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解毒之法-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四十二章 解毒之法

    “如此,我便明白了,只是你动手之前为何不先跟我们商量一下,害我误会了你!”凤之尧此刻不禁对自己之前的小人之心有些愧疚,当下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又暗怪陌尘不事先说明,脸上神色一时间变幻不定。

    楼陌见此却浑然不在意地说道:“我本来也想见识一下夜楼主的身手,提前出来岂不是没意思!”

    凤之尧:“……”感情您也不全是为了救人解毒啊!

    不再理会凤之尧那副五颜六色的表情,楼陌正色道:“他的毒是十三年前所中的鸩羽千夜,你们为了给他压制毒性,用了不少其它的烈性毒药,对吧!”

    “不错!当时我父亲出于无奈只好用了这以毒攻毒的法子,可是有什么妨碍?”听她如此轻易地说出了夜冥绝所中之毒和他们对毒的压制之法,凤之尧此刻对于陌尘的医术已是深信不疑,故此面色不免有些激动起来,然转念想到陌尘既提到这其它的烈性毒药,一时又担心会不会因了这些毒而无法为夜冥绝解了那鸩羽千夜,顿时神色紧张而又期待地望着楼陌。

    “我需要先配置解药,将这些用来压制鸩羽千夜的毒给解了,但这样一来鸩羽千夜便又会立时发作,届时我会先以内力压制住鸩羽千夜,再以金针将毒素导出,但还需要一样东西的辅助——”楼陌说罢便望着凤之尧,这样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得来的。

    见楼陌如此看重这样东西,凤之尧连忙问道:“是何物?”

    “千年冰蟾!”

    凤之尧听此心下倏地一沉,这东西只怕是有些麻烦,冰蟾本就是极其难得的圣物,千年冰蟾更是有增强功力和延年益寿的奇效,据他所知,这千年冰蟾生于北凛天山极寒之地,通体雪色透亮,极具灵性,百年难得一遇,且其唾液中含有剧毒,故此凡是前往天山想要捕获这千年冰蟾的人,要么是连它的影子都没见到就被冻死在了极寒之地,要么就是侥幸碰上了千年冰蟾却中毒而亡。

    到目前为止,也就只有北凛皇室曾拥有过一只千年冰蟾,还是当年为了救韶华长公主所得,不知耗损了多少高手在那天山之上,可惜的是,那韶华长公主却没有等来这千年冰蟾,便香消玉殒了,让世人唏嘘不已……而就在韶华长公主逝世之后,那只千年冰蟾也不知所踪了,而如今,他们想要得到千年冰蟾,其难度堪比登天!

    想到这些,凤之尧面色有些难看:“还有其它的法子吗?”

    楼陌摇了摇头:“没有!”若是没有耽搁这么多年,她或许还有别的法子可以救夜冥绝,可如今,他的身子早已被毒素所侵蚀,除非是用千年冰蟾为他保住底子,否则他绝对受不住那鸩羽千夜再次爆发……

    “他的身子是个什么状况,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若不是有深厚的内力傍身,再加上他自己意志坚定,怕是早就……”

    “别说了,别说了,是我的错,是我无能……”

    剩下的话楼陌没有说完,便被凤之尧嘶哑的低吼声打断,只见他神情满是压抑的痛苦,双目通红,眼角隐有绝望的泪水溢出,紧握的双手上青筋暴起,良久,他都没有出声,眼神也越来越黯了下来,整个人显得很是颓废和挫败。

    楼陌见此不由地蹙眉,她觉得这般颓然无措的神色似乎不该出现在凤之尧身上,在她看来,如凤之尧这般出生名门世家的人,自幼便天资过人,又尽得凤家主真传,少年成名,其医术不输凤家主,可以说是从未经受过什么挫折,应该是矜贵自持、恃才傲物,甚至有些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是喜欢迎接一切挑战的乐观主义者,这样的人,脸上绝不该出现如此神态才是,更何况,千年冰蟾虽然难得,但凭借血刹楼的力量也未必就找不到,现如今一切都还未有定数,又何至于如此!

    然而楼陌所不知道的是,凤之尧和夜冥绝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二人同龄,从六岁到十九岁,整整十三载,他不仅仅是夜冥绝的大夫,更是他的至交好友,正所谓关心则乱,在这样的关系之下,所有的平常心便都算不得数了,凤之尧越是看重夜冥绝这个朋友,便越不能以一颗医者的从容之心去对待他。自夜冥绝中毒以来,鸩羽千夜便成了压在凤之尧心头的一块巨石,随着时间的增长,这块巨石越来越沉,几乎压得他无法呼吸,甚至已经化作了他的一个心结。

    虽然夜冥绝一直抱着坦然地心态去接受这件事,但凤之尧做不到,他将这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的无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自责渐渐让他变得彷徨不安,愧疚难耐,这样的情绪一触即发。显然,这千年冰蟾就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楼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淡淡地开口:“千年冰蟾固然难求,但总归是个希望,没有努力尝试过就这样轻言放弃,凤之尧,别让我瞧不起你!”

    看到凤之尧脸色稍缓,楼陌继续道:“更何况我既应下了替他解毒的差事,便会说到做到,砸自己招牌这种事我是不会干的,你们既然请了我来,就该对我有些信心才是!”

    “这千年冰蟾,莫非你有办法得来?”闻言,凤之尧眼前一亮,仿佛在黑暗之中看到了希望的火苗一般,充满期待地望着楼陌。

    “再次前往北凛天山极寒之地寻找千年冰蟾显然是不现实的,且不说那极寒之地的阴冷寻常人根本受不住,退一万步说,就算你们熬得过那阴寒冰冷,也未必就能恰巧碰上千年冰蟾,而且这里是东霂边关陇邺城,虽然靠近北凛境内,但那天山却位于北凛的最北端,这一来一回少说也要四十天,而我在此至多停留一个月,不可能等上那么久,所以时间上定是来不及的。”

    凤之尧闻言皱了皱眉:“的确如此,江湖上每年前往天山极寒之地寻找千年冰蟾的人有如过江之卿,这些人当中哪一个不是出类拔萃的高手,可最终能活着回来的都是寥寥无几,就更别说拿回千年冰蟾了。”

    忽然像是想到什么,凤之尧有些古怪地看向楼陌:“那依你的意思,难不成我们要从北凛皇室下手?”

    ------题外话------

    某夏:今天起调整每日更新时间为每日早上九点,亲们可以早些看文了哦!喜欢某夏的文的话评论区留个言,让我看到你们呗~么么哒~

    另,今天编辑通知某夏的文2号(也就是明天)要参加pk啦,希望亲们多多收藏啊!还有还有,2号会有两更哦!勾引勾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