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碧玺手串-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七十三章 碧玺手串

    不过如此看来,这个表妹夫倒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莫庭烨自然不能堂而皇之地赖在青墨居,只好打道回府了。而南宫浅陌则是去了夏侯华绫的栖霞苑,“娘,我有点事想问你。”

    夏侯华绫一怔,旋即高兴地笑道:“好啊,难得陌儿主动来找娘说说话!”通过这些时日的相处,对于陌儿的性情她多少也算是了解了一些,与其他这个年纪的姑娘不同,陌儿的性子偏清冷一些,平时行事更有自己的章法和分寸,只是少了些同自己的亲近……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在她十八岁的人生中自己从未参与,感情自然不是这一朝一夕能够培养出来的。

    到了栖霞苑,夏侯华绫一会儿忙着吩咐人去沏好茶,一会儿又吩咐冬晴去端点心,把一屋子的丫头支使得团团转,南宫浅陌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愧疚来:“娘,你别忙活了,我这不是刚吃完饭么……”

    夏侯华绫怔了怔,怅然若失地笑道:“你看娘这记性……”

    “娘,我有件事想问问你,”南宫浅陌拉着她坐下来,从袖中取出那串被拆了一半的红色碧玺手串来,“这个手串,娘当初是从哪儿得来的?”

    夏侯华绫在看见那手串的一瞬间,脸色不由白了白,强笑道:“不过就是一个碧玺手串罢了,也无甚特别的,这么多年过去,娘哪里还记得清楚……”

    “是吗?既然没什么特别的,那娘你当初为何独独给我留下这个?”南宫浅陌皱着眉头问道。

    “这,这是你满月的时候抓周抓的,娘看你喜欢,就随手给你戴上了。”夏侯华绫说这话时眼神有些飘忽不定,这不禁愈发让她感到了一丝古怪。

    顿了顿,再次问道:“既然如此,那我不如换个问题好了,娘可是认识南暻的什么人?又或者说,是夏侯家与南暻有什么渊源吗?”说着目光一动不动地直视着她,却是莫名让夏侯华绫的心悸了一下。

    “没有,怎么会呢,你这丫头瞎想什么呢!”夏侯华绫笑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借此掩下了眸中所有的情绪。

    南宫浅陌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只是那么直直地望着她的眼睛,很显然,夏侯华绫的说辞并不能令她相信。

    “这串手串原本有二十四颗珠子,娘难道就不好奇为何如今就只剩下了十六颗吗?”南宫浅陌轻轻抚着那红色的珠子,似是闲话家常般地说道。

    夏侯华绫面上的笑意僵了一下,不待她开口便听着南宫浅陌接着说道:“因为那其余的八颗被留在了南暻皇陵中。”

    “啪!”的一声,夏侯华绫手里的茶杯摔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娘好像对南暻皇陵很紧张?”南宫浅陌不动声色地问道。

    “不,”夏侯华绫的睫毛轻轻抖了一下,“娘只是听说那南暻皇陵机关重重,是个极为阴诡之地,所以才……”

    “原来是这样,”南宫浅陌淡淡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瓷片,继而说道:“那娘就当我今日白问那么一句吧!只是如今两位舅舅带着表哥回京,娘真的不打算去见见外祖父吗?”

    见她终于不再追问那碧玺手串的事,夏侯华绫心中蓦然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她完全放下心来,却又听她提起辅国公府的事,眉宇间顿时浮起一抹古怪的情绪来,只听得她声音略显僵硬地说道:

    “陌儿,娘和你外祖父之间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与你说清楚的,你只需记住,上一辈的是非恩怨与你无关,你随心而为就是,至于娘,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从栖霞苑出来后,南宫浅陌的心情有些沉重,她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母亲和外祖父这么多年从不相见,可看夏侯华绫这份神情,怕是决计不会告诉自己了。

    或者,自己可以去问问舅舅或是外祖父?

    这边正想着,却迎面碰上了徘徊在栖霞苑外面的南宫渊,不由诧异道:“父亲?”

    “嗯?是陌儿啊,”南宫渊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即问道:“这是刚从你母亲那里出来?”

    “是,父亲这是……”

    南宫渊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道:“今日晚膳用得多了些,就四处走走。”

    “那不如我陪父亲一起?”南宫浅陌眼中眸光一转,也不拆穿,反而顺势说道。当年的事情想必南宫渊也是清楚的,或许自己可以从他这里问得一二。

    南宫渊先是一怔,而后便笑着应道:“好啊,正好父亲有些时日没同你好好说说话了!”

    “今日同母亲说到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父亲还记得当初我满月抓周时抓到的是什么吗?”南宫浅陌淡淡笑着,似是不经意地提起。

    “抓周?”南宫渊愣了一下,而后轻笑了一下,语气怀念地说道:“你满月宴那天也是你母亲同我决裂的日子,那会儿我满心都是乱糟糟的,哪里还顾得上让你抓周啊,所以此事也就揭过去了。怎么,你母亲也同你提起了此事?”

    南宫浅陌微微垂眸,敛下了目光中的波动,笑着道:“是啊,满月宴之后我便不曾见过母亲了,可惜那个时候我并不记事。”

    “抱歉,陌儿,是我牵累了你……”南宫渊眼里饱含愧疚,十八年前陌儿还只是一个刚刚满月的婴儿,最需要母亲照顾的时候,却因为他和华绫的原因而交由奶娘抚养,对于这个女儿,他确实亏欠太多了!

    南宫浅陌只是想要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却并不是想要借此来引发他的歉疚,于是出言道:“父亲,如今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也并不在意这些,你就别太放在心上了。毕竟,人总会是要往前看的不是吗?”

    闻言,南宫渊不禁眼眶微湿,看着她的目光中慈爱而欣慰,“好,为父听陌儿的,过去的事不提了,不提了!”

    踏着月光又往前走了一段,南宫浅陌忽而问道:“对了,父亲见过这个吗?”说着便把那碧玺手串递给了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