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南宫浅陌-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七章 南宫浅陌

    第七章 南宫浅陌

    二人离开后,楼陌走到镜子前,望着这副陌生的面孔,几近崩溃--

    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柔顺地散落在肩上,细长的凤眉,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却不显丝毫的小家子气,竟是好一个娇俏佳人的胚子!

    这完全就是个萝莉好吗!老天丢给她这样一个身子,真的不会担心暴殄天物吗!她简直想要暴起伤人,这个身子最多只有十岁!十岁啊!

    楼陌努力地深呼吸,再深呼吸,她不断地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楼陌,你一个大龄女青年,现在能返老还童,这是好事,真的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啊!

    平静下来后,楼陌开始接受了眼下的这个身体,刚才奕訢提到“逍遥谷”和“笀川无溟崖”,让她忽然想起来有关这副身体的所有记忆……

    南宫浅陌,镇国将军府二小姐,也是府上唯一的嫡女,母亲当年是名满京城的辅国公府嫡长女夏侯华绫。夏侯华绫嫁与镇国将军南宫渊后育有一子一女,也就是南宫浅陌和大她五岁的哥哥,南宫枫。

    说来,这二人也曾有过五年琴瑟和鸣的恩爱日子,可惜的是,好景不长,不知是天意弄人还是情难长久,在南宫浅陌满月时,二人曾发生过一次激烈的争吵,惹得全府皆知,却无一人知晓这个中缘由。此事之后,南公渊便不再踏入栖霞苑一步,倒是常年宿在妾室院子里,而母亲夏侯华绫竟也听之任之,将中馈之权移交给南宫浅陌的祖母越氏后,便再不出栖霞苑,也不见任何人,包括南宫枫和南宫浅陌兄妹两个。可怜南宫浅陌自打满月起就没见过她这个母亲,一直由奶娘林妈妈带着,住在青墨居中。众人都道这南宫夫人是个冷心冷情之人,这骨肉亲情竟是说撂下就撂下了。

    而最奇怪的是,夏侯华绫的娘家辅国公府竟丝毫不曾插手此事,只是颇为照顾南宫枫兄妹二人。

    一转眼间,永安十七年,南宫浅陌十岁了。

    南宫渊这个父亲对南宫浅陌可谓是十分的疼爱,许是觉得她没有母亲的照顾,想要弥补她,生怕她吃一点儿亏,故而对她几乎是有求必应。日子长了,难免惹来家中姐妹的嫉妒,都觉得是父亲偏袒她。事实上,倒不是南宫渊对其他子女不好,只是十指生来有长短,南宫渊不是圣人,很难一碗水端平,何况,相对于其他大家族而言,南宫渊已经做得很好了。

    但也恰恰是这种疼爱,让南宫浅陌养成了骄纵的性子,不屑于讨好别人,又常年跟在身为武将的南宫渊身边习武,几乎不通文墨,肚子里半点弯弯绕绕也没有,更不懂得掩藏自己的心思,常常被人利用了也不自知。但在南宫渊和几个舅舅的保护下,南宫浅陌虽是得罪了不少人,却也都相安无事。只不过,在府中有心人的刻意引导下,南宫浅陌在上京城中的名声几乎是惨不忍睹……

    在楼陌看来,南宫浅陌这个小姑娘本性不坏,只是性子耿直了些,不大懂得人情世故罢了,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只不过她生在那样一个名门世家的圈子里,这种性格便会害了她了。

    在南宫浅陌的记忆中,祖母一直不喜欢她,这次离家远行便是因为惹怒了祖母。

    南宫浅陌的祖母越氏出身礼乐之家,向来是个古板之人,最重规矩不过,对南宫浅陌很是不喜,平日里请安几乎是爱答不理,南宫浅陌失了耐心,当然,她本身也就不算很有耐心,这一来二去的,想要亲近的心思也就淡了,请安之事是十天半个月不去一次,越氏倒也乐得不见她,省的闹心,这说不住管不住的,偏还有那么些人纵着,真真是离远些好。

    再说这南宫浅陌,行事任性鲁莽惯了,府中众人皆不喜她嚣张之风,上京城中也都传言镇国将军府二小姐不敬长辈,最是嚣张跋扈不过。这话传到耳朵眼儿里,依着南宫浅陌那点火就着的性子,自是更加怒气冲天,再加上旁边某些人煽风点火,觉得祖母对自己还不如对她身边的那只波斯猫好些,于是就想着给那猫下点巴豆,让祖母不痛快。

    不成想巴豆中却让人偷偷撒上了毒药,那猫竟死了!祖母越氏大怒,认为南宫浅陌小小年纪心思歹毒,连只猫都不放过。南宫浅陌想要解释,却又拿不出证据,因为那巴豆确实是她命人下在波斯猫的吃食里的。情急之下,南宫浅陌口不择言,竟又出言顶撞了越氏,这让越氏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便执意要罚她去城外庄子上思过。

    当然,在南宫渊和辅国公府的极力护短之下,南宫浅陌只是被罚跪祠堂,并未去城外的庄子上。

    然而,就在当晚南宫浅陌在祠堂罚跪时,与前来看她的四小姐南宫浅汐发生了争执,失手将南宫浅汐打伤,还弄坏了祖宗的牌位!这可是对先祖的大不敬!越氏被彻底惹怒了,直言这丫头再不管教便无法无天了!

    这下无论南宫渊怎么为她求情,祖母越氏也不肯轻饶了她,一定要罚她去庄子上思过,南宫渊无法,与辅国公府的外祖父商议之下,决定让南宫浅陌前往逍遥谷学医,祖母越氏想到以后自己可以不用见到这个大逆不道的丫头了,便也勉强同意了。

    但事实上,南宫浅陌完全是被四小姐陷害的,她算好时间,让丫鬟引众人前来,刻意出言挑衅南宫浅陌,惹得南宫浅陌出手打她,又往供奉的牌位桌前躲去,南宫浅陌不明就里着了她的道儿,这才让众人看到她在祠堂殴打妹妹,不敬先祖的一幕。这种算计,楼陌一想就透,而南宫浅陌也是清楚的,只是苦于有口难辩罢了。

    三日后,南宫浅陌拜别了父亲,独自带着外祖父亲自挑选的侍卫前往逍遥谷。

    原本一路上都很顺利,但在出了东霂边关陇邺城后,遇到了一群追杀她的人,南宫浅陌在侍卫们的拼死保护下,逃进了笀川,但她一个小姑娘,武功平平,很快就被杀手们追上,最后被逼无奈,跳下了无溟崖……

    在跳崖前,追杀她的黑衣人隐晦地告诉她,雇凶杀人的是府上的姨娘安氏……

    安氏……楼陌闭上眼睛,她能够感受到这个身体对安氏的恨意,既然我占用了你的身体,那你的仇,我自会替你报了,南宫浅陌,你且放心地去吧……

    从现在开始我会用你的身份好好的活下去,活得比任何人都好!上京城,镇国将军府,我会回去的,只是,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