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棋高一招-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十七章 棋高一招

    第三十七章 棋高一招

    楼陌心里暗道,这夜冥绝不愧是血刹楼楼主,心思果然深沉,看似满足了自己的条件,实则什么也没有应下,寒山别院内的自由?她人都在他眼皮子底下了,还谈何自由!照他的话说,这毒若是解不了,她就别想离开了是吗?呵呵,当真是打得好算盘啊,就连解毒之事都安排好了,让那个凤之尧盯着自己,以免自己动了手脚,还说什么不会干涉自己的决定,说得还真是冠冕堂皇呢!怪不得他方才那么爽快地让人去给她取金票,原来是早有打算,现在看来,她就不该答应救他!想到这儿,楼陌开始暗自忖度,如果现在她想要脱身,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似乎是看出了楼陌想要反悔,夜冥绝嘴角勾起一丝可疑地弧度:“陌姑娘考虑地如何了,如果决定了,需不需要我派人去帮姑娘准备些起居用品?”言外之意是到了我的地盘,想要离开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楼陌心里不禁暗骂了一句,这人简直就是**裸的威胁!最可气的是她还不得不受了他的威胁,因为她虽武功不弱,但对上夜冥绝她还没有把握,更不用说这别院里还有他那么多手下了,实在是太气人了!行!不救留下给他解毒吗?她留下就是了,只是希望他能受得住自己的解毒方法才好……

    “好!那就请夜楼主派人给我准备个住处吧!不过我需要跟我在庐阳城的朋友打个招呼,免得他们担心,毕竟失踪一个月也不大好吧!夜楼主应该不会拒绝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吧?” 她需要先跟流云他们知会一声,让他们先行回锦官城,自己一个月后再去同他们汇合。

    “当然,不知陌姑娘的朋友现在庐阳城何处,我这就派人去给他们送个信儿,也免得姑娘来回辛苦!”

    楼陌暗自咬牙,这是从现在开始就不让她出门了吗!好样的,夜冥绝,我记住你了!她按下了心中的火,讥讽地笑道:“夜楼主想得还真是周到啊,既然如此,若是我拒绝的话倒显得我不识好意了,那便烦劳您派人帮我送封信到和生堂吧!”幸好她出门前多留了一手,告知流云若是她天黑还没有回来的话,翌日就假借看病之名去找莫掌柜的,她会在莫掌柜的那里留封信,而莫掌柜的也得了她的嘱咐,会把那信交给一个前来看病的名叫流云的姑娘。

    很快就有小厮将笔墨纸砚拿来,楼陌写信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避开夜冥绝,反倒是写完之后就递给他让他看了一遍,那信上也只是简单地报个平安,说自己一月之后就会回去,让莫掌柜不必担心之类的话,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夜冥绝看完正待要说话,却被楼陌抢白道:“夜楼主不派人认真检查一下这信是否有内藏什么玄机吗?万一我出卖你呢!”

    门外墨风拿着一沓金票正要进门禀告,听到这话,脚下一个酿跄差点绊倒,这陌姑娘说话还真是丝毫不留情面啊,这是**裸地讽刺主子啊!

    对上楼陌讥讽的眼神,夜冥绝只觉得心中涌上一股怒火,整个人气场愈发冷厉了,他是不信任她,可还不至于连封信不放过,何况那信还是他看着写的,她根本没有机会动手脚,当下也不说话,大步走到门口把信甩给墨风后扭头就离开了……

    凤之尧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这个陌姑娘胆子也太大了,敢用这样的语气跟夜冥绝说话,最重要的是夜冥绝虽然生气但居然没发火!不知道为什么,凤之尧此刻心里忽然觉得平衡了不少,连夜冥绝都被她怼到哑口无言,那他刚刚被怼那两句也就不算什么了,对吧!

    实际上,楼陌是故意激怒夜冥绝的,她在这封信的背面用特殊的药水写了让流云等人先行离开的命令,而这些字必须撒上一种特制的药粉才看见,她刚才的动作极其隐蔽,即便是夜冥绝也没有发现。所以她才敢大胆地把信给他看,就是笃定了他不会发现信上的异样,而且为了保险起见,她写的还是英文,就是让他看他也肯定是看不懂的!说起这个,早在很多年前她发现这个时代还没有和西方交流的时候,就教了流云他们基本的英文,以方便阁中消息传递,这不,如今就派上用场了!

    墨风看到自家主子那样子明显是生气了,而眼前的陌姑娘还一副不自知的样子,将金票递给楼陌后便忍不住开口提醒:“陌姑娘啊,我家主子他好像是生气了,你……”得罪了自家主子,就算是凤公子也得好好掂量掂量啊!

    “是吗?他生不生气和我有什么关系?”楼陌不待他说完就浑然不在意地打断了他,他有什么好生气的,该生气的是她好不好!

    看到墨风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楼陌不耐烦道:“我今晚住哪儿,来个人带我过去!”

    “……”

    “额,那个,是这样,我现在奉主子之命要去给姑娘送信,陌姑娘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叫墨寒领姑娘过去!”墨风赶紧说道,这陌姑娘连主子都不放在眼里,他就更不能得罪了!

    墨风正要离开去叫墨寒过来,却被一旁看热闹的凤之尧给拦住了:“不必麻烦了,我带陌姑娘过去即可!”只见凤之尧一转方才不待见楼陌的态度,笑嘻嘻地对楼陌道:“陌姑娘,这边请!”

    开玩笑,好容易看到有人能一句话把夜冥绝这厮噎得无话可说,他可得好好取取经,这个陌尘,虽不知医术如何,但单凭能把夜冥绝气着这一点,这个朋友,他凤之尧交定了!

    楼陌古怪地扫了凤之尧一眼,这人不是不待见她吗,怎么一转眼就变了脸?

    两人就这样并排往前走着,凤之尧忍不住频频扭头打量楼陌,年岁不大,身姿不错,容貌倒是一般,至于打扮,他实在无法苟同,就没见过哪个女子这么草率地梳头的,一头长发就随意地编了个长辫完事,连一根簪子都没有,就算是农户之女也好歹有那么一两件首饰吧,一身白衣也不伦不类的,说不好是男装还是女装……

    楼陌知道凤之尧一直在打量自己,本来没想说什么,可他就这么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弄得她浑身发毛,于是忍不住开口:“你有完没完了,我是比别人多了只眼睛还是少了只耳朵,至于让你这么好奇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