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良药苦口-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四十九章 良药苦口

    可惜凤之尧并不了解楼陌的行事风格,不知道她其实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还对她信誓旦旦地保证道:“陌尘你放心,我一定会监督他按时服药的,保证一顿不差!”

    楼陌点头表示放心,又给了他一个“我看好你”的眼神,凤之尧顿时信心满满地拿着药方就去抓药了。

    夜冥绝看着二人的神色总有种不祥的预感,虽然他不懂药理,但直觉告诉他那药方绝对有古怪,可奇怪的是凤之尧怎么会没有看出问题来呢,还是说那药方并无不妥之处?

    这种纠结在看到陌尘嘴角勾起的那一抹诡异的笑容时,立刻消失不见,此时此刻,他敢肯定陌尘定是在药方上做了手脚,只是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不良影响罢了,所以凤之尧才会蒙蔽了过去……而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这一切在凤之尧将药煎好端过来时得到了验证——

    夜冥绝接过了那碗药,刚送到嘴边,一股浓重难闻的药味便扑面而来,而当那药入口的一瞬间,他顿时变了脸色,几乎要把药吐出来!

    似乎是看出了夜冥绝意图,楼陌在一旁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凉凉地开口:“堂堂夜大楼主不会是——怕苦吧?”

    夜冥绝抬头恨恨地瞪着陌尘,他敢保证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他中毒这么些年来,服过的药不尽其数,却还从未喝过如此苦的药,虽然他不怕苦,可这也不代表他没有味觉啊!真是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弄来的药方,一口就让人反胃想吐!

    他如今算是明白了,就说陌尘这个女人不像是什么好说话的人,昨天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妥协就留在了寒山别院,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真是好得很啊!

    他这边正恨得咬牙,偏凤之尧这厮还在一旁苦口婆心地劝道:“绝,这药真的对你解毒有好处,苦是苦了些,但正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啊!”

    “凤之尧,看样子你们夜大楼主是怕苦不愿意喝呢,要不你去给他寻些蜜饯来?这药要是凉了效用可就没那么好了!”楼陌挑衅地看向夜冥绝,那神情仿佛在说:我就是故意整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凤之尧闻言正要出去找蜜饯,夜冥绝气得额上青筋直跳,咬牙道:“不必了,这点苦我还不放在眼里!”说罢便一咬牙,仰头将药一饮而尽,“砰!”的一声将药碗放在了桌子上!

    这女人一口一个“夜大楼主”,分明是在激他,还说什么让凤之尧寻蜜饯给他,开什么玩笑,他一个大男人喝碗药还要吃什么女孩家的零嘴蜜饯,传出去他还要不要脸了,只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恨了!夜冥绝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嚣张的女人,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陌尘,这个仇他记住了!

    “夜大楼主果然好样的,既是如此,我便放心了,想必以后这一天三顿的药夜大楼主定然是会毫不含糊地按时服下吧!”楼陌似乎生怕夜冥绝不够窝火,再次出言挑衅。

    夜冥绝再次被这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女人给噎了一下,脸色铁青,幸好是有面具的遮挡,不然一定可以看到他脸上那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不、劳、你、费、心、了!”夜冥绝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是最好不过了,既然如此,也就暂时没我什么事了。我闲来无聊,在这寒山别院中随意转转应该没有问题吧,还是说——”楼陌望向夜冥绝,再次语出惊人道:“夜大楼主在这寒山别院中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不成?”

    看着夜冥绝紧握着的双拳,和周身散发的几乎要杀人的气息,凤之尧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不由地在心里默默给陌尘点赞,这普天之下胆敢这么挑衅于绝的人怕是只此一位了……

    夜冥绝几乎要被气乐了,这个女人非得这么阴阳怪气、句句带刺儿地跟他说话不可吗!他不就是限制了她的自由不让她出寒山别院吗,怎么就如此记仇!许是被气得厉害,他此刻反而平静了下来,冷声道:“随你!这世上能被人发现的秘密都不是秘密!”

    闻言,楼陌不禁挑眉,不错啊,居然没有再次被她激怒,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到如此地步也是不容易,血刹楼楼主倒是名不虚传!看在他还算上道的份上,楼陌十分好脾气地决定暂时放过他,不再继续和他呛声了!抓紧时间打探下地形才是她真正的目的,既然要留在寒山别院一个月,如此被动可不是她的风格……

    “行了,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很识相的,就不打扰夜大楼主休息了,有事找我就好!”楼陌一副“我最好说话”的样子,说着就离开了房间。

    凤之尧目瞪口呆地望着扬长而去的楼陌,好半天才颤巍巍对夜冥绝道:“绝,你——还好吧?”

    “你说呢?”夜冥绝神色不明,只是死盯着门口楼陌离开的方向。

    “绝,那个,我觉得吧,刚才陌尘说话是冲了点,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嘛,毕竟有多大的本事就有多大的脾气,何况她的话虽不好听了些,但终究是为了你好,她没有恶意的,你要是觉得憋屈还是发泄出来比较好,免得藏在心里对身体不好啊……”

    凤之尧弱弱地劝道,事实上,他觉得以夜冥绝的脾气能忍到现在当真是个奇迹了,不得不说陌尘真的是个人才,总能不动声色地把人逼出内伤,而这个人还偏偏是夜冥绝……

    夜冥绝一个眼刀过去,凤之尧赶紧噤声,看样子绝是被气得不轻啊!

    “绝,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去吩咐厨房给你准备中午的药了,你好好休息,好好休息哈!”说着凤之尧就脚底抹油溜走了。

    而夜冥绝听到“中午的药”四个字不禁一阵恶寒,可偏偏陌尘开的那药连凤之尧都说不出半点毛病来,他除了闭着眼往下灌还能怎么办!如今看来只能等到九月初一,拿到千年冰蟾后让陌尘给他解了毒,到那时应该就不用再喝这要命的苦药了!夜冥绝暗暗安慰自己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