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酒后真言-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五十四章 酒后真言

    “还有,”楼陌似笑非笑地望着墨寒,“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了,那么,你答应我的呢?”

    “咱能打个商量不,明日给你,今晚实在是太累了!”墨寒有些讨好地看着楼陌。

    却被楼陌无情拒绝:“不行!”

    盯着墨寒,楼陌一字一顿地道:“我现在就要,立刻、马上!”

    墨寒被她盯得只觉得后背阴风阵阵,仿佛他若是敢说个“不”字,她就会立刻再把他揍一顿……

    墨寒无奈,只能认命地点点头,谁让他求人家教了他功夫呢!

    拖着酸痛的身子,墨寒去酒窖给楼陌取来了两壶酒,递给楼陌,道:“喏,你要的酒,这可是上好的琼浆玉露!”

    在墨寒看来,陌尘不过是小姑娘心性,一时兴起想要品品酒罢了,就挑了比较精致温和的琼浆玉露,殊不知,楼陌向来都是喝烧刀子的人……更何况,她今晚可是有目的的,这琼浆玉露可不是她想要的!

    扫了一眼墨寒拿来的酒,楼陌不屑地嗤笑道:“我教你半天,就值这么两小壶酒?”

    “你!”墨寒一时气结,“你真是不识好歹,你知道这琼浆玉液有多珍贵吗,这可是每年宫里面御用的贡酒!多少人想喝都喝不着呢!”

    “哦,是吗?”楼陌无所谓道:“既然如此,那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一介布衣,消耗不起这样金贵的东西!”

    “好!这可是你自己不要的!哼!”墨寒气冲冲地拿着酒走了,不一会儿,又抱回来两大坛酒,“砰”的一声放在楼陌面前,冷笑道:“这两大坛总算是够你喝的了吧!”

    拔开酒坛上的塞子,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面而来,楼陌眼前一亮,不错啊,陈年西风!这个她喜欢!

    抱起酒坛仰头就饮下一大口,清冽的酒顺着嗓子而下,沁入肺腑,醇香馥郁,可谓是酣畅淋漓,楼陌不禁在心里大呼过瘾,到底是江湖上的四大名酒之一,果然名不虚传!

    一旁的墨寒看得不免有些傻眼,他本来是报复性的给陌尘取来了这陈年西风,想要给她个教训,谁知道这陌尘竟有如此酒量,一大口陈年西风下肚,不仅面不改色不说,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

    她该不会是在强撑吧?墨寒忍不住有些怀疑,那可是江湖上四大名酒之一的陈年西风啊,最是以烈性出名,连他这个大男人都不敢这么个喝法,陌尘她……

    “墨寒,怎么样,敢不敢跟我喝?”以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另一坛酒,楼陌有些挑衅地望向墨寒,酒是好酒,可她的目的也不能忘了不是!

    “有何不敢!”墨寒顿时被激起了斗志,他笃定了陌尘一个女子绝不可能有如此好的酒量,打他是打不过她了,他就不信喝还喝不过她不成!

    然而事实证明,喝,他也是喝不过楼陌的……

    一刻钟后,墨寒已经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而此刻的楼陌眼底还是一片清明。

    “墨寒,墨寒?你喝醉了!”楼陌摇了摇他的肩膀,试探地问道。

    “没,没醉,我怎么可能喝醉!”墨寒有些口齿不清地嘀咕道,说着,伸手还要去够那酒坛子,却是连边都碰不上了。

    “墨寒,我问你个问题。”楼陌开始诱导他。

    “什么,什么问题?”墨寒晕乎乎地抬头,想要看清陌尘在哪儿,却觉得周围景物全在晃动,“陌尘,你,你别晃啊!”

    楼陌一头黑线,她动都没动好吗!果然醉鬼就是不招人待见,还是赶紧问正事儿的好。

    “你们的武功是夜冥绝教的吗?”

    “武,武功啊,是我们老楼主教的,主子他只是偶尔跟我们过几招。”

    “嗝——”说着墨寒打了个酒嗝,一股难闻的酒气扑面而来……

    楼陌蹙眉,血刹楼几时还有个老楼主了?顾不上多想,她捂着鼻子继续问道:“那你们跟踪我的手法也是老楼主教的吗?”

    “是,是啊,老楼主,也是我们主子的师父呢!”

    “那你们老楼主现在何处?”楼陌有些急切地问道,或许墨寒口中的这个老楼主才是她的老乡!

    “嗯?什么?”墨寒此刻已经有些迷迷糊糊了。

    “我是问你,你们老楼主人在哪?”楼陌无语地吼道,这跟一个喝醉的人说话还真是费劲!

    “噢噢,你是说老楼主啊——”墨寒说到这儿偏偏停顿了下来,这给楼陌气得啊,真想上去给他两脚,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诶——诶——你干嘛呀!”墨寒不满地嘟囔着,“老楼主早就死了啊!”

    楼陌:“……”

    感情她费尽心思白折腾了这么半天,她唯一有可能出现的老乡早都挂掉了!你大爷的,楼陌忍不住要爆粗口,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恨恨地瞪了倒在地上的墨寒一眼,楼陌实在火大,忍不住又给了他两脚,转身就要离开,却听得一道十分欠揍的声音传来——

    “啧啧啧,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这么暴力可不好,将来可是会嫁不出去的!”

    楼陌寻声望去,只觉一阵浓郁的香气袭来,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只见来人穿了一身十分骚包的粉色长衫,外罩同色衣袍,衣摆上绣满了妖娆的蝴蝶,腰间束一条白色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

    额前垂下了一缕长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荡漾着令人眩目的笑容,再配上他那无时无刻不竖起的兰花指……

    楼陌只觉得一阵恶寒!

    这世上能做如此打扮的人,她根本不作他想,定是千机阁的千机公子汶无颜无疑!

    虽说楼陌是个面痴,而这人她也只见过一面,但对于他的身份却十分肯定,因为他的装扮实在是太……别致了!让她想不印象深刻都难!

    实在受不了他身上的脂粉味,楼陌用衣袖掩住口鼻,冷声道:“阁下还是少管闲事的好!”说着就要离开此地。

    ------题外话------

    某夏:女主的酒量可不是盖的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