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涅槃重生-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五章 涅槃重生

    第五章 涅槃重生

    正午的烈日炙烤着大地,一望无际的荒原上空,几只苍鹰盘旋着,时而发出的嘶鸣仿佛绝望的呐喊,荒原上孤零零地立着几棵古树,那树梢竟纹丝不动,就连空气都恍若静止一般。

    是了,这个地方就是东霂与西霄、北凛三国交界之处--笀川,一个被称做“死亡之境”的地方。

    “嗖!嗖!嗖!”

    几支箭射出,上一瞬还在空中盘旋的苍鹰便掉落下来,留下了最后的悲鸣在这片荒原上空环绕,久久不曾消逝……

    耳边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一红衣女孩慌不择路地拼命往前跑着,发丝散乱,衣裙破败,隐约能分辨出是上好的料子……她的脸上身上满是各种擦伤、刮伤,狼狈不堪,几乎看不清本来的面目,唯有那双眼睛,清澈明亮,让人一眼就深深记住……

    女孩依旧拼命地跑着,却没有发现,她的前方……是悬崖!是笀川无溟崖!

    霎时停下了脚步,女孩脚边的石子落下了悬崖,坠入幽暗莫测的万丈深渊之中,一丝声息也无,彷佛从来不曾存在过。崖底阵阵阴风传来,让女孩精神一振,她陡然心惊,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下传来,若刚刚没有及时停下来,此刻落入悬崖的……便是自己!

    身后的杀手们已然逼近悬崖,她,无路可逃!女孩收敛了心神,强自镇定,“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一定要杀我不可!”她转过身来直直地望着眼前这些黑衣蒙面的人,怒声质问。

    自她出了东霂边关陇邺城,这些人就盯上了她,七天了,这些人追杀了自己整整七天七夜!就在昨天,所有保护她的侍卫们都死了,只剩下她一人被逼得走投无路才逃入了这片荒原,想到这里,女孩握紧了拳头,就是死,她也不要落入这些人手里!

    女孩灼灼的目光让为首的黑衣人玄城倏地一惊,心下大骇,这女孩的气势好生惊人,险些让自己这个在江湖血雨腥风里闯荡了数十载的人为之折服!多年的杀手生涯让他迅速回过神来,玄城不禁暗笑自己太过胆怯,不过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被逼到绝路强作镇定罢了,何惧之有!

    “哈哈哈哈……”玄城大笑,他盯着悬崖边上的女孩,“你一个将死之人,告诉你也无妨,就当大爷我发发慈悲,让你做个明白鬼!”

    “你从上京城出来,一路行踪隐蔽,你以为,我们是如何知道你的路线的!”玄城冷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小姑娘,别怪我们,安心上路吧!兄弟们也好早些回去交差,记住,下辈子有点儿防人之心!”

    女孩神色一紧,随即明白了一切,南宫浅歌、安氏!你们好手段!这次离家,行程路线皆是安氏一手操持,可笑自己太过自负,以为安氏向来安分,没那么大的胆子在自己前往逍遥谷的路上动手脚,如今看来,会咬人的狗从来不叫啊!南宫浅歌、安氏!若我南宫浅陌还能活着,必让你们付出代价!

    “放箭!”玄城冷漠地下令。

    漫天的箭雨扑面而来,眼看着就要射向女孩,玄城也正要放下心来,却只见女孩猝然转身,身形一纵,就朝悬崖跳去……

    “拦住她!”玄城大喝!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他追到崖边,只见到一个红色的身影飞速向崖底坠去,那抹红色越来越小,很快便消失不见……

    悬崖边上,玄城手中握着方才从女孩腰间扯下的玉佩,不禁感叹:“倒是不负镇国将军府的名声,是个硬骨头!”

    转身对其余人命令:“记住,镇国将军府二小姐南宫浅陌于笀川无溟崖坠崖而死,尸骨无存!撤!”

    --南宫浅陌,是生是死全凭你自己的造化了!

    照理来说,落入这笀川无溟崖断无生还的可能,但不知怎的,想到那双澄澈坚定的眸子,玄城总觉得这个女孩不会就这样死了……

    这边,镇国将军府玉笙院内,南宫浅歌正在同安氏用膳,忽然不禁打了个寒颤,南宫浅歌连忙抓住安氏的手:“娘,这次的事一定不会出什么差错,对吧?”

    安氏此刻也有些不安,但转念一想,千机阁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杀手组织,其信誉有口皆碑,这次她可是下了血本,重金聘请了千机阁的“玄”字辈杀手,他们,是断然不会失手的!想来,这个时候南宫浅陌应该已经死了,便又放下心来,嘴角扯出一丝狠辣的笑--夏侯华绫,你想不到吧,你的女儿此刻已经在赴往阴曹地府的路上了!你斗不过我,你的女儿也休想斗过我的女儿!此刻的安氏脸上充满了疯狂,让南宫浅歌心下一惊:何时自己向来温和柔弱的娘竟变得如此狠辣!那脸上的神情说是丧心病狂也不为过!

