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各取所需-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五十七章 各取所需

    “红衣,把东西给夜楼主!”汶无颜向身后的红衣吩咐道。

    红衣从袖中掏出了一个锦盒,正待要拿给夜冥绝,却又被汶无颜拦住——

    “诶,等等——”

    心念一转,汶无颜再次开口道:“夜楼主,我还有个条件……”

    “说!”夜冥绝皱着眉不耐烦道,这人有什么事情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什么破毛病!

    “九月初一之前,我想暂住在寒山别院。”

    “不行!”凤之尧一听这个,立马开口拒绝,他可不想和汶无颜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每天一抬头就看见一只满世界乱跑的花狐狸,视觉冲击太大了!

    夜冥绝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显然也是不欢迎他的。

    然而汶无颜却仿佛丝毫没有感受到夜冥绝和凤之尧二人的嫌弃,继续道:“现在时间还早,我想在陇邺城多玩两天,怎么,夜楼主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说着以眼神示意红衣将锦盒递给夜冥绝,红衣见状赶紧将锦盒送到夜冥绝面前,夜冥绝伸手接过了锦盒,目光在锦盒上停留了一瞬,随即冷声道:

    “随你!”夜冥绝扔下这么一句话,拿着锦盒就起身离开了客厅。

    汶无颜颇为得意地望着已经气得跳脚的凤之尧,“我说尧尧啊,你是躲不开我的!别挣扎了,因为——没、有、用!”说罢扬声笑了起来……

    凤之尧只觉得自己脑门青筋突突直跳,恶狠狠地瞪了兀自得意洋洋的某人一眼,紧随着夜冥绝追了上去,绝今早的药还没喝呢……

    ……

    书房内,夜冥绝看完锦盒中的内容,嘴角挂起一抹了然的笑容,北堂啸是吗?这个人选倒是不错!只是想不到声名赫赫的北凛太子北堂啸居然还是个痴情人!这一点,他倒是佩服他,能做到这一步,倒也是条汉子!

    凤之尧看着夜冥绝的神色忍不住开口问道:“绝,这消息……”

    将锦盒中的书信递给凤之尧,夜冥绝淡淡地道:“你自己看吧!”

    凤之尧接过那书信,看完之后,不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绝,这消息上说的可是真的?可,汶无颜又怎么会知道这样的宫闱秘辛,还这么轻易就给了我们?”汶无颜那只坑人都不带眨眼的狐狸,不会拿假的消息骗他们吧?

    “你再看看这个!”

    夜冥绝将锦盒中的另一封信递给凤之尧。

    半晌,凤之尧脸色有些不大好,沉声道:“绝,汶无颜要找的这个人,怕是有些麻烦啊!”

    “正是因为麻烦,所以他才敢拿这么重要的消息来交换。不管怎么样,他给的消息对我们来说的确很有用,而替他找人这件事虽然可能会给血刹楼惹来麻烦,但我自会向他讨回应有的利息,绝不会吃亏就是了!”

    夜冥绝目光一闪,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三下,沉声说道。

    绝每次做出这样敲手指的动作,就代表有人要倒霉了,想到这儿,凤之尧顿觉自己太过杞人忧天了,绝可从来不会做赔本的买卖,这些年来和汶无颜打过的几次交道中,汶无颜可是一点儿便宜都没占!

    而这次,汶无颜居然胆敢威胁算计绝,要知道绝可是最忌讳被人威胁了呢,看刚才绝的表情怕是已经想好了对策,凭他对绝那腹黑性子的了解,汶无颜要找的人,绝肯定会帮他找到,至于这代价嘛……可就不好说了!

    “墨风——”夜冥绝对书房外喊道。

    半晌没有人应声,夜冥绝忽然想到自己吩咐他去办事了,这会儿应该不在才对,转而喊道:“墨冰,墨寒——”

    “……”

    依然无人应声……

    夜冥绝脸色倏地落了下来,这两人可是没什么事啊!他是不是待他们太好了,一个二个准备上天了?

    一旁的凤之尧见状,不由地深深为墨冰和墨寒二人捏了一把汗,绝本来就让汶无颜搅得心情不爽,这二人竟还在这个时候玩忽职守,这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吗!自求多福吧,他也救不了他们二人了。

    “来人!”夜冥绝低声喝道,那声音冰冷地能冻死人。

    两个暗卫闻声进来,“属下在!”

    “墨冰和墨寒两个去哪了?”夜冥绝冷声问道。

    “回主子,属下不知!”二人面无表情地答道,原谅他们,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很好!”

    闻言,两个暗卫暗叫不好,主子这要是发火的前兆啊!二人头更低了,一声也不敢吭,试图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见二人这副样子,夜冥绝火气更盛:“愣着干什么?还不派人去找,找到后立刻让他们来书房见我!滚——”

    夜冥绝闭了闭眼睛,心里暗暗道:墨冰,墨寒,你们二人最好是有什么要紧事,否则……哼!

    “是,属下这就去找二位统领!”话毕,二人身形一闪,离开了书房。

    “啊,对了,绝,你今早的药还没喝……呢……”凤之尧忽然想起一事,说完立刻就后悔了,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因为夜冥绝嗖嗖的眼刀已经朝他飚了过来!

    这又不是我说的让你按时喝药,是你自己答应人陌尘的,现在跟我撒个什么气啊!凤之尧在心里哀嚎。

    “去熬药!”

    “啊?什么?”凤之尧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愣地问道。

    夜冥绝一个冰冷地眼神过去,凤之尧立马反应过来,连声应道:“哦哦,好,我这就去,这就去!”

    说着就赶紧离开了书房,那速度快的,竟是连轻功都用上了!

    ……

    半个时辰后,书房外有敲门声响起——

    “主子,属下墨冰!”

    “进来!”

    门外墨冰狠狠瞪了一旁蔫头耷脑的墨寒一眼,推门抬腿走进了书房。

    这个墨寒简直是太不像话,私自偷了主子的酒不说,竟然还在后山喝醉了,一夜未归,直到他方才找遍了整个寒山别院,最后在后山演武场发现他躺在地上,醉得不省人事!

    “主,主子!”迎上夜冥绝灼灼的目光,墨寒有些心虚。

    “说说看吧,你们两个什么情况?”墨寒一进门,夜冥绝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酒气,皱了皱眉,他大概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了。

    “回主子,属下昨夜去酒窖偷了两坛酒,然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