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所谓敲门-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四十八章 所谓敲门

    至于夜冥绝的真实身份,他是瑄王也好,血刹楼楼主也罢,楼陌表示她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人总是要为自己的好奇心付出代价的,在她看来,夜冥绝此人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麻烦,跟他扯上关系一定会惹来杀身之祸,她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夜冥绝此时此刻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楼陌划到了“麻烦”的那一类……

    次日清晨,在簌簌的雨声中楼陌缓缓睁开眼,坐起身来望向窗外——原来竟是下雨了吗?穿上鞋走到窗前推开窗子,一阵阵凉意袭来,她伸出手去触碰潺潺的雨丝,那冰凉的触感让她顿时清醒过来,睡意全无。

    窗外的秋雨若有若无的飘着,悬在空中象一个说不完的故事,没有开头,也看不到结局……

    “笃笃——”门外敲门声响起,凤之尧的声音随即传来——

    “陌尘,你起了吗?”

    “起了,你进来吧!”楼陌走到床边椅子上坐下,打散头发又用一根发带将满头青丝束起,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潇洒利落,看得刚进门来的凤之尧一愣。

    楼陌转过头来发现凤之尧正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身后还跟着一个端着水盆的小厮,也是愣愣地看着她……

    “把水放下吧,多谢了!”楼陌对那个小厮说道。

    小厮回过神儿来赶紧将端着的水盆放在了小桌上,心里不禁有些受宠若惊,这个陌尘姑娘是在跟自己道谢吗?于是连声道:“姑娘不必客气,这是小的应该做的,应该做的,姑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小的告退。”说罢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看着那个小厮仓皇离去的背影,楼陌颇有些好笑,不就是道个谢罢了,至于这么惊悚吗!当下也不去管他,走到桌前拿起毛巾来自顾自地洗脸……

    凤之尧轻咳了一声,道:“那个,是这样的,我有些不放心绝,你一会儿能跟我去看看他吗?”

    这边楼陌已经洗完了脸,放下了手中的毛巾,道:“我好了,走吧!”说着就要往外走去。

    凤之尧有些犹疑地开口:“你,这就算是好了?”

    他所见过的女子当中,哪个早上起来不是涂涂抹抹一个多时辰,从发髻钗环到衣裙配饰反复挑选搭配到满意了才出门的,就是他那个大大咧咧的妹妹出门前也是要好一番梳洗打扮的,还真没见过哪个像陌尘这般随意的,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刚刚敲门时陌尘也不过是才起来而已,这前后一刻钟不到的功夫,就收拾好了?这速度倒是比他这个男人还要快了,凤之尧此刻有些怀疑人生……

    “不然呢!”楼陌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给他,直接越过他走了出去,真是有够无聊的,哪条律法规定女子出门前一定要好好打扮的,她才没有那个闲工夫好吧,又不像前世要出任务时不得不提前化妆拾掇自己!

    楼陌走到隔壁门前,相当不客气地敲了敲门,也不待里面的人应声,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后面的凤之尧刚赶上来就见到楼陌推门而入的这么个情景,顿时满头黑线,这是有多不把自己当女人啊,人家一个大老爷们儿的房间,她说进就进……如此看来,她昨日说要和自己住可能还真不是开玩笑的!

    生怕错过了什么好戏,凤之尧也赶忙追了进去。

    ……

    夜冥绝正躺在床上,听到敲门声倏地睁开了眼睛,一把抓过枕边的面具扣在脸上,下一刻就看到了陌尘已经来到他的床前,这个女人真的是太气人了,就这么随便地进入一个男子的房间,她,她就没有半点羞涩可言吗?如果住在这个房间地不是他,而是别人呢!她也是这样直接闯进来吗?一想到这个,夜冥绝的脸色就变得相当难看,他瞪着楼陌,咬牙道:“我有说让你进来了吗?”

    “我敲过门了!”楼陌一脸无所谓地道,她自认已经很给夜冥绝面子了,话说这些年来,她进闻子兮和几个师兄们房间的时候又何曾敲过门!没做亏心事又怕什么鬼敲门,何况她又不是鬼!

    一把抓过夜冥绝的手腕,也不去管他那要杀人的眼神,楼陌自顾自地诊脉——脉象微涩,虽是还有些虚浮,但好在已经渐渐平稳。

    收回了手,楼陌淡淡开口:“暂时没什么大碍了。”

    忽然抬头对上夜冥绝那副连面具都遮不住的臭脸,楼陌顿时觉得心下极为不爽,眼神一转,随即向一旁的凤之尧道:“不过,为了配合之后的解毒,他需要先行调养一下身子,这样吧,我开个方子,每日早中晚三次服药,你来监督!”

    说罢便自行走到桌案上拿起毛笔刷刷写来起来,不一会儿,楼陌拿起那张纸轻吹了吹上面有些潮湿的墨迹,递给了凤之尧。

    凤之尧接过那药方看了看,眉头不由地蹙了起来,这药方他着实有些看不大懂,莲心、夏枯草、黄连、龙胆草、木通、玄参、牛蒡子,这些药确有清热解毒、疏风散邪之效,可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又说不上来具体是哪里的问题,不过看陌尘如此郑重的神色,应该自有她的道理才是,他照做就是了,何况这些药材就算对绝的身体没有帮助却也绝对不会有害处,只不过是苦了些罢了。

    别的不说,单单是黄连、木通、龙胆草这三味药可是有“中药三苦”之称哪!

    等会儿,苦?对了!这些药可都是一个比一个苦的啊,难不成——陌尘是故意的?凤之尧古怪地看了她一眼,见陌尘一脸淡漠并无任何异样,于是又暗自摇了摇头,安慰自己道:陌尘应该不会是这样小气记仇的人,估计是他想多了。

    若是楼陌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告诉他:不好意思,我就是个小气记仇的人!你能奈我何?自夜冥绝强行把她留下给他解毒的那一刻开始,楼陌就暗暗决定一定要给他留个教训,毒她是肯定会解的,但具体怎么解,用什么药可就要看她的心情了,哼哼!她就不信这一天三顿的苦药下去夜冥绝还能面不改色,不把他胃里的酸水吐出来就不错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