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千机公子-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五十五章 千机公子

    不想却被汶无颜拦着了去路,“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好心提醒你,你怎么还不领情呢!”说着还自以为风流潇洒地拨了拨额前那一缕垂发。

    伴随着他的动作,一股浓郁的香风再次袭来,楼陌被呛得咳嗽起来,心中顿时大为光火,这人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懒得与他废话,楼陌冷眼睨着他,只说了一个字:“滚——”

    汶无颜显然是没有料到楼陌会是这么个反应,愣了愣神儿,待他反应过来,演武场上哪里还有楼陌的影子!

    ……

    却说这边楼陌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不由地心下诧异,这汶无颜怎么会大半夜的出现在寒山别院的后山演武场中,是与夜冥绝认识还是别有目的?

    在楼陌的印象中,这个汶无颜城府颇深,虽然外表一副风流不羁的浪子模样,可任谁也不会忽视他背后的千机阁,那可是江湖四大势力之一!这种人在楼陌眼里那就是一只笑面狐狸,看似好说话,实则阴狠无比,坑人绝对都不带眨眼的。

    从前,楼陌易容成无情公子时倒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但也只是远远地打了个照面,并未有何交谈,所以说他应该对自己没什么印象,毕竟他见到的无情公子可是个大男人!

    更何况她现在可是南宫浅陌,所以楼陌倒并不担心他会认出自己来,而就刚才的碰面而言,他也的确不认识自己。

    不过话又说回来,千机阁远在北凛潞州城,这个汶无颜千里迢迢跑到这陇邺城做什么?等等,陇邺城离庐阳城不过半日的路程,难道说,他是冲着九月初一的鉴宝大会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为何不直接去庐阳城,反而跑来了陇邺城,要知道,从潞州到陇邺可不顺路啊,除非……他有什么非来不可的理由!那么,夜冥绝知道此事吗,又或者这根本就是他默许的?

    算了,这些事都不是她该烦心的,她只要等到千年冰蟾到手,顺利解了夜冥绝身上的毒,然后走人就是了。至于汶无颜,想来夜冥绝应该已经知道了他的到来,否则他这寒山别院的守卫岂不是真成了摆设了!

    摇了摇头,楼陌将脑子里的事情甩开,躺在了床上,很快便和周公约会去了。

    ……

    次日一大早,墨冰前来敲门——“砰砰砰!”

    “陌姑娘,你醒了吗?”

    “**!”楼陌翻了个身,爬起来看了看窗外刚蒙蒙亮的天,忍不住咒骂了一句,你这么敲门,我只要不是头猪,肯定被你吵醒了!

    大清早的扰人清梦是会遭天谴的好吗!

    楼陌没好气地答道:“现在醒了!你最好是有什么急事!”

    “陌姑娘,是这样的,昨晚墨寒一直没回去,我今早起来也不见人,所以想来问问姑娘,昨晚可有见到过墨寒?”门外传来墨冰那不苟言笑的声音,只隐隐带着一丝急切和担心。

    墨寒!楼陌闻言心下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那小子该不会是还在……

    想到这儿,楼陌不禁扶额,她哪能想到那小子酒量这么差,一醉就是一整个晚上啊!

    起身打开门,楼陌轻咳了咳,强作镇定道:“我昨日自演武场离开后就再没见过他,何况,我和他又不熟,他这会儿在哪连你这个朝夕相处的好兄弟都不知道,我一个外人就更不知道了,你要不还是派人四处找找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就是一晚上没见人嘛,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还能丢了不成!”楼陌又一脸无所谓地补充了一句。

    墨冰:“……”

    不熟……不熟你昨天还下手那么不留情面!墨冰暗暗吐槽。

    不过陌姑娘说得倒也没错,墨寒毕竟是个男人,只要没有出门,在这寒山别院中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是他太过紧张了,派人四处找找也就是了。

    “如此,便不打扰姑娘了!告辞!”说着墨冰便离开了楼陌的房间。

    这边楼陌还在暗暗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反正是墨寒自己喝醉的,她可没逼他,所以说这事儿可赖不着她!嗯,没错,就是这样!

    再说了,虽然说现在天凉了些,不过他一个大男人,在外面睡了一晚上而已,应该不至于那么娇弱,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染了风寒,大不了她给他开药就是了!

    想到这儿,楼陌终于将自己心里仅存的那一丁点儿愧疚感给消除了……

    ……

    别院客厅内,夜冥绝坐在主位上一言不发地喝着茶,而汶无颜则是四处打量着这客厅,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其实,昨晚汶无颜前脚刚踏进寒山别院,夜冥绝后脚就已经知道了,本想派人把人“请”过来问问来意,谁知人家却来了句“天色太晚了,他要睡美容觉,有什么事明日再说!”直接把他给噎了回去。

    当真是好一个理直气壮的借口啊,他竟无言以对!

    夜冥绝无法,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若是拒绝倒显得小家子气了,再加上他同汶无颜虽算不上交情匪浅,但也是打过一两次交道的,对于他的为人倒也算是颇为了解,这个人虽说行事毫无章法,但料想他在在自己的地盘上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于是夜冥绝只好派人暗中盯着他,任由他在这寒山别院中睡了一晚。而对于他昨晚去了后山演武场一事,夜冥绝自然也是清楚的,他布的那些个阵法,原也没指望能拦得住汶无颜这样的高手!

    “啧啧啧,夜冥绝,你这别院也就一般般嘛,比我的红枫居可差远了!堂堂血刹楼也不过如此!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故人诚不欺我也!”汶无颜回到了座位上,轻缕了缕额前的头发,很是有些得意地笑道。

    身后的女侍卫红衣闻言不由地暗暗翻了个白眼,可不就是不能比吗,谁会像您似的,恨不得把天底下所有的宝贝全都摆在墨枫居里,弄得整个红枫居金碧辉煌的,看着就晃眼!

    似乎是感觉到了红衣的暗暗吐槽,汶无颜转头向她抛了一个媚眼儿,笑道:“小衣衣,你说是不是呀?”

    ------题外话------

    某夏:正在看文的亲亲们可不可以在评论区冒个泡呀,对文文有什么意见或建议都可以说啊~眼巴巴地等着大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