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合伙坑人(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七十二章 合伙坑人(下)

    莫君睿闻言呕的不行,却偏偏还不能发作,只好赔笑道:“汶公子既然喜欢,那不妨再加一些银子,舍妹第一次来参加鉴宝大会,没有见识过竞拍,方才只是小孩子心性闹着玩罢了,并非真的想要那寻梦石……”

    “这样啊,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实不相瞒,汶某这手头暂时也没那么多银子,所以怕是……”汶无颜的意思很简单,本来我可以不花那么多冤枉钱的,是你妹妹抬高了价格,所以这中间的差价嘛,哼哼!

    莫君睿一口血憋了回去,你堂堂千机公子会缺钱?说出去怕是三岁孩子都不会相信!可没办法,现在是他有求于人,哪怕明知道他那是托辞,他也只能受着!

    于是莫君睿只好强笑道:“那不知汶公子原本打算以多少的价钱拍下这寻梦石呢?还请公子放心,多出来的钱由君睿来补上,自是不会让公子为难的!”

    “这样啊,那既然莫公子如此有诚意,汶某倒也不好再多做推辞,咱们爽快点儿,十万两,如何?”汶无颜大言不惭地道。

    莫君睿气了个仰倒,这是让他赔上十万两吗?坐地起价也不是这么个做法!但眼下他也只能无奈地道:“汶公子,这寻梦石的底价可就是十万两,即便没有舍妹,公子怕是也难以凭区区十万两拿下这寻梦石吧!”

    汶无颜嗤笑了一声,道:“莫公子若是不愿意,大可以去找别人,汶某也不是非要这寻梦石不可!”

    “你……”莫君睿气得一阵无语,正待要辩驳几句,却又听得外面桃夭大声道——

    “诸位可还有再加价的了?若是没有,我就要恭喜元嘉公主了!”

    莫君睿登时变了脸色,转眼又看到汶无颜那一脸无所谓地模样,只觉得胸中一阵气血翻腾,却又不得不强压下怒火,扯出一抹笑容来,对汶无颜道:“就依汶公子所言,还请汶公子出面拍下此物,多出的银子君睿稍后自当奉上!”

    “好!成交!莫公子果然爽快,有大将风范!”汶无颜朗声笑道,转而给了红衣一个眼神儿,红衣立刻会意,走到窗前冲下面道:“二十五万!”

    莫君睿闻言脸色瞬间黑了,再也顾不上装什么君子之礼,怒视汶无颜,道:“汶公子这是何意?”

    “怎么,不是莫公子自己说只要汶某拍下这寻梦石,多出的银子你来出的吗?还是说汶某会错了意?小陌陌,你刚才可听到了?”汶无颜一脸无辜。心里却暗暗道:小样儿,敢跟本公子抢东西,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不坑你一把实在对不起本公子的招牌!

    楼陌强忍住笑意,正经道:“我刚才听的清楚,这位莫公子的确是这样说的!”话毕,楼陌便感觉到莫君睿杀人般的视线朝她看过来,可惜,这对她根本没用!这么些年来,多少气场强大的人物她没见识过,就莫君睿这样的,她还真没放在眼里!

    “哈哈哈——”

    莫君睿怒极反笑,“好,汶公子的高招今日君睿算是领教了!稍后自有下人会将银子送来,汶公子,咱们他日再回!”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包厢!

    就在他踏出包厢门的那一刻,包厢内便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笑声——

    “哈哈哈——汶无颜,你可真是够损得啊,区区十万两便得到了寻梦石不说,还让人家赔了十五万两!”楼陌笑得前仰后合,刚才莫君睿出去时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万分啊!心里不禁默默为他点了根蜡,惹到了汶无颜这只狐狸,还是别挣扎了!

    汶无颜也笑道:“彼此彼此,这不还多亏了小陌陌的提醒了吗?”言外之意是,我再损也不及你,毕竟那招儿可是你出的,我只是稍加改动罢了!

    说罢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大笑起来……

    汶无颜看着那张笑得肆无忌惮的面孔,不知怎地,忽然觉得心头一动……

    “好,那我们就恭喜千机公子拍下了今日的首件拍品!来人啊,将东西送到公子的包厢去!”桃夭那爽利的声音再次响起。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今日的第二件拍品!来人!”桃夭摆手示意人将东西拿上来。

    待红布揭开后,众人抬眼望去,只见那展台上乃是一把琴,通体棕褐色,唯琴尾处颜色较深,似乎是有些烧焦的痕迹,整把琴乍一看的确平淡无奇,甚至有些古旧,正当众人有些不解为何这样一把琴也能被第一楼拿来拍卖时,一道激动的声音传来——

    “此琴,可是焦尾?”

    桃夭闻言朝那道声音的方向望去,笑道:“三皇子果然好眼力!此琴正是焦尾!”

    众人闻言顿时唏嘘声一片,居然是失传已久的焦尾!不愧是第一楼,连这样的宝贝都能寻到!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通晓音律,知道这焦尾琴的出处,于是桃夭向众人解释道:“古书中记载:‘吴人有烧桐以爨者,邕闻火烈之声。知其良木,因请而裁为琴,果有美音,而其尾犹焦,故时人名曰焦尾琴焉。’”

    此时,三楼包厢中,汶无颜见楼陌似乎对那琴很感兴趣的样子,便笑问道:“小陌陌可是喜欢那焦尾?”

    “喜欢倒也谈不上,只是觉得此琴难得罢了!”楼陌淡淡道,她虽会弹几首曲子,但终究算不上是个爱琴之人,琴之于她而言不过是个附庸风雅之物,可有可无罢了!

    汶无颜见陌尘如此淡然,倒是有些诧异,“噢?此话何解?”

    楼陌平静地道:“据说,蔡邕被杀后,此琴就被存放在皇家内库中,再后来是到了前朝时候,继任皇帝为了欣赏当时的古琴演奏高手王仲雄的技艺,特此从内库中拿出让其弹奏。再后来,随着朝代更替,此琴被昆山人王逢年收藏,从此没了音讯。”

    “关于这焦尾倒还有首词曲写得很是别致,整首曲子我记不全了,倒是隐约还记得当中几句词。”楼陌忽然想到了前世偶然听过的一首古风歌曲,依稀记得其中有几句词写得颇有意境。

    “不妨说来听听!” 汶无颜有些好奇,能让陌尘觉得特别的曲子一定不一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