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月圆之夜(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六十二章 月圆之夜(下)

    “墨风,照着这个方子让人去准备药浴,具体要求我在上面都写得很清楚了!”楼陌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墨风,然后就自顾自地开始打量着书房的布置,看都懒得看夜冥绝一眼。

    “好,在下这就去准备,主子这里还要劳陌姑娘多多费心!”墨风接过纸条后对楼陌一拱手,便示意墨冰、墨寒二人同他一道离开。

    夜冥绝在看到陌尘早就将药方准备好的时候,心里的那股别扭就慢慢消失了,甚至还划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欣喜,然而这种感觉并未持续多久,他很快就又开始不爽--

    因为陌尘这个女人彻底将他忽略了,只见她随意地从他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得津津有味,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夜冥绝不由地气结,他一个大活人还不如一本书来得重要?

    却说楼陌坐在那看书,倒并非真的没有感受到周围越来越低的气压,只是选择了刻意忽略而已!她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既然交流不了,干脆还是不要交流的好,免得自找气受,影响心情!

    两人就在这样沉默而诡异的气氛过了两刻钟,夜冥绝脸色越来越黑,楼陌倒是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

    墨风走进书房时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心里暗暗称奇,这个陌尘姑娘果真是不一般,在主子那样冻死人的气场下还能如此面不改色地看书,其心理素质当真是好到不行。

    “准备好了?”楼陌感觉到墨风的气息,头也不抬地问道。

    “是,陌姑娘,药浴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备好了!”墨风神色恭敬地答道。

    楼陌放下书,睨了夜冥绝一眼,又对着墨风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墨风,你命人把浴桶抬到卧室去!”

    说着就头也不回地抬脚往外头走去。

    墨风看着自家主子那明显不好的脸色,轻声喊了一声:“主子……”

    夜冥绝一言不发,直接越过墨风,大步往卧室走去……

    墨风愣了愣,赶紧快步跟上。

    ……

    夜幕降临,窗外已然下起了雨,几人走进卧室,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些雨水和湿气。

    一扇绘着墨竹的屏风后摆着个热气弥漫的浴桶,氤氲的水汽中夹杂着一股清新的药香,原本线条冷硬的卧室顿时有了一种近乎暧昧的气息……

    绕过屏风,楼陌走近浴桶,伸手试了试水温,正好!

    于是转过头来对众人说:“行了,都出去吧!剩下的交给我了!”

    众人闻言望向夜冥绝,见他并未出言反对,便纷纷都退了出去。

    转眼间,屋子里就剩下楼陌和夜冥绝两人。

    “把衣服脱了,进去!”楼陌兀自走到桌前,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金针拿出来摆好,头也不抬地对夜冥绝说道。

    夜冥绝闻言皱眉,该不会上次也是这么解毒的吧!

    楼陌这边准备好了,回过头来却见夜冥绝还站在那一动不动,顿时窝火:“你发的哪门子呆,我让你脱衣服进去,听不见吗?”这药浴的温度可是有大讲究的,迟了可未必有效果!

    夜冥绝闻言耳根可疑地红了红,她,不需要避讳一下吗?

    楼陌见夜冥绝半天没有反应,急脾气顿时上来了,大步走到他跟前,一把扯开他的腰带,三下五除二便脱下了他的上衣,把人推到浴桶旁边。

    夜冥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待他回过神儿来却发现自己的上衣都已经被脱了,顿时有些恼怒:“陌尘!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

    真是可恶至极,难道她就没有一点害羞的感觉,还是说她给人瞧病向来如此,已经习惯了?一想到她还可能见过别的男子的身体,夜冥绝就觉得一股熊熊怒火在心底燃烧,几乎想要杀人!

    “你有病是吧?我是不是女人跟你有什么关系,用不着你来说!”

    “进去!快点,不要再让我说第四遍!”楼陌也怒了,这人简直就是有毛病,不识好歹!她楼陌就是脑抽了才会答应凤之尧过来帮他!

    夜冥绝被呛得哑口无言,手臂上青筋暴起,半晌,咬牙道:“你先转过去!”

    闻言,楼陌反倒是愣了,我去,这什么情况,感情搞了半天夜冥绝这是在害羞吗?

    “哈哈哈——”楼陌十分不客气地笑了出来,也不顾夜冥绝越来越沉的脸色,嗤笑道:“原来夜大楼主这是害羞了呀,哎呀,你早说不就行了,我又不会占你便宜!”

    夜冥绝闻言不禁咬牙,这个女人简直是太过分了!

    但现在显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于是夜冥绝在看到陌尘转了过去时,还是利落地脱掉了衣服,直接跨进了浴桶中。

    听到那一声水花溅起的声音,楼陌勾唇,略带玩味地笑了笑,转过来打量着夜冥绝,那神色分明是不怀好意,果然,楼陌再次语出惊人:“夜大楼主,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是个处男吧?”

    夜冥绝:“……”

    “陌尘!你不要太过分!”夜冥绝怒声低吼道,这种问题简直就是在挑衅他的尊严,他就不明白了,陌尘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怎么就能问出这样的问题!简直,简直……

    这种事情,就是放在现代,也少有几个女生会面不改色地出手去脱异性男子的衣服,还这么大喇喇地问出这种问题来吧!

    “好,我懂了,不问就是!”楼陌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用略带同情的眼光看着他。小男孩害羞嘛,她懂的!

    在楼陌看来,她两世加起来可都是快要奔四的人了,夜冥绝这样十**岁的少年在她看来可不就是“小男孩”嘛!

    夜冥绝几乎要吐血,她那是什么眼神儿?同情他?笑话,他会需要她的同情吗!

    正待要发火,却突然觉得胸口种一阵气血翻涌,紧接着,一阵蚀骨焚心的痛意传来——鸩羽千夜,是鸩羽千夜发作了!

    楼陌见夜冥绝面色突然发白,嘴唇青紫,脸上满是隐忍之色,顿时暗叫不好,看来是鸩羽千夜发作了,这毒还真是霸道!

    ------题外话------

    十分感谢瘦薪兵团送的鲜花!么么哒~说起来这是某夏的文文自开始连载以来受到的第一朵鲜花哦!好激动,吼吼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