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没要你忍-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七十二章 没要你忍

    或许是莫庭烨的神情太过凉薄无助,让她忍不住心疼,亦或是别的什么,南宫浅陌上前一步,轻轻拥住了他。莫庭烨身形一震,原本有些黯然的眸子突然晕染了几分光彩,他抬手紧紧回抱着她,似是要将她深深刻在骨子里一般。

    日头渐渐落下,就连铺洒在二人身上的光线也渐渐昏暗起来,隐隐约约,旖旎缱绻。

    “小姐——额,我还是等会儿再来……”浅黛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在看见二人的情形后不免有些尴尬,转身要走却又被南宫浅陌叫住。

    “什么事?”南宫浅陌微微不自然地推开了莫庭烨,若无其事地问道。

    顶着一道充满威压和不悦的视线,浅黛只觉得自己头皮一阵发麻,老天作证,她真的不是故意打扰小姐和暄王殿下的啊!

    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小姐,你之前要青风去查的有关右相的事情,有眉目了。”说完把话题丢给青风,一溜烟就没了身影。

    门外青风像一桩木头似的定在那儿,背对着光线的面容微微有些暗沉。

    莫庭烨危险地眯了眯眼睛,审视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青风?”南宫浅陌见他不说话不由地皱眉唤了一声:“进来说吧!”

    “是!”青风敛了敛眸光,走了进来,将这几日查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在听到裴若水至今未嫁的原因时,南宫浅陌似笑非笑地睨了一眼此刻正坐在椅子上喝茶的莫庭烨,眼里竟似带着些调侃的意味儿。

    后者登时觉得后背一凉,这口茶是怎么都喝不下去了,连忙递了个讨好的眼神过去,表明心迹。

    南宫浅陌则是无语地朝天翻了个白眼,凉凉道:“咱们暄王殿下的桃花不错嘛!”堂堂右相的大小姐,为了他从十五岁等到了二十岁还不曾嫁人,这份情可真够执着的啊!

    “咳咳,陌儿,我这可是无妄之灾啊,你可千万要相信我!”莫庭烨顿时紧张兮兮地说道。

    没有搭理某个强行卖萌的人,转而对青风说道:“好了,青风,这件事辛苦你了,另外再帮我查一下最近这些日子,裴若水都跟谁有过接触,尤其是宫里给各国使臣举办接风宴的那日,我要尽快知道。”

    “是,小姐,属下这就去办!”青风领命转身离去。

    “时候不早了,你该走了。”南宫浅陌转而望着他淡淡说道。

    莫庭烨一听顿时不干了,以最快的速度躺在了软榻上,死皮赖脸道:“我凭什么要走,我走了岂不是给别人留了可乘之机?”

    “什么可乘之机,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莫庭烨你……”

    话未说完就已经被那人长臂一伸揽进怀里,猝然对上一张放大的邪肆俊脸,南宫浅陌不禁呼吸为之一滞,她甚至能够清晰地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尤其那双溢满深情的深邃紫色眼瞳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似的,此时此刻脑海中便只余下一片空白,就那么怔怔地望着他。

    一个意料当中的吻落了下来,霸道而热烈,带着男子身上所特有的檀香香气,似是要将她肺里的空气全都夺走一般,然而却并不令人生厌。南宫浅陌此时此刻几乎是下意识地回应着他——

    渐渐地,两人的呼吸节奏都乱了起来,莫庭烨的手更是有不断下移的趋势,房间内温度持续升高,大有星火燎原之势。对此,南宫浅陌并未拒绝,她爱这个男人,所以婚前发生点关系什么的也只是情之所至,何况她也并非什么矫情的人。

    然而就在她已经准备好了将自己交给他时,莫庭烨却是蓦地想到什么,闷哼一声,有些懊恼地停了下来,紧紧拥着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半晌,只听他闷声说道:“陌儿,还有十日,还有十日你就是我的了!你可知道我等得有多辛苦!”

    经过方才的一阵激战,南宫浅陌此刻香肩微露,眉目含情,几缕细碎的发丝调皮地落在了额前,此刻突然叫停,只见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又不是我让你等的!”

    然而这一眼实在是没有什么杀伤力,反倒是有几分含嗔带怒的意味儿,因而令莫庭烨原本就布满欲火的眸子愈发幽深了几分。

    低低地吼了一声,莫庭烨狠狠地吻了下去,几近撕咬,似是要将她融入骨血里一般。良久,方才抬起头来咬牙道:“陌儿,你这是在玩火!”

    **!南宫浅陌额前滑下几条黑线,这人还能更强词夺理一点吗!她哪里就玩火了,明明是他自己……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南宫枫的声音随之传来:“陌儿,辅国公府来人了,父亲让我来叫你去前厅用饭!”

    起来!南宫浅陌怒瞪着赖在自己床上不走的某人,眼刀一个接一个地丢过去。后者脸色臭到不行,控诉一般地望着她,今天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人打断了!

    南宫浅陌回了他一个凉凉的眼神,你原本也没打算继续好吧?

    领会到她意思的某人顿时黑了脸,一种被鄙视了的感觉油然而生。他这还不都是为了她,温香软玉在怀,偏偏还要当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简直是备受煎熬好吗!最气人的是某个女人还不领情,平时有意无意地撩拨他也就罢了,关键时刻竟然还嘲笑他,简直是太过分了!

    哼,他就姑且再忍上十日,等大婚那日看他怎么“收拾”这个不老实的小女人!哼哼——

    南宫浅陌自然懒得理会身后那个看起来神情哀怨且内心打着自己小算盘的男人,自顾自地起身整了整衣服,对外面答道:“大哥稍候片刻,我换身衣服就来!”

    事实证明,欲求不满的男人真的是惹不得,席间夏侯飒不甘心上次没把他灌倒,今日卯足了劲儿地劝酒,不想正好撞在莫庭烨伤口上,一顿饭下来,直接被喝到了桌子底下……

    夏侯翊难免有些头疼地看了看自家喝的烂醉如泥的二弟,眉宇间不禁泛起一抹深思,看来上次暄王殿下还真是手下留情了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