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没事找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五十八章 没事找事

    “然后在后山演武场醉了一夜!”墨寒认命地选择坦白从宽,一脸的视死如归,心里却实在有些想不通,陌尘怎么就一点儿事都没有呢?偏偏他还不能说是陌尘要喝的酒,因为毕竟是他有求于人,作为交换才答应要给她偷酒的……

    “回主子,属下今早醒来发现墨寒不在,这才反应过来他是一夜未归,属下担心他出了什么事,也没敢惊动主子,所以就自己在别院中四处找人,耽搁了主子的事情,还请主子责罚!”

    墨冰说着就要跪下请罪,墨寒见状也要跪下,毕竟事情是因他而起,哪里有让墨冰代他受罚的道理!

    “行了,每人自去刑房领十板子!”夜冥绝出言制止了二人,他这会儿火气也消了不少了,没必要拿他们二人出气。

    二人闻言俱是松了一口气,十板子而已,看来主子不是真的想要责罚他们,正待要离开去刑房领板子,却又听夜冥绝道:

    “去查查这次鉴宝大会都还有些什么人来参加?另外,墨风如果回来了让他来见我!好了,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

    午后的阳光透过荫郁的枝丫零零散散地在地面上映下斑驳的影子,树荫下,两道坚定的身影对峙着,隐隐有火药味即将喷薄而出……

    “我不去!”

    楼陌果断地拒绝。

    她对什么所谓的鉴宝大会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再说了,她只是负责治病解毒,至于药材什么的根本就不在她的责任范围之内好不好!真是莫名其妙,她就不信了,少了她,那千年冰蟾还能拿不回来了不成?她自认可没那么重的分量!

    夜冥绝脸色沉了沉,“为什么不去?”

    这个女人简直是不识好歹,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他,他好心带她出去见见世面、散散心,她还不领情,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为什么要去?”楼陌无所谓地顶回去,趁他们不在,她还能顺便在这别院内打探打探情况什么的。

    一个鉴宝大会而已,能有什么意思,若是寻常,她还能以烈焰阁阁主无情公子的身份拍下一些珍贵的药材什么的。

    可现在呢,拜夜冥绝所赐,就算看上什么,以她现在的身份又不方便出面拍下来,去了也是浪费时间,再说了,她可不想全程跟着夜冥绝这个冰块面瘫脸——影响心情!

    “不为什么,你必须和我一起去!”夜冥绝的语气不容拒绝,这个女人是不是不和他呛声就不舒坦,非得逆着他来不可!

    “说了不去就是不去,哪来那么多废话!”楼陌火气也上来了,他凭什么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跟她说话?她又不是他的下属!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却被夜冥绝一把抓住了手腕,“必须去!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无聊!”楼陌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扫了一眼他抓着自己的手,盯着他的眼睛,冷声道:“放手,否则我不介意再跟你打一架,只是你可要想好了,万一再毒发我会不会救你……可就不好说了!”

    夜冥绝气得额头青筋直跳,这个女人居然胆敢威胁他!

    “你放不放!”楼陌冷眼直视夜冥绝那双几乎要喷火的眼睛,浑然不觉地怒声问道。任谁被这么莫名其妙地抓住手腕都会生气,更何况是脾气本来就不大好的楼陌!

    夜冥绝一言不发地紧紧抓住楼陌的手腕,眸子里俱是掩饰不住的怒火,这个女人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挑衅他!

    大爷的!楼陌暗骂了一句,这个男人手劲儿可真不小,手腕此刻怕是已经紫青了,想到这儿,楼陌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单手成掌就向夜冥绝的颈窝间劈去,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劲风——

    见陌尘真的动手,夜冥绝脸色更黑了,一个闪身就避了过去,却不想楼陌紧接着就是一个利落的回旋踢直击他下盘,夜冥绝连忙抬腿反击,手上却一直没有放开对楼陌手腕的钳制,甚至更用力了!

    楼陌见两招不成,正要出第三招,却觉得手腕上传来一阵钝痛,楼陌暗暗咬牙,夜冥绝你大爷的!趁他不注意,一个手肘直击他的腹部,只听闻夜冥绝闷哼一声,楼陌脸上闪过一抹得色,这可是你自找的,她楼陌向来睚眦必报!

    当下一脚朝着夜冥绝下身踢去,招式什么样不重要,管用就行!

    不想这次夜冥绝早有防备,两腿一用力,直接就将楼陌的腿夹在了中间……

    两人成一种极其古怪暧昧的姿势抱在一起,对,没错,在外人看来,二人的确是抱在一起的!

    四目相对,一时间火花四射,恨不得在对方身上戳出几个窟窿来才解气!

    楼陌的腿一时间动弹不得,而此刻她的那只手还被他牢牢抓住,如此被动的局面让她顿时被彻底激怒了,暴喝一声:“夜冥绝!你没事找事!”

    说话间,楼陌一个猛地转身,身体弯成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愣是生生将腿从夜冥绝的钳制中挣脱了出来,不过如此做的代价是她的手臂怕是要扭着了……

    然而就在楼陌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时,手臂上却迟迟没有预期的疼痛感传来——夜冥绝这厮竟然放手了!楼陌狐疑地瞥了他一眼,他这是什么意思?

    夜冥绝此刻已经气得牙根痒痒,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犟,认个输服个软能少块肉还是怎么样?竟是宁可扭伤自己的手臂也要强行挣脱他,若是他刚刚的反应稍微慢了一刻,她是不是就打算把自己弄伤?真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

    夜冥绝冷厉的双眸怒视着楼陌,周身散发着几乎要冻死人的寒气,可偏偏楼陌不吃这一套,一双饱含怒火的眼睛瞪着他,冷声嘲讽道:“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

    夜冥绝闻言拳头紧握,拼命扼制住自己想要捏死眼前这个对他屡次出言不逊的女人的冲动,“我再说最后一遍,你必须去!”

    “呵呵——无聊!”楼陌冷冷嗤笑了一声,无视夜冥绝快要喷发的怒火,转身离开了院子。

    对于夜冥绝这种讲道理讲不通的人,她一般只会选择无视,之所以动手,那也是他挑衅在先!

    看着楼陌的背影逐渐离开,夜冥绝只觉得自己的胸腔有一股怒火无法发泄,厉声喝道:“看够了没有!出来!”

    ------题外话------

    亲们是不喜欢某夏的文么,怎么每天都在掉收……好伤心啊,大家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的,某夏一定会虚心听取意见的,希望大家在评论区多多冒泡啊,即日起凡在评论区留言十字以上的,某夏奖励10个潇湘币哦!大家多多参与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