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非他不嫁-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七十五章 非他不嫁

    “再者说了,本公主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出过上京城呢!就更别说去北凛了,听说北凛都城杨陵到了冬日,大雪封城,届时整个城池都变作了一座了白色冰城,再配上彩色灯笼,可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呢!”

    “之晴,你不觉得吗?”

    莫熙瑜的语气中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与期待,目光晶亮晶亮的,仿佛眼前就能看到那所谓的冰城美景似的!

    凤之晴实在不忍心打破她的幻想,于是只好笑了笑,道:“是啊,听起来的确很美的样子……”

    魏祎不禁哑然,转而把目光望向了一旁的南宫浅陌。

    南宫浅陌拧了拧眉,终于还是出言提醒道:“曦和,你了解北堂啸这个人吗?”

    莫熙瑜愣了一下,旋即笑得一脸幸福:“我当然了解了!他是北凛的太子嘛!当然了,也是我的英雄!”说到这儿不知是否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渐渐升起一抹淡淡的蕴红来。

    “我在西境五年,同北凛的仗打了大大小小不下几十场,曦和,我比你更清楚他北堂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并非你看起来的那样简单……”这些话听起来有些残忍,可为了曦和,她却不得不说。

    “浅陌,”莫熙瑜打断了她,这是她第一次直接称呼她的名字,以往,她都是笑称她为“胥扬将军”的……

    只见她微微一笑,那笑容像极了开到荼蘼的蓝色鸢尾,绚烂中昭示着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我知道你们今日的来意,可我已经决定了,我喜欢他,无论他是光明磊落的君子还是谲诈多端的小人——”

    “他都是我的英雄,无可替代的英雄!”

    南宫浅陌心中一片寂然,忽然就没了话,她此刻该说些什么呢?亦或是她又能说些什么呢?告诉她那日惊马一事其实是北堂啸一手安排?还是告诉她北堂啸和亲另有所图,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用她?

    莫熙瑜自幼长在帝王家,这些东西她不会看不出来,可饶是如此,她还是执意嫁他,可见是已经铁了心了,她们这些人今日就是说再多又能如何!

    末了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心意已决,作为朋友,我们便也只有祝福了。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北堂啸这么多年来没有立妃,你以为是何故?”

    当年莫庭烨为解鸩羽千夜之毒,不惜重金从第一楼拍下玉髓来换取北堂啸手中的千年冰蟾,要知道相对于千年冰蟾的神奇药效而言,那玉髓并无大用,唯有一点——可保容颜不变,尸身不朽!

    放眼整个临渊大陆,能令北堂啸付出如此代价的唯有一人——韶华长公主!

    她言尽于此,希望莫熙瑜心里能有个底,免得日后得知真相后太过失望。

    文凝之听闻此言不由心底一惊,脑海中渐渐形成了一个大胆的猜测,看向莫熙瑜的目光也变得复杂起来。反观凤之晴和魏祎二人却是听得云里雾里的,眼中俱是不明所以的茫然之色。

    与此同时,南宫浅陌看到莫熙瑜嘴角的笑意有了一丝微不可察的龟裂,然而只见她眼神闪烁了几下,下一刻便扬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语气俏皮地戏谑道:“一直未娶,说不定他就是为了等我呢!”

    “曦和……”文凝之看得心中不忍,有心提点两句,却见南宫浅陌冲她微微摇头,转而对大家笑道:“曦和不是说要咱们帮着选嫁衣嘛,咱们赶紧给她参谋参谋,等到出嫁那日曦和一定得是咱们东霂最漂亮的新娘子!”

    几人很快领会过来她的意思,于是就势扯开了话题,说说笑笑,热热闹闹,看上去与平常一般无二,只是细细看去,那眼底却都蒙着一层化不开的雾气,这一瞬间,所有的妙语连珠都像是在粉饰着什么似的。

    这一闹就是大半天,几人连午饭都是在宫里用的。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

    赶在宫门下钥前,几人总算出了明岚殿,一同走在御河桥的青石板上,桥下波光粼粼潋滟生辉,桥上人影绵长交错横斜,几人一时无话,周遭也都静悄悄的,唯有鞋底碰触石板时发出的“哒哒”声,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方才在明岚殿,你为何不让我把话说完?”文凝之忽而出声问道。身为一国太子却始终不曾立妃,后院干净得连个女人都没有,这只有两种解释,要么是对女人没有兴趣,要么就是他心里已经住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是他求而不得的……

    南宫浅陌微微叹了口气,“你也看出来了,曦和爱他,爱一个人就会不自觉地去关注他的一举一动,方才我说到此事时,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有失落,有难过,却唯独没有惊讶。”

    “你是说曦和她其实知道……”文凝之已经说不清楚此刻自己心里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是震惊,无奈还是别的什么。忽而想起来兄长无意中曾与自己提起的那个传闻,文凝之只觉得自己脑海中一片空白,缓慢而艰涩地问道:“是……我想的那个人吗?”

    南宫浅陌点点头,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见状,文凝之不由心底一沉,如果被北堂啸藏在心里的是那个人,曦和她恐怕连半分胜算都没有……

    这时,魏祎和凤之晴终于觉出了不对劲来,只听魏祎问道:“你们二人这是在打什么哑谜?怎么我和之晴完全听不懂?”

    文凝之张了张嘴,最终却还是不知该如何同她二人解释,毕竟此事事关北凛皇室颜面,轻易妄言不得。更何况曦和她明知如此也执意要嫁北堂啸,这件事她们二人知道与否又能有什么用处呢!弄不好还会引火烧身……

    “别问了,这件事牵连太广,知道太多对你二人并无好处。”南宫浅陌阻断了二人想要继续追问的意图。

    魏祎和凤之晴原本有心再多问两句,可抬头见她神情凝重,便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因而也就不再询问。

    出了宫门,几人俱是心事重重,也就各自散了。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