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先帝虞妃-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七十一章 先帝虞妃

    “和亲的圣旨已经下了。”莫庭烨缓缓开口,黑沉的脸上还带着尚且来不及散去的怒气,“是曦和自己跑到勤政殿去同皇兄求的,她这是铁了心要嫁给北堂啸!元贵妃因为替她求情已经被盛怒下的皇兄斥责禁足思过。”

    明明和亲的人选还在商议中,他们也都在竭力替她斡旋,谁知一转眼的功夫没看住她就来了这么一出,可不就是正中对方下怀吗!莫庭烨此刻是郁结了一肚子的火气没处撒。

    南宫浅陌眸中划过一缕深思,从马场那天开始,到霓裳被绑,再到曦和主动要求和亲,似乎总有人要快他们一步,所有的时间点都卡得刚刚好,这让她不得不怀疑这一连串的事情是否是由同一个人在背后谋划着……

    “陌儿,陌儿?”莫庭烨见她愣神儿,不由连着唤了几声,终于将她神游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莫庭烨,你觉不觉得有人总要快我们一步?”南宫浅陌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莫庭烨见她神色认真,不由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些时日以来发生的桩桩件件,心中陡然而生出一股强烈的难以置信来,“你是怀疑……”

    文凝之知道这些话不是她们能听的,于是对南宫浅陌告辞道:“事已至此,今日是来不及了,明日一早我们打算入宫同曦和说说话,你可要随我们一同前去?”

    “也好,明日一早咱们在曦和公主的明岚殿见,我下了朝就赶过去。”南宫浅陌蓦然想到自己曾听说的有关北堂啸的那些传闻,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对曦和提醒一二,因而也就顺势答应下来。

    几人离去后,莫庭烨随手关上门,直直望着她问道:“陌儿心中可是已经有了猜测?”

    却见南宫浅陌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唏嘘道:“只是觉得上京城的水太深了,每一个人似乎都有许多张不同的面孔,亦真亦假,亦正亦邪。煜王,只怕也并非表面看上去的那般无害吧?”

    通过同程之南的一番谈话,愈发使她肯定了心里的猜测,回想近来发生的这一件件事,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都与他无甚关联,但细细一想,这其中最大的获利者非他煜王莫属!

    倒也难怪,身在皇室,距离那个位置又只有一步之遥,又有谁会甘心屈居人下将权力拱手相让呢?

    夺嫡,永远是帝王家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无论埋葬了多少尸骨,流淌了多少鲜血,只要最终成功坐上了那把至高无上的龙椅,一切都可以粉饰太平。试想,千百年后又有谁会在意他当初的皇位是否是名正言顺呢!

    古往今来的史册上往往都只会记得两种人,前者功在社稷、名垂千古,后者祸国殃民、臭名昭著。余下的便都是碌碌无为的庸人罢了。

    “陌儿,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争那个位置……”莫庭烨嘴角勾起一抹苦涩与无奈,一直以来他不是不知道皇兄的想法,可他从未松过口,当初的那件事他已经在努力放下了,也愿意试着去原谅,可这一生,他便都只是自己的皇兄而已,再无其他!

    可即便如此,却还是挡了别人的路啊……

    南宫浅陌目不斜视地望着他,轻声问道:“皇上他真正属意的人,是你,对不对?”她知道莫庭烨与皇上之间的关系不寻常,似乎是有些怎么都磨不去的隔阂,又似乎总是在不经意间彼此关心在意,这些他不说,自己也从未刻意询问过。

    可如今看来,却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你若是不想说,便当我没问过吧!”南宫浅陌见他沉默不语,心中突然涌上一阵心疼,她不愿去逼他,正如他从来不问自己的过去一样。

    “其实,没什么不能说的。”莫庭烨蓦然笑了笑,目光所及之处渐渐变得悠远起来——

    “说起来这上京城的所有人都应该很不解,先帝有九子,为何皇兄唯独对我这个幼弟与众不同,我手中握着边境十万大军,却从未引来帝王的猜疑。曾经我以为是自己与皇兄手足情深,可这皇家又哪来那么多的手足情深,即便是当初支持皇兄夺取大位的七皇兄不也是远走他乡,隐姓埋名才能换得一份安宁。”

    “直至十年前,我才终于明白,原来他对我的好是一种弥补,对我母亲的弥补……”

    南宫浅陌心中一震,似是猜到了什么,却没有多言,只是静静地听着。

    黄昏时分,淬着暖金色的光线洒落在白色的窗纸上,朦胧而迷离。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那些个尘封多年的往事被缓缓揭开,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和唏嘘。

    望着男子稍显寥落的身影,南宫浅陌心中涌起一种别样的复杂感,喟叹有之,震惊有之,但更多的是心疼——

    谁能想到备受关注的东霂暄王竟然是当今圣上的亲子!怪不得,怪不得皇上对他与众不同,怪不得他明明是嫡子的身份,皇后辛芷凝却从来都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原来他真正的母妃是随先帝而去的虞妃!

    这一刻,她忽然就理解了他与皇上那不冷不热的关系,尽管当年的往事早已分不清谁对谁错,但虞妃为了替莫御城争夺大位而入先帝后宫是不争的事实,甚至因此而断送了自己的一生,若说莫庭烨没有恨绝无可能。

    但无论如何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来莫御城对他所有的关心照料也都是出自真心,这份骨肉亲情同样做不得假!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五年前的那场宫变,莫庭烨明明担心莫御城的安危,可真正杀进皇城后却又避之不见。想来那个时候的他是不知该如何面对莫御城吧?

    “莫庭烨,上一辈的是是非非早已分不清谁对谁错,虞妃她也已然成为了皇上这一生最大的痛处和遗憾,你,别太介怀了。”她有些语塞,安慰人向来不是她的长项,此刻看着莫庭烨这般,她真的不知该如何劝慰他才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