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离我远点-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六十八章 离我远点

    我勒个去!楼陌头上划过一道道黑线,她还以为只有现代的姑娘们是迷妹,没想到这古代的女子疯狂起来也是不遑多让啊!果然,花痴这种事情是不分古今中外的,简直是无国界、无代沟啊!

    眼前这个黄衣女子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搁在现代也就还在上初中吧,不是都说古人含蓄吗,这姑娘可倒好,那脸上含羞带怯的春心萌动之意丝毫都不带掩饰的,分明是对其中某一人情根深种了嘛!

    当真是蓝颜祸水啊!楼陌不禁在心里暗暗哀叹,却不曾想到她自己也是那些个“蓝颜祸水”之一……

    就在楼陌纠结要怎么穿过这人山人海,进去找汶无颜的时候,前方的人潮突然一阵骚动,所有人都拼了命地往前挤去,不断有女子狂热的尖叫声传来——

    “快看,快看!是九江公子到了!”

    “让一让,让一让,我要见九江公子!”

    “九江公子!九江公子!我在这儿啊!”只见方才的那名黄衣女子利落地拨开挡在她面前的众人,转眼儿的功夫已经挤进了人群之中……

    楼陌再次被这些个古代迷妹给打败了,这得是有多喜欢人家啊!这么花痴是不是有点儿太过了?

    诶,等等,刚那个黄衣女子喊的是“九江公子”,那就是闻子兮吗?楼陌挑眉笑了笑,有这么多女子喜欢他,看来闻老爷子不用发愁了,这么多女子中总有一款适合闻子兮的!

    “陌姑娘!主子吩咐我来接您进去!”一道清脆灵动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楼陌回头一看,正是汶无颜身边的那个女侍卫,名唤红衣的。当下便觉得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道:“你家主子在哪?快带我过去!”

    这门口实在是太可怕了,搞不好一会儿要发生什么踩踏事故……这么多人挤在一处,任凭你有多高的武功也是使不出来啊!

    群众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尤其是女性群众!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一群女人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性的闹剧啊!还是赶紧躲远点,免得被波及到才是。楼陌暗暗想道。

    红衣看了看门前一拥而上的人群,顿时明白了陌尘的意思,“姑娘请随我来!”说着趁着人群的关注点都在门口那边,连忙带着楼陌从一旁的空隙中进了第一楼。

    “小陌陌!你终于来了!”汶无颜一见楼陌进门,立马冲上来打算给她一个大大的熊抱!

    这边楼陌前脚刚踏进包间,就觉得一只粉色蝴蝶朝自己扑过来——正是汶无颜这只花狐狸无疑!

    楼陌自然不可能让他近身,只见她一个侧身,径直朝里走去,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汶无颜自然是扑了个空,直接抱上了楼陌身后的红衣,红衣一脸见怪不怪地扶住了他,淡定道:“主子,陌尘姑娘到了!”

    汶无颜闻言松开了红衣,拨弄了两下头发,转而一脸哀怨地望向楼陌:“小陌陌——你不爱我了!”

    这边楼陌寻了个顺眼的位置坐下,端起桌上的茶刚喝下一口,闻言顿时将嘴里的茶全都喷了出来——汶无颜,你脸皮还能再厚点吗!

    “哎呀,小陌陌,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汶无颜连忙上前给楼陌递帕子,还要给她拍拍背,却被楼陌制止了——

    “停!”楼陌十分严肃地冷声道。

    汶无颜的动作僵在了那,一脸困惑地看着她,道:“怎么了?”

    “汶无颜,坐那儿,离我远点!”楼陌有些崩溃,自己是脾气太好了吗?怎么这个汶无颜无时无刻不在挑战她的耐性和底线呢!

    汶无颜眼底划过一丝狡黠之色——他家小陌陌果真是与众不同呢!然而面上却还是十分委屈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一副十足的受气小媳妇模样……

    楼陌也不去理他,像汶无颜这样的,给他点好脸色他就能蹬鼻子上脸,更何况,她总觉得汶无颜此人不安好心,有什么阴谋,只是她现在还没有发现罢了。

    包间里安静了一会儿,汶无颜实在忍不住,再次试探着开口:“小陌陌——”

    楼陌不禁头大,这人怎么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哪来那么多废话!

    汶无颜见楼陌没有吭声,自动将她的意思理解为默许了他开口说话,于是笑嘻嘻地道:“小陌陌,今天第一楼会有很多宝贝拍卖,你要是有什么喜欢的就跟我说,我拍下了送给你啊!”

    楼陌冷声拒绝:“谢谢,不用!”她本意又不是来拍卖东西的,再者说了,就算她真有什么看上的,她自己买下就可以了,何必要别人送!

    汶无颜眼神闪了一下,道:“那,小陌陌,你要是钱不够的话记得跟我说啊!我很乐意帮助你的!”

    楼陌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汶无颜却在心里暗暗窃喜道:陌尘分明是个不喜欠人情的性格,他就不信了,她既然不收他送的礼物,难不成会收夜冥绝那家伙的?哼,夜冥绝就等着吃瘪吧!

    别以为他不知道夜冥绝邀请陌尘来鉴宝大会是个什么打算,如今有他汶无颜在,不给夜冥绝找点不痛快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隔壁包间里的夜冥绝突然打了个喷嚏,他皱皱眉,向一旁的墨风道:“什么时辰了?公孙珩呢?”

    “回主子,已经巳时一刻了,公孙先生还未到。”墨风沉声答道,这个公孙珩架子未免也太大了些,请来的客人都到齐了,他却始终没有露面!

    夜冥绝闻言目光沉了沉,道:“该来的时候总会来的,不必着急!”

    此次第一楼既然一反寻常地邀请了这么多人,公孙珩想必有他自己的打算,现在不出现无非是想给众人一个震慑罢了,毕竟今日到场的都不是什么寻常之辈,要是到时候起了什么争执闹得大家彼此都下不来台,第一楼可就是自找麻烦了!

    今日的鉴宝大会,那玉髓是他势在必得之物,除此之外,他也是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可以拍下作为给陌尘的谢礼,那天他执意要陌尘一同前来无非是想让她自己挑个喜欢的,哪曾想那个女人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二话不说就跟他动起手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