡的语气,让人不禁心生一股凉薄之意——是啊,斯人已去,此情长存!

    汶无颜听罢沉默了良久不曾回神,似是想到了什么往事一般……这世上最无奈的便是沧海桑田、时移世易了吧?他的眼底有一股难言的晦涩闪过,何谓“昔人”?昔日朝夕相处如今却只能空谈怀念之人!

    他们走到如今这一步,早已是覆水难收,有些账势必是要清算的!这一点,他应该早就清楚了不是吗?何必留恋!

    楼陌见他忽然沉默,神色也不同寻常,心里不免有些诧异,然而转瞬却是了然--江湖上飘荡多年之人,谁还会没点儿故事呢!不过都是埋在心底里不去触动罢了。

    但看着汶无颜突然这副样子楼陌着实有些不适应,于是开口道:“汶无颜,你以为如何?”

    汶无颜听到陌尘叫他这才回过神儿来,扬起他那招牌式的痞笑,拍手赞道:“小陌陌念得太好了,害我都入了神了!”

    楼陌白了他一眼,也不去拆穿他,只是凉凉道:“我是问你这词如何?”

    “嗯,哈哈,这词倒也不失为一首好词,只是……伤感了些。”汶无颜故作镇定地笑道。说着眼底却有一股不明的意味儿隐去了。

    楼墨闻言释然一笑,道:“这世上本就知音难觅,有,固然是美事一桩;无,也是人之常理。知我者,何存天下?忘我者,何似烟沙!”

    “说得好!”汶无颜忍不住拍手叫好,笑道:“小陌陌倒是看得透彻啊!如此一来,我倒是想把你引为知己了!”

    说着他看向楼陌的眼神愈发地深切,这个女子实在是令人向往,她淡定,无争,能看透人心却又不多话,虽说有时候说话毒舌了些,但和她在一起会让人觉得很舒服,让人忍不住地想要靠近!

    楼陌嗤笑一声,道:“噢?是吗?能让千机公子引为知己,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呢!”果然,还是这样的汶无颜比较正常,又或许是她已经习惯了他的痞子气息?

    “哈哈哈,不必不必!小陌陌愿意做我的知己就好!”汶无颜嘻笑道。他可不敢让陌尘说“荣幸”啊!

    “对了,刚才一眼认出焦尾那人小陌陌可知是谁?”汶无颜故作一脸高深地说道。

    楼陌平静道:“桃夭姑娘方才称其为‘三皇子’,四国之中,北凛皇室中除太子北堂啸外再无别的成年皇子;传闻南璟三皇子澹台承佑是个阴险狠厉的角色,这样的人于音律上只怕没什么造诣;至于东霂三皇子莫君澜是否识得焦尾我就不清楚了。”

    见陌尘猜不出那人是谁,汶无颜心中顿时一喜,正待要为她解答,却又听她继续说道——

    “不过,据我所知,莫君澜此刻应该正在南方忙着赈灾事宜,怕是无暇分身吧!所以说,结果显而易见……”

    “不是吧,小陌陌,你也太神了吧,一点儿表现的机会都不留给我啊!”汶无颜不满地哀怨道。

    楼陌对他的神情不置可否,只要用脑子稍微想一想,这个人的身份简直不要太明显好吗!再者说了,她烈焰阁的总部就在西霄锦官城,这么多年来同那贺兰瑾瑜也是有那么几分交情在的,所以他一开口她便已知晓他的身份,只不过她现在这副模样,贺兰瑾瑜应该是不认得她了……

    “你和这个西霄三皇子很熟?”楼陌有些好奇,汶无颜不会平白无故地提起这么一号人,只是她实在难以想象贺兰瑾瑜那样的谪仙般的人物会同汶无颜这种风流浪子有什么交集……

    汶无颜笑得一脸神秘,道:“小陌陌觉得呢?”

    楼陌瞪了他一眼,道:“你爱说不说!”这都什么奇葩思路,这俩人有没有关系她怎么知道!

    汶无颜见陌尘要被他惹毛,也不再卖关子了,赶紧解释道:“西霄皇室之争一直很厉害,几年前有人想要贺兰瑾瑜的命,当时我恰好人在西霄,就顺手救了他一次。”

    楼陌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汶无颜可不像是什么好心人,出手相救必然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上陌尘的眼神,汶无颜顿时没了底气,有些不自然地道:“咳,其实是当时有人出价请我千机阁的杀手去杀贺兰瑾瑜,我千机阁不想涉及皇室党争,所以就向他做了一个顺水人情……”

    楼陌失笑,果然,汶无颜不愧是个狐狸!只是贺兰瑾瑜当真不知道汶无颜的意图吗?那人固然是个君子,但却并非傻子,只怕是来了一招将计就计、顺水推舟罢了,而汶无颜应该也清楚自己的私心瞒不过对方,二人不过是各退一步,借此事达成一种共识而已!

    二人还在闲聊,外面的竞价已经进行地如火如荼,第一楼开出的底价是十五万两,紧接着那位西霄三皇子贺兰瑾瑜便出价二十万两,而南璟太子澹台奕訢似乎也对这琴很感兴趣——

    “二十五万两!”

    这声音,是大师兄!楼陌心下大喜,看来她猜得不错,此人果然是大师兄,那日逍遥谷一别快两个月了,不知大师兄现在近况如何?

    这边楼陌正想着如何找个借口同大师兄见上一面,却又听闻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本公子出三十万!”

    原来是闻子兮!楼陌闻言眼底划过一丝了然之色,他的琴艺师承竹青大师,想要这焦尾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现在有此机会自是不会放过!

    既然如此,那么她要不要也凑个热闹呢,这二人对她的声音可是极为熟悉的,这样一来她就不用找借口出去传消息让他们知道她来了这第一楼了。

    不知道这二人发现自己也在第一楼时会是个什么表情?惊喜还是惊吓呢?想到这儿,楼陌嘴角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意,走到窗前,扬声道:“我出三十五万!”

    ------题外话------

    大家国庆节快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