    稍倾,安氏敛了敛已有些狰狞的神色,脸上重新挂上温和慈爱的笑容,仿佛刚才那个疯狂的女人从来不曾存在一般,她轻拍了拍南宫浅歌的手,安慰道:“放心,这次娘同你舅舅做了万全的准备,那个丫头绝不会再回来了,你就安心做你的将军府大小姐便是!”

    听到安氏的保证,南宫浅歌终于放下心来,母女二人便继续用膳了。

    三日后,千机阁传来消息,言任务完成,南宫浅陌在笀川无溟崖坠崖而死,尸骨无存!听到这个消息,安氏彻底舒了一口气,立刻吩咐丫鬟将大小姐请来。

    片刻,南宫浅歌来到了玉笙院,“娘!你急急忙忙地叫我前来可有何要事?我下午还要和左相府的路大小姐一同去逛街呢!”南宫浅歌有些不解。

    “浅歌啊,从今日起,你便是这府上最尊贵的小姐了!再也无人敢同你争抢!”安氏眉间俱是掩不住的得意。

    “娘,你的意思是说--”南宫浅歌立刻拉住安氏的袖子,显然很是惊喜。

    “不错!正是你想的那样,”安氏顿了顿,“她不会再出现了,今后,你只需好好练习琴棋书画,争取在三年后的国宴上拔得头筹,成为这上京城第一才女!如此一来,你的前程自是不可限量!”安氏说着,仿佛已经看到南宫浅歌成为上京城第一才女后的景象了。

    “是,您放心便是,三年后的国宴我定不负娘所望,这上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我势在必得!”南宫浅歌露出高傲的神色,眼中是毫不掩饰的野心!

    笀川无溟崖下,参天的古树枝繁叶茂,苍翠欲滴,飞流而下的瀑布汇入一汪深不见底的水潭,时而传来几声飞鸟的啼鸣,好一个清幽雅致的地方!与崖上的苍寂荒芜大相径庭!

    “诶!师兄!前面好像有个人!”一声怪叫在谷中显得颇为突兀,惊起了一群飞鸟……

    远处两人慢慢走近深潭,其中一个身穿藏青长袍的男孩正是刚才怪叫的那人,他正要拉着身旁白衣男子的衣袖往前,却被那男子轻巧地避开了去。

    “我说师兄,你这洁癖还有完没完了!连你最聪慧机智善良可爱的小师弟都碰不得,以后要是成亲的话可怎么办才好呀!唉,真是让人操心哪!师父也不管管你,看来还是得让我这个师弟来想法子……”男孩絮絮叨叨一本正经地说道,抬头却发现白衣男子已经抱起深潭边上的那个女孩走远了……

    “诶诶诶!师兄!师兄!你等等我啊!你怎么能忍心抛下你如此聪慧机智善良可爱的……”男孩突然停了下来,用手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道:“不对啊,师兄,你的洁癖呢!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我得赶紧去看看那女孩是何方神圣!”说着便追了上去,身形快得离谱……

    林间小木屋内,楼陌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这是哪儿?”楼陌心下疑惑,正要起身,却发现浑身剧痛,自己何时受伤了?连忙想要查看自己的伤势,却被什么刺痛了眼睛,楼陌抬手挡了挡--竟然是阳光!

    不对!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有十年不曾感受到阳光了,因为白日里旁人根本看不到她,阳光自然也不会照到她。这时,楼陌忽然看到了一双白皙小巧的玉手!这,这不是她的手!她入伍八年,因为常年持枪,手中早已遍布老茧,更何况,这分明是一个小女孩的双手好吗!难道,难道那个神秘人所说的“合适的时机”就是现在?楼陌正在诧异,却见一个藏青色的身影跳了进来,没错,他确实是“跳”进来的--

    “嗨!小妹妹你醒了啊!”说着便坐在了床边,伸手摸向楼陌的额头,却被楼陌一把抓住了手,--“嗷嗷嗷!放手!放手!疼--疼--疼!”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诶,虽说我没指望你以身相许,但也你不能恩将仇报哇--”男孩不禁心中暗忖:这女孩年纪不大,手劲儿倒是不小……

    楼陌看着眼前这个长得颇为精致的男孩,不禁头大,她前世活了二十六岁,加上在这个世界的十年,算起来她现在都三十多的人了,现在却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生喊“小妹妹”,她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再强,也有点难以接受这种反差好吧,简直是--恶寒!

    楼陌瞪着眼前的小子:“你说,是你救了我?”原谅她,她实在难以相信这个小子的话,因为他看起来就非常不着调,脸上分明写着三个大字--“不靠谱!”

    “当然是我救了你啦!”男孩嬉皮笑脸地望着楼陌,说道,“那个,你先放手,放手哈!姑娘家家的,这么暴力可不好……”开玩笑!被这么一个十岁的小姑娘抓着手,不能动弹,他很掉面子的好吧!这要是传出去他英明神武的形象可就毁了……男孩不禁腹诽。

    楼陌慢慢地松开了手,却依然没有放松警惕,她盯着这个小子,仿佛若是他再胡说八道动手动脚,下一秒就会掐住他的脖子一般,男孩忽然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阴风阵阵……

    “小姑娘,你醒了!”一声淡漠清冽的男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