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萍水相逢-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十八章 萍水相逢

    第三十八章 萍水相逢

    凤之尧连忙赔笑道:“哪里哪里,我不过是见陌姑娘举止优雅,气质出尘,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罢了……”

    “你确定你这是在夸我而不是损我?”楼陌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要说气质出尘她还能勉强厚脸皮地接受了,但这举止优雅跟自己可是完全不沾边儿啊!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凤之尧用这个词来讽刺她还差不多!

    “当然是夸你了!对了,陌姑娘你看,我们如今也算是朋友了,而且未来还要相处一个月对吧,那我们之间的称呼是不是可以改一改呢?”凤之尧说完一脸期待地望着楼陌,他有预感,这个陌姑娘在夜冥绝眼中肯定不一般,所以必须要提前搞好关系,套套近乎什么的都可以有!

    “打住!”楼陌停下来认真看着他,“你我之间只是萍水相逢,如果非要算那就是个交易,一个月之后大家各归各路,再不相干,而且严格来说你我算是同行……”

    凤之尧听罢正要高兴他和楼陌找到了共同的话题,不想却又被楼陌接下来的一句话给噎了回去--

    “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同行是冤家!”说完就继续朝前走去,凤之尧一脸的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不过凤之尧可是个锲而不舍的性子,不过片刻便又追上来,正待开口,忽而看到前方的出云院,他眼睛倏地一亮:“话也不是这样说的,反正我是把你当朋友了,今后我就叫你陌尘,就这么说定了!”

    说罢,不待楼陌反驳便又问道:“陌尘,你说和我算不上朋友,那和绝呢?总算得上了吧?”说完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出云院的窗户,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此刻,他,应该就在窗后吧……想到这儿,凤之尧心里暗暗笑道:兄弟,我这可是在帮你啊!不用太感激我了!

    不想楼陌却冷笑道:“你是说夜冥绝?我和他就更算不上朋友了。”她恨不得从不认识这个人,现在一想到他楼陌就想咬人……

    窗后的某个人闻言脸色顿时黑了,他就这么不招她待见!虽然他一直对这个叫陌尘的女子的身份存疑,但听到她这么直白地说跟自己算不上朋友,心里却是极为恼火的,难道,在他心里他们已经是朋友了吗,想到这儿,夜冥绝心里猛然一惊,事实上,他虽然怀疑她,但却并没有真的派人去调查她的身份不是吗,或许,他潜意识里就是相信她的?

    夜冥绝正在这里天人交战,却又听到外面凤之尧继续问道:“这么说来在你眼里,我和绝并没有什么区别了?”凤之尧一点点地诱导,心中却是暗自打着小算盘,想到之前陌尘说话噎人的情景,他几乎可以猜到陌尘应该是不待见夜冥绝的,但绝对她肯定是有些在意的,不然也不会宁可自己被她气走也不肯对她发火,如此一来,哼哼,绝可是要被呕死了!这场景,想想就觉得解气,终于有个能替他报仇的了……

    “当然有区别!”

    听到楼陌这句话,夜冥绝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在她心里他还是不同的是吗?

    而窗外的凤之尧在看到楼陌脸上那不怀好意地笑容之后,心里顿时一乐,他几乎可以确定陌尘是不会说出什么好话了,他现在好激动啊,可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

    却听到楼陌这边已经说道:“我和他自然还多了一层医患关系,他是病人,我是大夫!”她一定会好好医治这位病人的!

    凤之尧瞬间没绷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陌尘实在是太给力了!他决定了,看在陌尘帮他报仇的份上,从现在起,她就是他凤之尧的铁哥们儿了!哈哈哈……实在是太好笑了,他都能想象到窗户后面的绝那脸得黑成什么样……

    果然不出凤之尧所料,夜冥绝听到楼陌这番话只觉得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脸色已经黑得吓人,“啪!”的一声关上了窗子!

    突然听到关窗户的声响,楼陌觉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顿时停了下来,转过头来望着旁边兀自笑得乐不可支的凤之尧:“你老实说,你要带我去哪儿?”这条路分明是刚才夜冥绝被她气走时走的那条,而她刚刚被凤之尧聒噪地只顾着赶紧往前走,竟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眼下的这个院子显然不像是客院,该死,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咳咳!是这样的,这里是出云院,为了方便你照顾绝,所以你就住在他隔壁的房间就好了,也省的你整日来回折腾不是!”凤之尧一副我是为你好,你不用太感激我的样子,让楼陌恨不得直接给他两脚,她是答应给夜冥绝解毒,但这可不代表她要照顾他!

    “给我换个屋子,我不住这儿!”楼陌冷声道,她可不敢保证天天看着那个面具男自己不会一时冲动给他下点毒什么的!

    凤之尧一听楼陌不愿意,顿时笑得跟个狐狸似的——陌尘不愿意跟绝待在一起那是最好不过了,这样才有好戏看嘛,一个冷厉腹黑,一个毒舌淡漠,啧啧啧,看来未来这一个月的日子简直不要太精彩!

    于是凤之尧轻咳了一声,一脸为难地看着楼陌:“这个吧,主要是整个寒山别院也没住几个人,下人也比较少,所以其他屋子都是没有人打扫的,现在怕是住不进去人啊,陌尘啊,你要不就先将就一下?”

    “是没人打扫而不是没地方,对吧?那这样好了,你把我带过去,我自己打扫一下!”楼陌岂会看不住凤之尧的敷衍,她就不信这偌大的一个寒山别院,除了这出云院连个能住人的地方都没有,简直是胡说八道!

    凤之尧眼看着楼陌转身就要走,连忙堵在她面前:“陌尘,你毕竟是这寒山别院的客人,我怎么好意思让你自己打扫屋子呢,你看这样好不好,今晚你就先住在这,明日一早我就吩咐人给你收拾出一间屋子来,你再搬过去,如何?”

    没有办法了,缓兵之计也可以先用用嘛,总之今晚先把人留下再说,至于明日那屋子收不收拾地出来那可就是另外一说了,凤之尧心里暗暗盘算到。

    “噢?是吗?”楼陌似笑非笑地盯着凤之尧,凤之尧立刻一脸真诚地对上楼陌的目光,“既然如此,不知你凤大公子住在哪儿呢,我今晚就跟你凑合一宿好了!想必以凤公子的平易近人定是不会拒绝我的,对吧?”说着楼陌就拉着凤之尧往回走去,凤之尧分明就是在跟她玩缓兵之计,别以为她看不出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