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我的名字-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四十四章 我的名字

    而一旁的凤之尧就没楼陌这么淡定了,对于夜冥绝的颜值他显然是见多了也习惯了,这会儿他的关注点自然也就不在这上面——只见他急匆匆地站起来走到夜冥绝跟前,满脸怒容地对夜冥绝吼道:“你就这么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吗,你刚刚毒发,是陌尘以金针刺穴之术和药浴救了你,你现在就应该卧床休息,而不是一醒来就四处乱跑!”这个人是有多爱逞强,就不能对自己的身子上点儿心吗!凤之尧只觉得自己要被他气死了,身为一个医者,他最讨厌的就是不听大夫话的病人了,可偏偏这个人还是夜冥绝,是他最为重视的至交好友,他当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夜冥绝却丝毫不在意凤之尧的愤怒,仿佛他刚刚是在同别人发火一般,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倒是在听到凤之尧说陌尘救了他时,神色有了些许的波动,只见他直接越过凤之尧走近楼陌,深邃的目光就这样毫不掩饰地放在了她身上,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强行催动内力导致毒发昏迷应该是陌尘故意为之,而凤之尧不会说谎,那么这样说来,陌尘应该是为了给他解毒才动手的,不知怎的,夜冥绝在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心中涌上了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异样感觉……

    却说楼陌在凤之尧愤怒的指责声中已然回过神儿来,而夜冥绝的目光让她觉得极不自在,正待要找个话题引开他的注意力,忽而又看到一旁的凤之尧给她使眼色,楼陌以眼神询问:你让我劝他休息?

    见凤之尧点头,楼陌不禁蹙眉,这人一看就是个固执不听劝的,凤之尧都说不动他,她楼陌自认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想要拒绝却又实在受不了凤之尧一脸祈求的神色,罢了,就当是为了让他配合自己治疗吧,否则照他这么折腾,就算拿到了千年冰蟾,一个月之后要是解不了毒耽搁的还是自己的时间,这买卖可就太划不来了,一番挣扎后,楼陌总算说服了自己,就勉强劝上一句吧,听不听在他,虽然她真的不擅长劝人……

    楼陌轻咳了一声,看着夜冥绝淡淡地道:“夜楼主,凤之尧说的没错,你这会儿最好卧床休息,否则要是死了可与我无关!”

    凤之尧抚额:“……”他现在后悔让陌尘帮他劝人了,这哪里是劝人啊,分明就是在挑事儿啊!

    这边凤之尧正苦思冥想着怎么把话圆回来,却听到夜冥绝有些别扭地说道:“夜冥绝,我的名字!”

    闻言,凤之尧不禁愣住了,待他反应过来后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这是个什么情况,绝受什么刺激了吗?还是说他在嫉妒陌尘刚刚叫了自己的名字却客套地称呼他为“夜楼主”?天哪,这——绝他不是向来不近女色,也从不让任何女子靠近他的吗,怎么如今居然破例主动让陌尘直接称呼他的名字,还一副吃醋了的样子!如此看来他的猜测应该没错,绝对这个陌尘姑娘果然是不一样的,不过,这兴许是件好事也说不定,万年冰山要开窍了,这要是让上京城那两位知道了,不定得高兴成什么样呢!不行,他得好好谋算谋算,从中捞点什么好处才行……

    这边凤之尧正在暗暗打着小算盘,而一旁的楼陌却被夜冥绝突兀的话弄得一头雾水,心中不禁腹诽:他这是什么意思,她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名字,有必要这么刻意强调吗?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于是楼陌十分不给面子地回了一句:“夜大楼主,我知道你的名字,不用你提醒!”

    凤之尧闻言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来,一转头,果不其然看到夜冥绝瞬间变得奇黑无比的脸色,这下凤之尧笑得更欢了——陌尘果然非同寻常,连这脑回路都清奇得很啊!而绝现在应该还未看清自己的心意,陌尘就更不用说了,巴不得离绝越远越好,这样看来绝以后的日子有些不容乐观哪……

    楼陌先是诧异地看了看笑得乐不可支的凤之尧,又转头看了看一旁脸色极为难看、仿佛谁欠了他一大笔银子似的的夜冥绝,顿时觉得自己跟他们压根儿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对此,她也并没有深究的意图,于是所性换了个话题--

    “凤之尧,关于千年冰蟾的事情你跟夜楼主好好解释一下吧,我今天真的累了,就先去休息了。”

    见凤之尧还要开口,楼陌赶紧道:“我知道,出云院是吧,我自己认得路,所以不必送了,明早见!”说着也不理会脸色黑得能滴出墨来的夜冥绝,便径自离开了客厅。在她看来,夜冥绝跟凤之尧都不正常,为了避免被他们同化,她还是尽快闪人为妙,出云院……也勉强凑合一下吧,虽然她真的不想跟夜冥绝住的太近……

    凤之尧目瞪口呆地看着楼陌离开,忽而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似有一阵阴风刮过,转头就对上夜冥绝那副几乎要暴起伤人的眼神,顿时蔫了,连忙打哈哈道:“啊,那个,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去休息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明日再说哈!”说着脚底抹油就想溜之大吉……

    却不想前脚刚踏出门槛,后脚就被夜冥绝冷声叫住:“站住!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千年冰蟾?”

    凤之尧闻言十分哀怨地退了回来,认命地同夜冥绝把有关千年冰蟾的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最后在说到陌尘所出的主意时对她更是赞不绝口,一番滔滔不绝的溢美之词毫不吝啬地都用在了陌尘身上,说到最后不免感到有些口渴,于是便给自己倒了杯水,饮下之后顿时感觉嗓子舒服了不少,正待要继续侃侃而谈时却忽然发觉夜冥绝始终都不曾出声,凤之尧下意识地便抬头望向他,只见夜冥绝神色变得有些莫测,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见此凤之尧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正色道:“你——该不会是怀疑陌尘另有所图吧?我倒觉得她不像是那样的人……”

    ------题外话------

    给我们傲娇的男主点赞!不过这样撩妹是不行的,追妻之路任重而道远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