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金针刺穴-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四十一章 金针刺穴

    第四十一章 金针刺穴

    “不不不!陌尘,当然是你来施针了!”凤之尧连忙说道,他哪里会什么金针刺穴之术啊!不过就是看了个身子,人陌尘都不介意,想必绝应该也是不介意的吧……嗯,对,就是这样!

    几个小厮一同将昏睡的夜冥绝放入了浴桶之中,饶是有了心理准备,看到夜冥绝的身体楼陌还是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宽肩窄腰,肌理结实却又不显粗野,八块腹肌之下是一道明显的人鱼线,皮肤偏白,略微泛着些许健康的蜜色光泽,精致而不显羸弱,肩上和腰腹间有些陈年旧伤,非但没有破坏整体的视觉效果,反而平添了一股男性魅力!简直堪称完美!这身材,放到现代绝对碾压那些小鲜肉,成为国际男模!

    “咳咳!陌尘,是不是可以开始了?”见陌尘不仅大喇喇地看着夜冥绝的身子,还吹起了口哨,一副颇为欣赏的样子,凤之尧只觉得头顶有一排乌鸦飞过,绝这算是,被调戏了吗……这个世界太凌乱了,原谅他有点接受无能,要是绝醒来知道了这件事,他实在是难以想象会发生什么……

    楼陌瞬间回过神儿来,轻声咳了咳,淡定地道:“身材不错,值得欣赏!”都怪夜冥绝这厮,没事练那么好的身材干嘛,比她前世军营里的那些人还要好,实在是太逆天了,竟然让她这个从不花痴的人一时失了神,太丢人了!还好锦舞不在,不然她的一世英名岂不是毁了个彻底!

    “好了,我要给他施针了!”不去看一旁凤之尧那副仿佛被雷劈了的样子,楼陌淡定地拿起金针飞速地往夜冥绝身上刺去,那速度快得让凤之尧以为她根本就是在乱扎……

    一刻钟后,楼陌刺下了最后一根金针,她拍了拍手,对凤之尧道:“好了,让他再泡一刻钟即可。”

    凤之尧正待要开口问些什么,却又听得楼陌道:

    “凤之尧!我饿了,让人准备些吃的,有什么问题等我吃饱再说,还有,我要顺便跟你聊一下关于为他解毒的事宜。”

    楼陌此刻真是饿得不行了,早上跟墨风等人一路赶到寒山别院,又和夜冥绝还有凤之尧两人打了半天的机锋,好容易折腾到下午却又在这出云院跟夜冥绝打了一架,紧接着又给他施针、药浴,忙活到现在外面天都已经黑了,她这一天也就早晨出门前吃了俩包子,如今五脏庙早已是空空如也!

    闻言凤之尧立马喊了下人来,不多时便备下了一桌子的菜,荤素皆有,瞧着就令人食欲大开。楼陌当下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吃,她真是饿坏了!

    凤之尧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他还真没见过这样吃饭的女子,上京城里那些个名门闺秀哪个不是端着架子,细嚼慢咽的,倒不是说楼陌吃相不雅,相反,她的吃相绝对称得上是标准,既没有声响,嘴上也没沾上什么油渍,就是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些,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她便已吃完了……而且吃的还不少……那饭量比起他这个大男人也不遑多让,这让凤之尧不禁打量着楼陌的小身量,虽然不至于是弱不禁风,但也绝对不胖,这饭都吃到哪儿去了呢?

    却不想楼陌前世在军营里待了八年,这八年的时间早已让楼陌养成了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的习惯,来到这个世界后,她也并未刻意去改掉这个习惯,至于这饭量的问题嘛,楼陌表示,为了让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和耐力,不多吃点饭怎么能行!要是像个娇滴滴大小姐似的为了保持身形一顿就吃那么点,大风一吹她还不就得倒了,就更别提跟人动手了,再说了,她楼陌向来信奉,好身材都是锻炼出来的,节食什么的都是虚的!

    这边楼陌已经放下筷子,又喝了口茶,自觉总算是酒足饭饱,这才望向凤之尧,却发现他根本就还没动筷子,不由地诧异道:“你都不饿的吗?”

    说罢顺着凤之尧的视线朝着饭桌上看了一眼——一桌子的菜被她吃得几乎不剩什么了,楼陌此刻顿时有些郝然,她今天可能是有点超常发挥了,平日里她也不是这么能吃的人……当然,就算是,她这会儿也是坚决不会承认的!因为——太、丢、人、了!

    楼陌故作淡定地饮下一口茶,一本正经地对凤之尧道:“看你刚才都没怎么吃,想来是太过担心夜楼主所以吃不下吧,为了避免浪费,我就多吃了些,现在我也吃的差不多了,不如我们来讨论讨论他的病情吧!”

    凤之尧:“……”

    “来人啊,把这些菜都收拾一下吧!陌尘,我们去客厅谈吧!”见楼陌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凤之尧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还饿着呢,于是只好吩咐人把桌子收拾了,他还是等到夜里再让厨房给他加餐吧!

    二人来到客厅,许是刚才吃饭的事让楼陌有些心虚,于是不待凤之尧询问,她便率先开口:“你猜的不错,方才我是故意引夜楼主催动内力导致毒发的!”

    “为何?”这下凤之尧不会再冲动地以为楼陌是要害夜冥绝,他只是有些困惑不明她这么做的原因罢了。

    见凤之尧不再像刚才似的对自己充满敌意,楼陌暗暗点了点头,还不算太傻,于是也不再吊他胃口,开口解释道:“他的毒早已深入肺腑,我必须令毒浮出表面才好对症下药,这样说,你明白吗?”关于这件事,她本不欲多做解释,但想到自己毕竟是要救人的,虽说她不图他们的感谢,可也没必要平白无故地让人记恨,思索之下还是跟凤之尧大致说明了情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