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唯一所求-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四十六章 唯一所求

    就在凤之尧以为夜冥绝不会搭理他的时候,却听见夜冥绝凉凉地开口:“我答应在解毒之后不再与她有任何牵连,可在这解毒期间,我总归是要了解一下为我解毒的大夫的底细的,否则又怎么能放心把命交在她手上呢!”

    “更何况……我所应下的三个条件里也并未直接提及不能查探她的身份不是吗?所以说——我并未食言!”

    “……”

    夜冥绝这话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啊,凤之尧竟无言以对!他倒是从未想到夜冥绝竟还有这般强词夺理的时候……好吧,他承认夜冥绝此人平时也并非什么光风霁月的君子之辈,只不过这次的阴谋耍得尤为明目张胆而已……

    凤之尧无奈地耸了耸肩,不再去理会夜冥绝的套路,转而想到刚才离开的墨冰和墨寒二人,便好奇地问道:“对了,你究竟让墨痕去查什么了,居然三年都没有结果,如今却又下了这样的命令给他,不是刻意为难人家吗!”

    夜冥绝闻声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一个故人,一个可能今生都再难重逢的故人……”他的声音有些悠远,又似是带着些怀念,恍若一坛陈年的老酒,入口辛辣苦涩,回味却又馥郁醇厚……

    凤之尧从六岁起便同夜冥绝一处玩耍,自认对他也算是知之甚深了,可却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彷徨不安中夹杂着思念、悲伤,甚至还隐隐透着一种懊悔和深切的恋慕!

    他心下一怔,忽然有种感觉,这个绝口中的“故人”应该是个女子,而且在他心里的地位绝对非同一般,怪不得了,这些年来,绝在上京城拒绝了那么多的名门闺秀,他本以为是绝眼光太高,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却原来是早已在心里藏了一个人了,珠玉在前,他又怎么可能再接受别人呢!

    想到这儿,凤之尧不禁感叹:夜冥绝啊夜冥绝,这世上原来还有这么一个能让你愿意藏在心底的人……

    他倒是有些好奇了,能让绝放在心上的女子会是怎样的风华绝代,与众不同!不知为何,想到这儿的一瞬间脑海中浮现的竟然是陌尘的影子……陌尘!凤之尧忽地反应过来,若绝心里真的住了一个人,那他对陌尘又是……

    “你所说的那个故人可是你心上之人?”凤之尧有些犹疑地问道,虽然他和陌尘认识不过一天的功夫,但他就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仿佛只有陌尘才是那个能够配得上绝的人,这种感觉来得极为怪异,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是觉得两人站在一起出奇的和谐!

    夜冥绝微微仰头望向一片漆黑的窗外,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连一丝星光也无,初秋之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慢慢地浸润,扩散出一种寥落的氛围……

    “是!她,是我此生倾尽一切唯一之所求!”夜冥绝的语气缓慢而果决,像是一种极其庄严肃穆的宣誓,一辈子太长,人世间的爱恨冷暖,经历多了,心也变得沧桑,海会枯,石会烂,可他的话莫名让人觉得即便是这世上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他依然会用生命去守候那个女子,亘古不变!

    “你……”凤之尧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他看得出,绝是认真的,他所认定的事向来说到做到,而作为他的朋友,他唯有祝福,希望绝能早日寻到那个女子,如若不然,依着绝的性子,这辈子怕是都再难有人能走进他心里了吧……

    走到夜冥绝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凤之尧郑重道:“一定会找到她的!”

    “嗯,我会的!”夜冥绝的声音沉稳而坚定,想到记忆里的她,他的目光变得幽深而绵长——

    自来到这个世界起,他便从未停止过寻找她,从来不信神佛的他甚至去相国寺求见过无悔大师,大师见到他只赠了八个字给他——“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闻言本以为只要自己坚持,总有一天会找到她的,可惜天不从人愿,十年过去了他却始终一无所获,几乎要濒临绝望了……

    直至三年前的那一天,他自西北边关战场上大获全胜,却听闻上京城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太后病重,情急之下他下令大军即刻开拔,而他自己则率领苍鹰军的心腹一路疾驰先行返京。

    不想路途中却被一个手持铜铃的古怪老道士拦住了去路,那老道士满头白发,衣衫褴褛,腰间还挂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言及知晓他心中之所求,夜冥绝本就不信这些道士和尚之流,当初也是病急乱投医才去了相国寺一试,可就连名动天下的无悔大师都未能让他得偿所愿,眼前这个疯疯癫癫的老道士又有何能?

    不过是个有些疯魔的骗子罢了,夜冥绝并未将他放在心上,正待绕开他继续前行,却听那老道士扬声道:“阁下难道就不想知道所寻之人的下落吗?”

    闻言他心下猛地一震,顿时萌生了希望,于是连忙拉住了马缰,命人请那老道士上前来,声音几乎是颤抖地问道:“敢问老先生可是知道她的下落?”

    那老道士睨了他一眼,摇头晃脑地言道:“前尘尚未尽,来者犹可追。你此生所寻之人已然出现在这世上,你既心心念念都是她,自然能找到与她有关的蛛丝马迹,顺藤摸瓜即可!”

    而当他问及具体如何寻找之时,那道士只摇头不语,再不肯出一言……

    回到上京城后,他反复思量,忽然想起前些年江湖上兴起的一股势力——烈焰阁!而她前世所在的部队恰恰就叫烈焰特战队!还记得初次听闻这个名字时,他也曾有过一瞬间的怀疑,可转念一细想便又觉得不可能。

    其一,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烈焰阁阁主无情公子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

    其二,烈焰阁是个亦正亦邪的组织,这些年来行事更是随心所欲,毫无章法可言,在江湖上的风评虽说不上是臭名昭彰,可也绝对算不上好,至多毁誉参半而已。

    凭他对她为人的了解,若这烈焰阁真是她的,必不会让自己的心血落得个这般的名声才是,至于这名字相似应当只是个巧合而已,所以他也就并未往这方面去查。

    但经那老道士一提醒,便又觉得这烈焰阁疑点重重,再加上它是永安九年出现在江湖中的,这样看来时间也能对的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