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买卖交易-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五十六章 买卖交易

    红衣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饶是跟了主子这么些年,对于主子这副样子,她还是有点接受无能,这会儿也只能面无表情地违心道:“主子说的是!”

    “汶无颜,你有何目的不妨直说!”夜冥绝终于失了耐心,冷冷地开口问道。他可不认为汶无颜大半夜地不睡觉跑来寒山别院,只是为了证明寒山别院不如他的红枫居!

    相识多年,对汶无颜的这点了解他还是有的——那就是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狐狸,无的放矢可不是他的风格!

    “我说夜冥绝,这么些年了,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单刀直入啊!一点儿迂回都不懂,真是好没意思!”汶无颜翘着兰花指眼唇笑道,其眼神那叫一个顾盼神飞、秋波涟涟啊!

    看得门外正要进来的凤之尧直呼辣眼睛!正要扭头就走,却不想此时的汶无颜已经看到了门外的他,扬声调笑道:“呦,这不是我们尧尧嘛,好久不见,可是想我了?”

    凤之尧闻言顿感一阵恶寒,只觉得刚吃的早饭直往外翻腾……深深吸了一口气,凤之尧缓步踏了进来,看都不看一侧座椅上的汶无颜一眼,径直走向另一侧座椅,坐下后望着夜冥绝,嫌弃道:“他什么情况啊?”

    说着扫了一旁的某只花狐狸一眼,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鄙夷。对于这种长得过分妖艳又成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人,他真的是想离得越远越好,小心脏根本承受不住好吗!

    “尧尧,我可是特意来看你的呢!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汶无颜继续对凤之尧撒娇……没错,他的语气就是在撒娇!

    “打住,赶紧打住,我跟你可一点都不熟!”凤之尧脸色臭到不行,这人就这么没皮没脸吗!

    “汶无颜,你的那一套在我这儿最好适可而止!”夜冥绝冷声喝道,他没工夫看他在这儿演戏!

    看到夜冥绝的怒火即将爆发,汶无颜终于不再折腾,正了正神色,道:“好,那我便直说了!”

    此刻的汶无颜与方才的那只花狐狸判若两人,丝毫不见其风流不羁的浪荡之态!看得一旁的凤之尧目瞪口呆……

    “听说你们在秘密调查北凛皇室……”

    话刚说到这儿,汶无颜就看到夜冥绝和凤之尧二人变了脸色,连忙道:“别着急,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同你们坐桩买卖,不知夜楼主意下如何?”

    夜冥绝眼神闪了闪,他前日晚上才派人去调查这件事,昨晚汶无颜人就到了他寒山别院,就算他千机阁在北凛颇有势力,但这是不是也太快了些……

    想到这儿,夜冥绝望向汶无颜的眼光有些深沉,难道说千机阁对北凛的掌握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夜楼主放心,我千机阁目前还没有你所想的那样的通天本事,这一次的事不过是凑巧罢了,我这几日正好人在襄阳城,也是偶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这才连夜赶了过来!”

    他原本就是接到第一楼的邀请函,要去庐阳城参加鉴宝大会的,只不过中途改道来了陇邺城而已,为的就是想和夜冥绝达成一个条件……

    想到自己的真正目的,汶无颜的眸色黯了黯,恍若千年深潭般沉寂幽寒,那个人想要做什么他不管,但她万不该惹到他的头上来,既然惹了他,就要做好承受他怒火的准备,到时候可莫要怪他翻脸无情才是!

    将汶无颜的神色尽收眼底,夜冥绝心思微转,沉声道:“说说看你开出的筹码!”

    “很简单,我帮你查到你想要的,甚至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汶无颜缓缓说道。

    “我为何要你千机阁来帮这个忙?”夜冥绝冷声嗤笑道。

    言外之意是我自有血刹楼的情报网,用不着舍近求远烦劳你千机阁!

    诚然,近百年来千机阁在北凛积蕴深厚,其势力更是盘根错节,但他血刹楼这些年来也没闲着不是!

    “哈哈——”汶无颜朗声一笑,“夜楼主当然有办法得到你想要的消息,这一点我自然不会怀疑,只不过,若我没猜错的话,夜楼主的时间恐怕没那么充裕吧!”

    “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在北凛的地盘上,到底是我千机阁行事更为便利一些,别的不说,只一点,只要你夜楼主应下了这桩买卖,我千机阁立刻便能把消息双手奉上!”

    汶无颜言语间颇是自信,仿佛肯定了夜冥绝会同他做这笔生意一样。

    事实上,他猜的的确没错,夜冥绝这一次确实很着急,他必须赶在九月初一之前将一切都布置好,而如今不过剩下二十余日的时间了……

    无疑,汶无颜提出的条件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那你的条件呢?”

    听到夜冥绝的这句话,汶无颜顿时放下心来,只要夜冥绝问起了他的条件,就说明这一把他赌对了!

    “我要你血刹楼帮我发追魂令找一个人,但不要取她的性命,因为……”

    “我要亲自动手!”汶无颜眼底的阴鸷一闪而过。

    “追魂令之下从来不留活口,这一点,我以为你应该是清楚的!”夜冥绝沉声道。

    汶无颜挑眉:“凡事总有例外,不是吗?”夜冥绝行事可不像是会拘泥于这种小节的人,不过是想要借此提高价码罢了,不过只要能帮他找到那个人,他不介意多付出些代价!

    “你若还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就是!”

    闻言,夜冥绝略微勾了勾唇,看来那个人是真的把汶无颜惹到了,不过这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他只要考量一下如何能从中获得最大的利益就是了!

    于是,夜冥绝毫不客气地开口:“九月初一的鉴宝大会,在适当的时候配合我行事!”

    “成交!”汶无颜嘴上答应得爽快,心里却划过一道狐疑,夜冥绝不是从来不喜欢参加这种场合吗?往年的鉴宝大会也没见他去过啊,怎么今年这是……

    然而令汶无颜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鉴宝大会之后,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想见到夜冥绝,一提到夜冥绝此人他就恨得牙根痒痒……

    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